走上歸真之路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五月二十二日】二零零四年五月,我開始修煉法輪功,今年八十歲了,期間見證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走出迷霧,找到返本歸真之路。

一、走進大法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中共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我和先生一看電視就覺的很假,平時人山人海很熱鬧、偌大的天安門廣場,怎麼一下只有幾個人了?那些路人、遊人都哪去啦?那麼多的滅火器哪來的呀?廣場那麼大,從發現有火到取來滅火器,要跑多長時間,可能還沒到,人可能都燒死了。那個衣服都燒爛了的男子,怎麼頭髮還在呀?頭髮是最容易著火的呀!肯定是假的。

我和老伴都罵共產黨太壞、太卑鄙了!很為法輪功抱不平,也知道共產(邪)黨歷來迫害的都是好人。它這樣來誹謗法輪功,那說明法輪功肯定是非常好的。

因為我從小就信有神佛保祐,父母及叔叔都是佛家弟子,父親還開了天目。可是在1958年大躍進時,邪黨講破除迷信,與天鬥,與地鬥,拆廟蓋學堂,打佛像。全村開批鬥會鬥父親,開除黨籍,抄家,翻了一個底朝天,把師祖爺留下幾幅佛的畫像抄走,那些畫像極其珍貴,說是有好幾百年的歷史了。

我不信電視造謠抹黑大法,當時就萌發了也要學法輪功的願望。但那個時候打壓緊,還很怕,不敢公開講,就私下打聽哪有大法弟子,就是一心想要修煉。師尊看到我有一顆真修的心,巧妙的安排了一位本單位同修來我家,說這個功法是修佛的,她講大法的美好、師父的慈悲,說起師父就流淚。我越聽越願意聽,心想不能錯過機會。於是就請了一本《轉法輪》。

二、修心證實法

那幾年因生活有些困難,我就在小學門口擺地攤賣學生用品,七月份學生放假了,老伴買菜、做飯、家務活全包了。我就集中精力抄各地講法,有一天晚上在客廳打坐時,天花板上掉下一個大圓球砸在我頭上,感覺打了一個大洞,可我用手一摸,沒有血,也不痛,真神奇。

不知不覺中師父也給我清理了身體:頭疼、高血壓、子宮瘤、肝炎、肺氣腫、結核病、腿疼、腰疼全好了。十六年了沒吃一粒藥,無病一身輕,真幸福。感恩師父慈悲救度。

二零零六年,我家搬到郊區,不久身體又出現腰痛、腿腳麻木的不正確狀態。剛開始我一直認為是因為自己得法晚在消業,就有還要消病業的觀念,結果幾年也不好。我靜下心來想:為甚麼長期不好呢?通過用心學法、開始背法、向內找,一下明白了:由於學法少、心沒在法上,很多執著心沒去:執著親情、私心、怨恨心、妒嫉心、顯示心、爭鬥心、做事心等不好的心,我決心把它們修去不要。

二零一五年我實名控告了江澤民,後來社區警察來問我是否寫了信,我說是,警察說以後不要再寫了,我沒回答他,他就走了。過後我又寄了兩封信,警察又上我家問我這事,說你怎麼還寫呢?我說需要我寫時我還得寫,可能還有四封、五封……警察生氣的說:以後不管你了!說完就走了。

二零一六年剛過完年,老伴患了心臟病、老年痴呆、生活不能自理,但表面看去很壯實,家裏就一個兒子,孫子還小,所以照顧老伴的事就落到我身上。因老伴大腦意識不清楚,不認人,就胡亂說話,而且很大聲說,白天還好點,晚上吵的厲害。大小便失禁,晚上起幾次夜,經常摔跟頭。吃飯要喂,不高興時吐在床上、沙發上、我身上、臉上都是。剛開始我守不住心性,吐的多的時候,我忍不住就吵他,脾氣不好,對他很兇。他卻吐的更多,對著幹。

這個時候,想起師父講的:「有人說:這個忍很難做到,我脾氣不好。脾氣不好就改嘛,煉功人必須得忍。有人管孩子也發火,簡直吵翻了天,你管孩子也用不著那樣,你自己不要真正動氣,你要理智一些教育孩子,才能真正的把孩子教育好。小事都過不去,就發脾氣,還想長功啊。」[1]是啊,我得好好想想自己有甚麼不對的地方。

師尊說:「關關都得闖 處處都是魔 百苦一齊降 看其如何活」[2]。是啊,我要先改變自己。同時他吐的時候,心平氣和的與他講:先不吃了,你首先要好好調整心態,調整好了再吃,不許再吐。這樣慢慢的他吐的次數越來越少了。

