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人解讀中共肺炎

讓我們成為病毒繞行的人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三日】二零二零年新年期間,瘟疫降臨武漢,恐懼籠罩全城。運送武漢肺炎患者遺體的工作人員稱,當時一車拉八具屍體,從早上九點鐘忙到凌晨兩、三點鐘,天天加班;路上行人走著走著就倒地了;一人得病,全家人感染;得病到死亡一個星期左右,一家死幾個等等,這樣的消息頻頻傳來。聲稱最不怕死的人說,他這個時候也不得不怕了。這種被武漢人稱為「滅門病毒」的新型冠狀病毒,如今傳播到全球,在中國以外造成九十多萬人不幸感染,而且還在繼續蔓延。

三月五日海外傳來一篇題為《一個武漢人的心聲──「我正活在地獄中」》的文章。那名同鄉年近三十。他說,「有個男生最早在微博上罵別人造謠,『不相信國家還能相信甚麼』。結果自己的親人感染後沒法入院,才變成了咒罵和求救。」

「有學生昨天剛在李文亮的浪潮中表態『害死他的只是病毒,一切要以疫情為重』,但後來就發現自己的宿舍被無條件無通知徵用做隔離房,馬上心態就崩掉了。」

「在當下這個新冠肺炎橫行的時代,這一句老話被賦予了新的含義:『當棍子打到自己頭上時,知道了疼,也終於理解了當年別人為甚麼會喊疼。』」

目前全世界的醫學專家使盡渾身解數,拿出最好的醫學技術共同對抗中共病毒,仍然阻止不了病毒的蔓延。忍著焦慮,人們在問:難道這個世界上真的就沒有解救的辦法嗎?

一、先找癥結

要解救,先要明白癥結所在,才能對症下藥。哪些人是這種病毒的主要攻擊目標?或者說易感人群呢?

讓我們來看看以下幾個案例:

1)武漢疫情期間,水果湖地區是武昌感染新冠病毒的重災區

武漢疫情期間,水果湖地區是武昌感染新冠病毒的重災區。據說疫情嚴重的時候這裏很多是全家得這個病。

武漢水果湖地區是湖北省政治、經濟、科研、文化中心。這裏居住著省委、省政府及各廳辦委辦局工作人員及其家屬。無論是醫療技術、設備還是環境都比其它地區要好的多。冬天這個地方有特殊的暖氣供應,有具備很好醫療條件的中南醫院。

可是,人類歷史上從來都沒有治療瘟疫的特效藥。無論東西方,歷史上每次瘟疫都是突如其來的發起攻擊,然後又突然消失。而且,瘟疫是定向找人的。

在歷史上記載下來的史蹟中,瘟疫定向這個特性均有很明顯的體現,只是人們不解、淡忘,或者根本沒有往深處去想。明慧網《古羅馬的三次大瘟疫》、《大瘟疫中的奇異》和《瘟疫的眼睛》三篇文章,對瘟疫的定向、定時、定地、定約特性已有具體闡述,本文略過不表,只談這次瘟疫最容易感染的是哪些人?用現代科學的詞彙就是說,哪些是武漢肺炎的易感人群呢?

很多人可能說,高齡和幼齡免疫力差,他們是易感人群。然而根據現在的死亡人數比例看,幼兒和老人的感染、死亡的人數,都沒有遠在青年和中年之上。

很多人認為接觸是最危險的,無論是身體接觸、空氣接觸,還是通過物品的間接接觸,所以認為用手套、口罩、生化防護服防護、避免接觸最最要緊;認為當疫病發作時,最簡單和有效的方法是將未被感染者和傳染源隔離。這些是因為人們普遍認為,瘟疫是不分傳染對像的。

然而瘟疫中總有奇異的現象出現。例如,公元541~542年地中海地區發生的查士丁尼瘟疫(Plague of Justinian),使羅馬拜佔庭帝國損失慘重。這場瘟疫的親歷者、歷史學家伊瓦格瑞爾斯寫道:

「有的人逃離了被感染的城市,並且他們本人也的確非常健康,但是,他們卻把疾病傳播到了沒有生病的人群當中。」

「也有一些人甚至就居住在被感染者中間,並且不僅僅與被感染者,還與死者有所接觸,但他們卻完全不被感染。」

「還有人因為失去了所有的孩子和親人而主動擁抱死亡,並且為了達到速死的目的而和病人緊緊靠在一起;但是,彷彿疾病不願意讓他們心想事成似的,儘管如此折騰,他們依然健康如故。」

是不是聽起來似曾相識呢?是的,武漢肺炎中,接觸病毒而自己不被感染的人有,「無症狀感染者」也有。

那麼,武漢肺炎的眼睛,為甚麼會盯上武漢水果湖地區的許多人呢?

