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使我和我們這個大家庭發生了巨變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四月一日】一九九八年末我在姐姐的帶動下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姐姐原是一個被醫院確診無法醫治只有等死的人,有人讓她修煉法輪大法,她就被人用木排子抬著到學法小組。學法三天,她就神奇般的能下地走了。姐姐興奮地來到我家,我很驚訝!前幾天我看到的還是在病床上躺著的姐姐,根本連站都站不起來的人,現在居然滿面春風的來到了我家,站在我的面前?我問她:「這真的是你?還是你的魂?」姐姐說:「我好了,我學法輪功了,我好了!」我總覺的好像不大真實,太不可思議了!

一、《轉法輪》深深的吸引了我

又過了兩天,姐姐來我家說:「小妹呀,你不學,你給咱媽和老舅念念《轉法輪》唄?」那時,我母親和舅舅住在我家,母親生活不能自理,舅舅患腦血栓。我一想,對呀,給他們讀讀書,病能好的話,我可就省事了。

我先給他們念的是師父的《論語》。讀了《論語》之後,我就覺的這可不是一般的書。《轉法輪》讀到一半,我就到小屋自己看去了。我看的很入神,那書中每一個字都是閃閃發光的,我被這大法深深的吸引了。我對二老說:「等我看懂了,再教你們。」

學法的第十一天,我的天目開了。

修煉大法後,我的身體、我的思想、家庭生活、經濟狀況發生了巨變。修煉前,因自己身體不好,不幹活,脾氣暴躁、蠻橫、自私、好發脾氣,丈夫對我稍不如意,我就大吵大罵,還經常大打出手,現在想起那時的我真是可怕。正如師父講的:「女人剛尖逞豪強 浮躁言刻把家當」[1]。

修煉後,我按照師父的要求做,按大法的標準做,為別人著想,善待家人,包容、寬容所有人。我變,家人也變:丈夫有了穩定的收入,家庭環境、經濟狀況、日常生活都跟著發生了巨大變化。全家人幹啥都順利。

我對人生充滿了希望,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現在我已是近六十歲的人,別人都說我像四十多歲,是大法重新塑造了我這個生命。

二、我煉功 家中人人在大法中受益

大法不僅給我帶來幸福,也給我的親屬帶來了福報。

我們家是一個大家族。十幾年來,我抓住一切機會全力救人,不失時機的讓家人、親屬明白真相,堅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親屬們親眼見證了姐姐和我修煉大法後的變化,近在眼前的事實讓家人們確信法輪大法的法力無邊。

除了講大法真相,我還給他們做「三退」。現在整個家族中,包括娘家、婆家已有百分之九十多的人退出了中共邪黨的黨、團、隊組織。這些年來,真心「三退」的,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人都得了福報。

也有個別質疑不退、並且阻礙別人「三退」的,遭了惡報。

這些使我更加清醒的認識到宇宙大法救人的嚴肅性。大法慈悲眾生,威嚴同在。下面我說一些例子。

丈夫得福報

丈夫看過《轉法輪》這本書,但他不修煉。我修煉二十多年來,他全力支持我,就在中共邪黨打壓迫害最嚴重的時期,他也從未動搖過,始終支持我修煉。我由衷的感謝他,慶幸他為自己的未來擺放了很好的位置。他不僅堅信法輪大法好,還和我一起做救人的事,發真相資料、貼真相粘貼等等。

大法福報於他,他身體健康,從來沒去過醫院,沒吃過藥。有甚麼小病一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好了。

小孫子得福報

小孫子是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出生的,出生時八斤半重。可是不知為何,從出生後他總有病,打針、吃藥、住院,越治越重。兩個半月後,體重降到不足七斤了。大年三十下午,兒媳在醫院給我打電話,說孩子還在輸液。我說:「你要聽我的,把針拔了,把孩子抱回來給我。」兒子、兒媳經過商量,把孩子抱了回來。

我說:「把孩子交給師父,生死由師父安排。」兒子、兒媳心一橫說:「就交給師父吧,我們也真是招都用盡了,用人的辦法也沒有效果,再這樣下去,恐怕耽誤了。」我就拿出Mp3叫小孫子聽法。聽著聽著,孫子就睡著了,睡得很香,從下午三點多睡到晚上九點鐘才醒來。醒來給他餵奶,吃光了他媽媽的奶水,還要吃,又沖了奶粉餵他。吃完就又睡著了,直到第二天早上四點才醒,還要吃奶,這是從來沒有過的。

兒子、兒媳親眼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從那以後,小孫子就好了。兒媳的七大姑、八大姨陸續來看孩子,我就給他們講真相,兒媳娘家的親屬都做了「三退」,相信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婆婆得福報

我剛開始修煉時,告訴婆婆念「法輪大法好」保平安,婆婆不相信。有一次,婆婆感冒了,咳嗽得厲害,吃藥也不好使。我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不信也不念。我就和小兒子說:「你去和奶奶一起念『法輪大法好』,奶奶就不咳嗽了。」兒子那時四、五歲,很討人喜歡。他跑到奶奶那,摟著奶奶的脖子,哄著奶奶說:「咱倆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吧,可好使了!」奶奶高興的念了起來。第二天,咳嗽就全好了。這讓婆婆看到了大法的神奇。