我又開始向內找,找到了一大堆人心,例如:急躁心、不讓人說的心、安逸心等。找到一個清除一個。這樣我的心性提高了,環境變了。

在二零一八年老伴幾次住醫院,我不再抱怨又苦又累,不再煩躁、氣恨。有機會我就和病房的有緣人講真相勸三退。老伴跟著也變了,不再大吵大嚷了。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份,老伴安詳的走了。老伴走時面色紅潤,經常臥床,全身卻沒長一點褥瘡。連同修都說你把他照顧得太好了,而且家裏還要收拾得乾乾淨淨的,簡直不可思議。同修說,他父親生病,剛開始大小便失禁時,全家累得夠嗆,就這樣晚上還經常打濕衣服、被子及床單。你照顧他近四年時間,他又沒插尿管,大小便都要幫他,你長期晚上睡很少覺,白天還要給他煮飯、餵飯、洗衣等,他還發脾氣。若是一般人根本吃不了這苦,這大法太好了。其實我也沒想那麼多,就想自己是個煉功人,有師在有法在,甚麼也不怕。

這期間還發生了一件神奇的事,一次社區警察上門來找我,來了一男一女,說是看看我,我說你等一下,說來也奇怪,那天老伴正好站在客廳走廊處,我想先扶他上床再說,男警察就說我幫你。於是他幫我把老伴扶到床上,感覺他很累,老伴剛坐下,警察就跑了,一邊跑一邊喊女警察「快跑」,好像跑慢了就來不及了。為何警察跑了?我至今也沒弄明白。有同修說肯定師父在保護,也有同修說可能他發現老伴太重了,你一個人照顧他,警察覺的不可思議。

是呀,我如果沒修煉,那是想都不敢想,我今生能遇到大法,還能修煉,多幸運呀。師父慈悲呀!多少個日日夜夜,幫助老伴起或坐時,有時他還頂著勁,真是很費力,每每這時我就求師父。師父就幫我。叩謝師父。

三、疫情期間救人

武漢肺炎疫情在中國大陸蔓延,人心恐慌,街上幾乎無人行走。很多小區封閉管理,進出要出示管理卡和身份證,帶上真相資料在街上轉一圈,也碰不到幾個人,遞上資料,人們也是躲避。

回到家中,心裏著急,坐立不安,想著怎麼才能救到更多的人?那就到大超市去看看,去了才知道,也是冷冷清清,結果轉了一圈,才勸退了兩個人。世人渴望得救,卻聽信邪黨謊言,拒絕了解真相,不知得救的希望在哪裏。

想起師父說:「眾生快醒神已到 法徒不願把你丟」[3]。我眼前一亮,心裏就知道該怎麼做了。馬上打開電腦,看到明慧網一篇篇醒目的救人文章、護身符短語,眼淚不住的流,頓時感到師父太慈悲了,早已把救命的良藥、妙招捧給眾生了。

我趕緊下載一些因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康復病例的小故事和護身符短語,打印了五百份,準備就在本小區發放,讓身邊的人都能了解真相得救度。

我所居住的電梯公寓二十六層高,夜深人靜的時候,我乘上電梯到頂樓,然後再往下走,一層一層的每家發放。我上電梯,在電梯裏邊給所有物質和電子眼講:我今天上來,不為別事,就是救眾生,你們也要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們今天可有福氣了,你們也要配合我呀,電子眼請你把眼睛閉上,電梯你要等著我。那天我順利發完,發現電子眼真的不亮了,電梯也等著我一層一層的下。雖然我已經八十歲了,甚麼困難也難不倒我,因為有師父在我身邊。

元宵節前兩天,發了三個單元。在一次發到九層樓時,被小區一個保安從樓上下來巡視時碰上,他手裏拿著一張我剛發的資料問道:這是你掛在門上的嗎?我告訴他:你看一下,讓你的家人都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是救命的。他轉身走了,我又繼續往下發完。

沒想到我被舉報了,社區來了一男一女問我:「是不是你發的?你知道是誰發的嗎?這是共產(邪)黨反對的。」我告訴他們說:「這是救命的。」我那不修煉的兒子理直氣壯的說:「難道救人還有錯嗎?」他們不再說甚麼,丟下一句:「以後不要再掛了。」轉身就走了。

後來,我聽小區的住戶說:當他們被社區的人問到門上是否被掛資料時,他們都不配合的說:「沒有。」現在的世人,一旦明白了真相,誰不想得救啊!

我一天也沒歇著,繼續做著救度眾生的事,該幹甚麼還幹甚麼,又打印了幾百份真相資料,供給其他同修救度世人。

以上只是我修煉過程的幾件事,大法帶給我的身心巨變不是語言能表述的,寫出這些,真心希望世人看到能珍惜這萬古機緣,早日回到自己的家園。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五》〈法徒不願把你丟〉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