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虎為患 美國疫情為何嚴重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三日】(大紀元稿)美國時間4月2日凌晨1時,美國感染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的確診人數超過21萬6000人,死亡逾5000人,其中紐約州確診近8.3萬人。

大紀元特稿指出,病毒針對共產黨而來,「它循著與中共關係密切的國家、城市、組織和個人一路蔓延」。美國疫情如此嚴峻,反映出美國政商界長期對中共扶持、綏靖的嚴重後果。

幾十年來,美國給予了中共巨大的援助,而中共卻並未像美方期待的那樣,在政治和經濟上走向自由、開放。相反,中共對內加劇人權迫害,對外擴張滲透,咄咄逼人。美國的善意落空,而且一直被中共誣指為最大的「反華勢力」。中共甚至散布美軍把病毒帶到武漢的謠言,可謂恩將仇報。

自1972年尼克松總統訪華後,美國在政治、軍事、經濟、金融、教育、科技等領域向中共輸送了多種形式的重要支持,包括政治背書、巨額資金、先進技術、交流合作等。事實表明,如果美國不支撐中共,不向其開放市場,中共根本不可能有今天的局面。然而,靠美國「輸血」壯大的中共,絲毫不改其邪惡流氓本性。中共以謊言和暴力統治中國,以腐敗和虛假宣傳腐蝕世界,甚至公開和美國「叫板」,妄圖領導全人類。

大紀元特稿提到,神要在人間清除共產黨,那麼為共產黨站台、輸血的因素是否也將遭到清理?美國以宗教立國,對神的信仰是美國社會的根基。中共不允許人信神,它是反天、反地、反人的邪靈。神怎麼會護佑與這個邪靈為伍的個人、組織和政府呢?時光走到2020年,一場來源於中國武漢的大瘟疫席捲全球,「喂養」中共的國家都受害深重。人世間的重大變化,昭示著歷史新的一頁,也帶來嚴肅的警示。


美國如何「養大」了中共

1. 中美經貿關係與中國加入WTO
1960年代末,尼克松就任美國總統後,著手調整美國對亞洲的政策,希望通過發展與中國的關係來制衡蘇聯。1972年2月21日,尼克松訪問中國,他稱此行為「改變世界的一週」。但是,這次破冰之旅埋下了日後噩夢的種子。

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隨著中美關係的不斷改善,中共的國際地位也借助美國的力量日漸提升。

1979年7月7日,卡特總統在位時,中美簽署了為期3年的中美貿易關係協定,規定雙方互享最惠國待遇。(該協定於次年2月生效。)

1980年,卡特總統利用美國在世界銀行的地位幫助中國恢復了世界銀行的成員國地位。1981年,中共接受了世界銀行第一筆貸款。

1986年,美國和日本等國合作,將北京引入了亞洲開發銀行。迄今,該銀行向中國提供了400億美元貸款,用於交通、能源、水、農業、金融和其它項目。

1990年,美國一些國會議員提出議案,基於人權問題,要求取消對中國的最惠國待遇或對其延長附加條件。

1993年,上台不久的克林頓總統宣布,中國必須滿足一些關鍵人權條件才能獲得最惠國待遇的延續,但是在美國工商界的壓力下,這一主張沒有落實。

1994年5月26日,克林頓宣布延長1994年至1995年度對華最惠國待遇,並決定將最惠國待遇與人權問題脫鉤。

1999年4月6日至14日,時任中共總理訪問美國,與克林頓總統就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問題發表了聯合聲明。

1999年11月15日,中美在北京簽署關於中國加入世貿組織的雙邊協定,此協定被指為中國入世掃清了最大障礙。

2000年10月10日,克林頓總統簽署對華永久正常貿易關係法案,根據這項法案,在中國加入世界貿易組織後,美國將終止按《1974年貿易法》中有關條款對中國「最惠國待遇」(「正常貿易關係」)實行年度審議的做法,與中國建立永久正常貿易關係。

2001年12月11日,中國正式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美國的首肯是中共入世關鍵。加入WTO後,中國GDP翻了9倍,逐步發展為製造業和出口大國、世界第二大經濟體。

