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學員:身臨三界苦 始悟修佛心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五日】二零二零年是人類的大災之年,對我來說卻是新生命的開始!

我和老伴今年都七十七歲了,我們這一代人這輩子過了多少溝溝坎坎,真不容易啊!到老了又受病痛的折磨,尤其最近幾年,一難接著一難……老伴久病體弱,看中醫調理,天天喝苦藥湯子,但效果不樂觀,貧血依舊,兩腳腫的像饅頭。

二零一九年正值三伏酷暑,我感冒又發燒,不敢開空調、電扇,坐著一身汗,躺著一片濕,夜裏整宿咳嗽睡不著覺。內火外毒導致口舌生瘡,舌尖舌根紅腫化膿,吃飯說話都困難,那些日子簡直度日如年。

二零一九年十一月二十二日,老伴因血紅蛋白只有4.6克,屬重度貧血,在醫院急診室輸血1200CC,血紅蛋白升到8克,二十六號出院。出院後兩三天昏睡,不吃不喝,二十九號叫120急救車又送到醫院,診斷為慢阻肺,因呼吸功能弱,體內二氧化碳含量已達到80%,十二月五日病情已控制,辦理了出院。又花了三萬多元,家裏買了呼吸機、製氧機、臭氧消毒等設備,在家維持。出院後的老伴,整天躺在床上,不是用著呼吸機,就是吸著氧氣,下身穿著尿不濕,病痛折磨著他,也使我心力交瘁,疲憊不堪。

我本人有二十多年的高血壓病史、冠心病,因照顧老伴,我又累又心煩,高壓一直在180左右,每天頭暈腦脹,心絞痛、心律不齊都出現了,每天不得不吃四丸牛黃清心丸,兩袋穩心顆粒才能緩解一下症狀。失眠不吃安眠藥就睡不著覺,因風濕經常腰腿疼,手腳小關節增生變形,時好時壞的口腔潰瘍多年不癒。

本想著多災多難的二零一九年快點兒過去吧!沒想到就在它離去的最後一天,又給我留下了一件痛苦的紀念。十二月三十一日晚上十點多鐘,剛開始覺的胃不舒服,後來肚子越來越疼,疼的渾身哆嗦,一夜未眠,想去醫院,可渾身一點兒力氣也沒有,兒女不在身邊,老伴又病著,我不得已給三妹打了電話。

元月一日清晨,三妹接到電話後乘地鐵直奔我家,用輪椅把我推到醫院急診室。告訴我念「九字真言」(也就是「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平靜地在我身邊看護著打點滴。下午打完點滴又用輪椅把我推回家。晚上給我們做飯,第二天下午才回家。

元月四日夜裏十一點多鐘,老伴又從床上滑落到地上,造成腰背扭拉傷,一動就疼的亂叫。天哪!這日子可怎麼熬啊!這麼多年來,我們遇到困難最需要幫助的時候,都是三妹幫助我們,陪伴在我們身邊。所以我第一時間就想到她,接到電話,三妹放下她家中的事,飛快地來到我家,一邊提醒老伴念「九字真言」,一邊忙著幫我處理家務。

這段日子,尤其是老伴兩次住急診留觀察室和我患腸胃炎在醫院的親身經歷,讓我親身體驗、親眼見證了人世間生老病死的痛苦,醫院裏無論年節,總是人滿為患,病人躺在床上,身上插滿了管子,如同一塊肉一樣毫無尊嚴、無奈地任人宰割,求生無路求死無門。家屬一臉無助的表情,聽大夫一聲喚,趕緊把平時省吃儉用的錢乖乖地送到收費窗口。細思量這是人的生活嗎?