也許您已經聽說過,湖北省是法輪功學員遭迫害最嚴重的省份之一。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以來,湖北省委、省政府一直積極配合鎮壓法輪功。對法輪功學員的枉判都是由省「六一零」和省高院圈定,各地法院到高院彙報聽指示,沒有文字記錄,中共在湖北地區迫害法輪功及學員的源頭就是湖北省委、省政府、省政法委、省「六一零」辦公室、省公、檢、法、司系統。

所謂「六一零」(610)就是前中共黨魁江澤民於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為了迫害法輪功而專門成立的非法機構,類似中共文革時期的文革小組,或者納粹德國的蓋世太保。

多年來,位於水果湖路四十七號的水果湖派出所和水果湖街道也一直不遺餘力地配合當局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而且此惡行還在繼續。

湖北省委機關內部也一直沒有停止過迫害法輪功學員,對本地區工作的法輪功學員採取開除公職、降級、送洗腦班等手段迫害。

對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顛倒了人間的是非善惡標準,敗壞了社會道德,同時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使所有的中國人都成為了這場迫害的受害者。

人在做,天在看。瘟神的眼睛也會看。

2)器官移植專家林正斌因感染新冠病毒武漢肺炎不治身亡

華中科技大學附屬同濟醫院器官移植課教授林正斌於一月二十七日住院,二月十日不治身亡,半個月的時間,這名六十二歲國家頂級醫學教授,在擁有充足醫療資源和最好醫療條件的情況下也沒能挽回他的生命。在他生命最後的一條信息是:宋主任,我上呼吸機了,救救我。

林正斌是武漢同濟醫院器官移植副主任醫師,華中科技大學同濟醫學院教授,知名器官移植專家。從事器官移植專業三十餘年,而且是多器官移植。

林正斌生前曾做過上千例腎移植手術。

中共秘密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大搞活體器官移植牟取暴利。武漢同濟醫院器官移植研究院是大陸「器官移植的發源地」,是目前中國最大的專門從事器官移植臨床與實驗研究的綜合性醫療服務與研究機構,是推動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重大嫌疑。林正斌自己就在被追查的迫害犯罪人名單中。

「人心發一念,天地盡皆知。」林正斌生前是否參與了活摘器官,等知情人以後出來具體說。

3)武漢民宗委主任王獻良因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身亡

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六日晚,湖北省武漢市民族宗教事務委員會(以下簡稱「武漢民宗委」)原主任、正局級官員,六十二歲的王獻良,因感染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在武漢市中心醫院北區死去。

王獻良,湖北監利人,曾任武漢市民政局副局長。二零一二年被任命為武漢市民宗委主任。

二零一四年,武漢市民宗委配合湖北省科協、《大眾科技報》湖北記者站一起邀武漢大學宗教系主任段德智主導編撰《邪教不是宗教》一書,不顧中共自己才是真正的邪教的事實,卻白紙黑字污衊法輪功。該書經湖北省委辦公廳和省民族宗教事務管理委員會審查,已正式出版,第一版印數為五千冊,毒害世人。王獻良道德淪喪,罪孽深重。

二零一七年,王獻良等官員因單位涉腐敗問題被問責。但去職武漢市民宗委主任後,王獻良仍在武漢市民宗委任職。王獻良任職期間,為了升官發財,在宗教界大肆污衊法輪功。

善惡有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全部都報。

4)武漢中心醫院李文亮感染武漢肺炎身亡,令人痛心

湖北武漢市中心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因為發布疫情消息及時提醒同學同事注意防範,人稱「吹哨人」,消息被大量轉發後被警方傳喚警告處分,被警察訓誡、定為造謠,並簽下配合黨訓的保證書。隨後不久感染新冠病毒,不治身亡。他的遭遇獲得許多人的同情。

李文亮從大學二年級就入了黨,一直唱紅歌聽黨話跟黨走。香港反送中運動中,他轉發了中共的宣傳貼,志願做了中共的護旗手,還勸朋友也加入護旗手行列。在疫情即將爆發的關鍵時刻,作為一名醫生,他轉發了同事對新發冠狀病毒警示的帖子。可是,在黨的壓力下,李文亮習慣地選擇了配合黨的安排,違心說自己撒謊,最終被黨犧牲了生命,當了黨的替罪羊。

李文亮的去世令很多人痛心和憤怒。有網民表示,警察只是按要求訓誡,主播只是按稿子播報,只有當每一個人敢說「我拒絕撒謊」、「我拒絕執行」的時候,我們才不會在某一天求助無門,走投無路,毫無尊嚴地死去。

從以上的事例中我們可以看到,一個人,不管他在單位技術多麼高明、官位多麼顯赫,被人認為多麼值得同情,只要這個人一直追隨中共,信守要把自己一生都獻給這個魔鬼的入黨誓言,甚至死心塌地作為中共的一份子參與迫害真善忍信仰,都有可能禍及本人及家庭,逃不得命來。

二、中共就是病毒

《易經》曰:「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不善之家,必有餘殃。」我們不願看到悲劇繼續發生,那些還不相信,看不透中共邪黨的,應該在這場大瘟疫中驚醒驚醒了。

中共就是病毒,它是一個危害中華乃至全世界的毒瘤。它的作惡多端引發了瘟疫的降臨。趕快清醒,遠離中共,退出中共的一切組織,同時善待信仰佛法的法輪功學員,誠心念誦「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這就是我們的避疫良方。

劫難已到眼前,認同真善忍,善莫大焉。讓你和你的親人成為病毒繞著走的人,這才是根本的解救之方!

http://en.minghui.org/html/articles/2020/4/5/183914.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