我婆婆原來是村裏的婦女主任。有一次,全縣婦女主任都在誣蔑大法的橫幅上簽名,我婆婆也簽了。後來她胳膊疼,我問她:「你是不是在誣蔑大法的橫幅上簽名了?」她還說:「沒有。」可她的胳膊卻疼了兩年半,怎麼治都不好。我說:「媽,你肯定是簽字了。」她說:「我就簽個名唄。」我說:「那也不行。你快求師父原諒你吧!」她聽了我的話,求大法師父原諒她,胳膊很快就好了。

嫂子的變化深深的感動了我

我哥哥去世的早,那時,嫂子才四十歲。哥嫂有兩個孩子,那年一個十七歲,一個十一歲。嫂子脾氣暴躁,沒有人敢招惹她,她也沒再嫁。修煉前,我經常和她吵架;修煉後,我主動對她好,善待她、包容她,在生活上幫助她。只要見面我就給她講法輪大法真相,我倆關係得到了很大的改善。

有一次,因為在電話裏的一句話,她挑理了,生氣了,大哭大鬧。我就向她賠禮道歉,她還是過不去,還吵著要到派出所舉報我。我覺的她這個人深了不行、淺了不是,就儘量少和她接觸。

二零一八年,她開始晚上睡不著覺,說是有「抑鬱症」。到省城精神病院住院,花了四萬多元也沒見效。她飽受病痛的折磨,說:「我就是想跳樓,就是想死。」在醫院的走廊裏來回走,真是痛苦到了極點。

就在她絕望的時候,她一下子想起我告訴她的話:「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以前她沒往心裏去,此時她想:「念念吧,太痛苦了。」她誠心的念了起來,念著念著,心裏不難受了,越念心裏越舒服。她當時就雙手合十向大法師父認錯:「請大法師父原諒我,我以前對您不敬,對您的弟子不好。」

此時她想起了我對她的善。她身體迅速康復,出院回家了。她主動來我家,還拿著禮物。進門就邊哭邊賠禮道歉,說:「我以前不好,對你口無遮攔。」讓我原諒她。她講述了她住院前後這段經歷,最後說全靠大法救了她,她也要修煉。很快請了寶書《轉法輪》。

我被她的變化深深的感動,嫂子這翻天覆地的變化,證實了大法的神奇,讓一個抑鬱症重症患者重生。現在嫂子偶爾順嘴說出一句髒話,就立刻用手把嘴捂住,她能用大法的法理要求自己了。

弟弟、弟媳的故事

弟媳「三退」後,也拜讀了《轉法輪》。雖然沒有正式系統的學法煉功,可是對大法堅信不疑,還幫她娘家二十八個人做了「三退」,

他們夫妻倆原來靠打工維持生活,租房住。弟媳認可大法後,現在住在一個較發達的城市,有一處二百多平方米的樓房,並給兒子娶了媳婦,有了孫子。全家五口人有三輛轎車,幹啥啥順。他們以前做買賣,一年掙不了多少錢,近幾年,在各行各業買賣都不好做的情況下,他家卻翻番的掙錢,真是天賜洪福啊!我告訴弟弟:「你們家有今天,是你妻子相信法輪大法好,幫助家人「三退」得福報了。」

我弟弟是在部隊得過三等功的退伍兵,是中共邪黨黨員,受邪黨謊言矇騙、受無神論的毒害不相信真相,不相信「九字真言」能救人,不相信大法師父在救人。我想,我還是沒有打開他的心結,善心、耐心不夠。

因為他是我的親人,我對他的情重。於是我改變自己,把他當作要救度的眾生。我給他講傳統神話故事,講現實中的善惡有報。他的兩個部隊同事A和B都是我家鄰居。A得了兩種癌症,我給他講了大法真相,他同意「三退」,也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至今五年過去了,還正常活著。

另一個B,我給他講真相他不接受,很快因病離世。這兩個真實的事例,讓弟弟很震驚!二零一八年,在我的勸說下他退出了邪黨的黨、團、隊組織。現在他的朋友中誰要說法輪功不好,他就制止,給他們講A、B兩人的故事:相信大法好的,得了兩種癌症還活著;不相信的很快就去世了,你還敢不相信?

二零一九年弟弟和我說:「你去我們那吧,我開車拉著你去講真相救人。」多可貴的生命啊!他不但自己得救,還要幫著救度他們家那個地方的眾生。我非常感動。這讓我想起了師父說的:「中原大地妖霧嵐 大法真相戶戶傳 眾生得救心漸明 警民清醒視不攔 大眾都知邪黨完 戾暴惡行人人談 惡首壞人尋退路 傳統回歸正中原」[2]。

結語

一九九九年以來,二十年的反迫害、證實法、救眾生的修煉中,我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按照師父的安排,利用各種形式向民眾講,發真相材料,發《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及面對面講真相,也一直堅持使用真相幣,不放過一次救人機會。

近幾年來,也採用手機講真相勸「三退」的方式救人。大部份時間是上山裏打電話。一年四季風雨無阻,交通工具就是摩托車。有時風大,山道上摩托車往起飄,騎不了時就推著走。夏天下雨,我們穿著雨衣,衝進雨中,按約定時間到達集合地點,再分頭去打電話。冬天冷,穿著厚厚的棉服,有時手腳凍僵了,手指頭都不能按手機上的鍵盤了。儘管又苦又累,但我們每天看著眾生得救的「三退」名單,心裏就熱乎乎的,體會到了救人的快樂!

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陰陽反背〉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見善〉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