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有人站出來說真話

——──每個人都可以努力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三日】(明慧記者蘇言明報導)「太慘了!本來面對這種災難就很難了,(中共)還人為的進行限制,掩蓋疫情,不讓人說實話,造成現在這種局面。太讓人難過了!」定居美國已經二十多年的華人於女士(化名)一大早上班就忍不住對辦公室鄰座的華人同事傾吐她的憤慨、鬱悶和難過。

《發哨子的人》屢遭封刪藏不住

於女士早晨剛讀完一天前《人物》雜誌三月刊以「發哨子的人」為題的報導,心情沉重。原本沒留意這篇文章的她,收到中國國內同學的推薦,並告訴她,這篇文章馬上就會被(中共)封殺的,所以她趕緊找來看了。果然,該文章發表不到兩小時,就遭到中共網信辦全網刪除。好在廣大網友們各顯其能,以各種奇招轉貼此文,使文章繼續傳播,身在美國的於女士才得以在海外的網站上看到了轉載的該文。

訓誡、約談、保證

文章專訪的艾芬是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也是該醫院眼科醫生李文亮的同事。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日,她拍下一名不明原因肺炎病人的病毒檢測報告,並將其中「SARS冠狀病毒」字樣畫上紅圈,傳給自己的同學以及醫生群組,希望他們注意防範。

這份報告此後在醫生圈內廣為流傳,其中包括李文亮在內的8名醫生也轉發了這份報告影印件。後來的故事很多人已經知道了:這八名醫生遭到警方訓誡,用書面形式承認自己「在互聯網上發表不屬實的言論」的「違法行為」、「嚴重的擾亂了社會秩序」,並表態自己能夠積極配合公安機關的工作、「聽從民警的規勸,至此停止違法行為」。該《訓誡書》並警告被訓誡的醫生說,「如果你固執己見,不思悔改,繼續進行違法活動,你將收到法律的制裁!你聽明白了嗎?」被民警訓誡的醫生乖乖地在打印好的《訓誡書》上寫:「明白。」

在幾乎科學至上的現代社會,這種不經專業調查、外行訓誡內行的奇聞,恐怕只有在專制國家才會被視為「正常」。

艾芬因為將帶有「SARS冠狀病毒」字樣報告作為警示信息傳給同行,在今年一月二日被醫院紀委約談。她說,自己遭受了「前所未有的、嚴厲的斥責」,稱她是作為專業人士在造謠。那次約談對她打擊非常大,回來後她感覺整個人心都垮了,後來所有的人再來問她,她就不能回答了。

醒悟:如果……

艾芬說:「很多時候我都在想,如果他們當時不那樣訓斥我,心平氣和地問一下這件事情的來龍去脈,再請別的呼吸科專家一起溝通一下,也許局面會好一些,我至少可以在醫院內部多交流一下。如果是一月一號大家都這樣引起警惕,就不會有那麼多悲劇了。」

如果疫情不被中共掩蓋,老百姓確實可以避免很多悲劇。美國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三月十一日在華盛頓表示,如果中國(中共)最初不隱瞞疫情、不禁止醫生講話,世界對新冠疫情的應對可能會提前兩個月。他還表示:「在那兩個月中,如果我們能夠對病毒進行測序,從中共那裏得到必要的合作,世衛組織(WHO)團隊到達現場,像我們提議的那樣,讓美國疾控中心(CDC)團隊進入現場,我們原本可以大大削減在中國發生的病例以及現在正在世界各地發生的病例。」

然而,像「三年自然災害」、「文化大革命」、「六四學生運動」、迫害法輪功等各種害民抓權運動一樣,中共體制下的人禍,再一次把人們推入了悲慘境地──武漢人、中國其他省市的人民,以及世界各國,都被捲入了這場災難性的悲劇。

理解:有了同樣的感受

武漢肺炎在中國大規模擴散,無數家庭家破人亡,於女士國內的親戚認識的朋友就夫婦雙雙於十天內死於武漢肺炎。病毒也傳播到海外。如此觸手可及的危險令於女士心情極為不安,既憂慮自己的健康前景,又擔心家人的生命安全。這也令她更加痛恨中共無視人命關天,掩蓋疫情只為維護權力,用各種粉飾太平的虛假信息把無數民眾的生死懸於一線。

於女士的一位同事是法輪功學員。於女士對這位同事感慨地說:「當年經歷過六四,我就知道中共的宣傳造假。後來這些年,沒有太多的關注這些方面,因為覺得自己也改變不了甚麼,不想讓自己太累。這些年看到你們做的那些事(指法輪功學員講真相反迫害),更多的是一種旁觀。這一次(武漢肺炎疫情),身在其中,真的能理解你們為甚麼要那樣去努力,有了同樣的感受。」

要有人站出來說真話,每個人都可以去努力

中共的邪惡早晚會給中國乃至世界帶來巨大的災難。如果能看清這一切,每個人都可以去努力。

就如艾芬在接受採訪時所感歎的:「這次的事情更加說明了每個人還是要堅持自己獨立的思想,因為要有人站出來說真話,必須要有人,這個世界必須要有不同的聲音,是吧?」「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評不批評,老子到處說,是不是?」

像於女士這樣的反思與醒悟是個例嗎?於女士說,她在中國國內的朋友同學們多是事業有成的中年人,他們「比我還清醒,還敢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