2001年12月27日,美國總統布什簽署命令,正式宣布給予中國永久正常貿易關係地位。這項命令於次年1月1日生效。

1972年中美關係剛剛恢復時,雙邊貿易額只有1,288萬美元。2018年,據美國官方統計,雙方貿易總額為6,600億美元左右。這一年,美國向中國出口1,201億美元貨物,進口了5,396億美元貨物。目前,美國是中國第二大貿易伙伴、第一大出口市場和第五大進口來源地。

2. 美國前政府官員披露援共內幕

2015年初,美國知名中國問題專家、前聯邦政府官員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出版了分析美中關係的著作:《百年馬拉松,中國取代美國稱霸全球的秘密戰略》(The Hundred-Year Marathon, China』s Secret Strategy to Replace America as the Global Superpower)。他在書中披露了數位前美國總統批准的援助中國的項目細節,並列舉了美國對中國(中共)的五大認識誤區:同中國交往會帶來美中之間的全面合作,同中國交往會讓中國走在實現民主的路上,等等。他認為,這些迷思存在於美國和西方的學界、智庫、金融機構和政府當中,他自己就曾因此陷入誤區。

2015年2月4日,美國之音刊登了白邦瑞的一篇文章,他在文中解釋為何撰寫《百年馬拉松》。他談到,美國對於中國的發展做出了許多貢獻,使得「中國(中共)成功地化解了當年來自蘇聯的威脅,進入聯合國,擺脫孤立,經濟得到飛速發展」。

白邦瑞提到,從八十年代開始至今,幾十萬的中國留學生到美國的大學深造,美軍在陸海空軍、陸戰隊、海岸警衛隊等方面都與中國進行了全方位的交流。他還透露了一個「插曲」:「根據華盛頓郵報報導,我們在八十年代初,花了二十億美金,向中國買了許多衝鋒槍等常規武器,援助阿富汗游擊隊。當時這二十億美金是解放軍對外軍售的第一桶金。」

3. 美國援助未得中共回報

2019年12月12日,美國亞太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在華府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發表演講,講述了四十多年來美國幫助中國的具體情況。

史達偉介紹說,美方向中方提供了軍事、情報援助、慷慨的技術轉讓,提供貿易和投資的優惠,贊助並安排了廣泛的教育交流,以及更多方面的幫助,現在仍然在這樣做著。

他也回顧了裏根政府在軍事和技術領域對中國的幫助。例如,1981年,裏根總統發布了國家安全決策指令,「從而開闢了向中國出售空中、地面、海軍和導彈(軍事)技術的道路。」「1983年,裏根政府放寬了對中國的技術出口管制。」「1986年,裏根政府甚至幫助中國建立了基因工程自動化、生物技術、激光、太空技術、載人航天智能機器人和超級計算機等多個研究計劃。」

2019 年12月12日,美國國務院亞太助理國務卿史達偉(David Stilwell),在華府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SIS)」發表演講。

史達偉表示,在1989年天安門屠殺後,老布什總統繼續實施對華的諸多軍事合作計劃,還派遣了國家安全顧問攜信前往北京執行秘密任務。

史達偉指出,美國的援助沒有得到中共的回報,北京的敵對行為不合情理。他說:「這根本不是美國官員40年前啟動美國多方位政策大力支持北京實現現代化和自由化時所想要和所期待的。」

4. 華爾街財團向中共「輸血」

華爾街因為利益而與中共交好,一向是對華「鴿派」。美國亞太助理國務卿史達偉在2019年12月的演講中提到,1994年,美聯儲主席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訪問北京時,告訴時任中共總理,願意為中共央行提供盡可能多的幫助。

二十多年來,華爾街巨頭通過向美國人兜售中企股票等,讓巨額資金湧向中共。同時,華爾街向中國企業提供首次公開募股、收購美國企業及房地產的諮詢服務,賺取大量利潤。

1999年,時任中共總理在訪問紐約期間會見了華爾街的金融和商界領袖,與他們討論中國加入世貿事宜。時任美國總統克林頓正是聽取了華爾街的遊說,才決定支持中國入世。後來的小布什和奧巴馬總統都曾打算把中國列為「貨幣操縱國」,皆因華爾街的勸阻而作罷。