對比我的三妹,她今年也是七十三歲的人了,二十三年了,她沒吃過一粒藥,不知道醫院大門衝哪開,醫保卡為何物。但她健康、樂觀、善良、樂於助人,思想單純。

記得老伴在醫院急診留觀室住院,需要人陪住,當時人手實在不夠,我想到讓三妹替一個班,可又想:讓小姨子伺候姐夫是不是太難為我妹妹啦?真沒想到三妹平和平靜地說:「神造人有男有女,人體構造不一樣,可都是眾生中的一員,我沒想那麼多,該怎麼做就怎麼做。」她的心就那麼乾淨,那麼平靜。我接她班的時候,她穿好衣服剛要走,老伴大便失禁,一下子拉了床上地上都是,三妹二話沒說就和我忙活起來。擦、弄、洗,都搞定了才坐車回家。

在老伴第二次出院時,恰巧我們正忙於其它事,我跟兒子都不在場她在一位素不相識的外地民工的幫助下,愣用輪椅把老伴從一層抬到二層半。送我上醫院時,推著輪椅上坡下坡一路小跑不停不歇。

每次提起這些事,我們的感激之情溢於言表,可每次三妹總是笑瞇瞇地說:「你們要感謝的不是我,應該感謝的是李洪志大師,師父教導他的弟子們要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要做無私無我,完全是為了別人的人,作為弟子得聽師父的話呀!」

老伴聽後感動的落淚了,我也感慨萬分。同是七十多歲的人,為甚麼她身心那麼健康,我們這樣地活著?根本原因是她修煉了法輪功,接觸了高德大法,找到了一片心靈的淨土,找到了返本歸真的路。

其實我也接觸過法輪功,那時在居委會工作,八點上班,上班之前到公園煉會兒功,純粹是為了健身。後來辦事處提出黨員和居委會主任不許煉法輪功,我就不煉了,選擇了我非常喜歡的太極拳,而且作為教練帶領社區裏的老年人成立了太極拳晨練隊。

這場經歷,細悟起來,師父真是大慈大悲啊!因為以前煉過法輪功,五套功法我全記得。三妹和我在一起時,她夜裏起來煉功,我也跟著煉,也許是因為這些,師父沒有放棄救度我,我反覆琢磨這次得腸胃炎的情景,為甚麼打了兩個多小時的點滴都止不住疼?為甚麼腹部的疼痛像一股氣流在逆時針旋轉,轉到胃部就疼的哆嗦出一身冷汗,轉到右腹下腹左腹就不那麼疼了?原先看過這樣的報導,有的學員聽老師講法後,出現又拉又吐的反應。我就想莫非這回不是真正有病,是師父在幫我清理身體?那在腹部繞著圈轉的氣流難道是法輪在轉?

我拉了兩次肚子,吐了三次綠的湯水和食物殘渣,一天下來粒米未沾,晚上勉強喝了小半碗小米湯,夜裏在三妹的陪伴下,香香地沉沉地美美地睡了一宿從來沒睡過的好覺。感覺似在母親溫暖的懷抱中。

第二天,肚子不疼了,精力和體力又重新回到我的身體裏來,跟換了個人似的。三妹要去買早點,我說:「咱倆一塊去!」我們一路走一路聊,想想昨天就是在這條路上,我肚子疼的彎著腰,無力的癱坐在輪椅上讓人推著去醫院,今天卻談笑風生的給家人買早點吃,這事要不是親身經歷,絕對不可信,因為太不可思議了!

大法的神奇,讓我領略了高德大法的殊勝,堅定了我修煉法輪功的決心,三妹對法輪大法虔誠的信仰,以及她現在健康樂觀善良樂於助人隨遇而安的精神狀態,讓我看到了修煉人的胸懷。從悟到的那一刻開始,我決心從新拜在師父的門下,立志做一名虔誠的大法弟子。

也許悟的晚了點,但既然我找到了人生的方向就不晚,我要義無反顧的堅持下去,發願:今生不得圓滿,來世繼續佛緣。

現在我每天晨起就煉五套功法,晚上睡前再打坐四十分鐘左右,白天沒事就看《轉法輪》和師父在各地的講法。才堅持了半個多月,我的身體發生了很大變化,血壓正常了,腰腿不疼了,口腔潰瘍不知不覺地好了,沒病一身輕的感覺真好!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