2010年4月,高盛集團因涉嫌在金融衍生品交易中欺詐投資者,被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提起民事訴訟。隨後,大陸多家媒體披露了高盛如何討得中共的信任,在中國市場佔據了難以取代的地位。高盛的一個手段就是幫助中共處理數百億元的不良資產,另外在2004年,高盛捐款6,200萬美元,幫助與該公司沒有任何關聯、正處於財務困境中的海南證券。

2018年6月1日,中美貿易戰開打之際,明晟指數(MSCI)按照2.5%的納入比例將A股正式納入「MSCI新興市場指數」中。緊隨其後,2018年9月27日,全球第二大指數公司富時羅素(FTSE Russell)宣布,將A股納入其全球股票指數體系。有券商統計,這在理論上有望給A股帶來5,000億美元以上的增量資金。2019年4月1日,彭博公司宣布正式將中國債券納入彭博巴克萊全球綜合指數。

旅美經濟學者何清漣撰文表示,這三大機構(MSCI、GEIS、彭博指數)的承認,等於為A股和不被看好的中國國債進行背書,為中國帶來巨大的外資流入,緩解了中國資本市場的困境,堪稱中共的「貴人」。

2018年9月3日,MSCI將中國A股的納入比例提高到5%。2019年2月28日,MSCI又宣稱將把中國大型股在其指數中的納入因子提高至20%。路透社報導說,此舉可能吸引超過800億美元的新外資流入中國。報導還指出,近年來,中國公司通過美國金融市場籌集了數百億美元。

2018年11月30日,英國《金融時報》刊登了詹姆斯•波利提的評論,題為《華爾街的美中牽線人》。文章提到,美國前財長、高盛前首席執行官亨利•保爾森(Henry Paulson),以及紐約前市長邁克爾•布隆伯格(Michael Bloomberg)儼然是美中關係的新使者。

文章引述白宮顧問彼得•納瓦羅(Peter Navarro)2018年11月的話說:「當這些不領報酬的外國代理人從事這種所謂的外交活動時,他們所做的只是削弱總統和他的談判地位,」「這不會是甚麼好事。」

結語

2018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對華政策演講中說:「蘇聯垮台之後,我們認為中國將不可避免地成為自由國家。帶著這份樂觀,美國在21世紀前夕向中國敞開大門,將中國納入世界貿易組織。」然而,「這個希望落空了」。

2019年10月30日晚,美國國務卿蓬佩奧在哈德遜研究所的頒獎晚會上發表講話說,美國長期以來一直珍視與中國人民的友誼,為此「數十年來不惜犧牲美國的價值觀、西方的民主、安全和正確的判斷力,接納並鼓勵了中國(中共)的崛起。」他表示,但是,中國共產黨卻在尋求對美國、對世界構成挑戰。美國已經意識到「中國共產黨對美國和美國價值觀懷有敵意」。

事實上,中共利用了美國的信任和支持,藉機發展軟、硬實力,利誘和脅迫外國政府和商企放棄良知,對中共侵害人權的罪行保持沉默。同時,中共做出部署,將共產意識形態和管控模式輸出到更多地區,企圖染紅世界。因此,與中共做生意,決不可能走向雙贏。

川普(特朗普)總統入主白宮後,果斷地調整外交政策,突破了四十多年來對中共的綏靖框架,實施了一系列反制中共的舉措,給國際舞台帶來新氣象。可是,在美國國內,不少政要、商界大佬、學者和媒體仍然放縱中共的滲透,甚至替它散布欺騙宣傳。

今天,面對這場源自中共的危急疫情,美國和各國政府都應看清:中共的謊言、暴力等反人性的基因是最大的病毒,它正在蠶食美國和西方的傳統價值觀,威脅著美利堅的立國根基。那些親近中共,為中共「輸血」者,都會遭到病毒的侵噬。只有拋棄中共,才能保平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