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者高呼:法輪功萬歲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三日】在幾年的面對面講真相中,有太多眾生明白真相後的情景讓我們備受鼓舞,從而更加堅定了我們更好的講清真相救度眾生的信念。

一、老者高呼:「法輪功萬歲」

一個夏日的中午,我吃過飯出去講真相。來到我等車的公交車站點,只見一位七、八十歲的老者坐著輪椅在站點後面的馬路上,手中的小播放器放著邪黨的歌曲,聲音還挺大。我等了一會兒,車還不來,看看四週,也沒別的人;轉念又想:這大中午的這老人不在家歇著,一個人跑到這兒來,莫非是等著聽真相的?想到這,只見這位老者把手中播放器的聲音關掉了,用期待的眼神看著我。

於是,我緊走兩步上前詢問:「老哥,你是等公交車嗎?」他搖搖頭。我又問:「你家住哪兒啊?」他說離這遠著呢。「那你怎麼來的?你的腿能走嗎?」他說:「我腿可以走幾步,我就推著輪椅走一段,再上車坐一截。」聽到這兒,我內心十分自責,決定跟老哥好好嘮一嘮,把法輪功的真相講給他聽。我問:「你退休幾年了?從事甚麼工作?」

老人竟然流利的說了一大段英語。我聽不太懂,但我斷定這是位有學問的老者。我說:「老哥,你說的英語我聽不太懂,你能告訴我你以前幹甚麼工作嗎?」他說他以前在一個研究部門工作,是那個時代的老大學生。我說:「那老哥這個年齡一定經歷了許多,一定了解共產黨吧?您是黨員嗎?」聽到這個問題,他臉色馬上陰沉下來,氣憤的說:「 我才不入那個邪黨,它除了整人、搞運動,不會幹別的。」我一聽讚賞的說:「老哥,你太明白了。共產黨無惡不作,壞事做絕,天怒人怨,人神共憤。」

「因為我一生盡挨整了,所以我告訴我的後代也不入那個黨,不參政。」「說的對,老哥太明智了,誰沾上它都會倒楣。」

我一看共產黨的邪惡不用多說,於是就告訴老哥法輪功的情況:從法輪功祛病健身到按「真善忍」做好人,從天安門自焚講到活摘器官,再講大法洪傳世界。老哥聽的認認真真,不住的點頭稱是。他說:「這回我明白了,為甚麼我的一個女同事在這麼殘酷打壓下,一定要堅持法輪功信仰了。」我還告訴他能讓這麼多人堅持信仰就是因為有一本寶書《轉法輪》。

聽到這兒,他急切的問:「從哪可以找到這本書?」我說:「你不是有一個信仰法輪功的同事嗎?你要能找到她就一定能請到這本寶書。」他十分肯定的說:「好,沒問題。」

這時,公交車緩緩的進站了。我告辭轉身上車,車門開了,我抬腿登上台階的瞬間,身後傳來洪亮的聲音:「法輪功萬歲!」我急忙轉身回頭,只見老者從輪椅上欠起身子,振臂高呼:「法輪功萬歲!」連續好幾聲,司機和車上的乘客都聽的清清楚楚。

二、「向你們看齊」

一天下午五點左右,我坐在公交車上,因為是冬天,我穿著羽絨服,戴著帽子,對面的一個七、八十的老者不住的上下打量我。我發現後友善的衝她笑笑,示意:你甚麼意思,這樣不住的看我?她明白後脫口而出:「你的臉像蘋果一樣圓。」我聽後笑著說:「噢,是嗎?謝謝大姐的誇獎。」

停頓了一下,我又補充一句:「我快六十歲了,因為煉法輪功,身體才這麼好的。」聽到這兒,她眼前一亮,提高聲調說:「向你們看齊。」從這句話中,我聽出了大姐對大法的態度,十分友善的看著大姐。

大姐接著說:「我得了老年抑鬱症,都不想活了。」我聽後急忙說:「別喲,大姐你挺精神的,別看這歲數了,但看上去蠻精神的。」話中帶著鼓勵。雖然這樣,但心中不免有些擔心。交談中我得知她比我提前下車,因為車上人也不少,有些話不便說,我決定隨著老人提前下車,開導開導大姐,別讓大姐想不開。

一同下車後,大姐發現了我,驚奇的說:「你怎麼提前下車了?」我熱情的說:「想跟大姐呆一會兒。」當我給她講到法輪功真相時,她說:「我幾天前中午在路上走,碰到一個女的,送給我一本法輪功的小冊子。我回家後,一口氣就看完了,原來法輪功這麼好,電視裏演的全是假的。我認同你們,我說的『向你們看齊』就是這個意思。」

我又關切的問:「那你說的老年抑鬱?」她急忙說:「看完你們的書,我就沒事了,我現在活著也有意思了,向你們看齊。」我拉著大姐的手,興奮的說:「太好了,太好了。」我們的手緊緊握在了一起。最後又幫她退出了團、隊組織。

三、「也祝你一生平安」

一個中午,我坐在公交車上,身邊的乘客下車後,過來一位七十多歲的老者,穿著得體、大方,很有氣質。我連忙把方便的座位讓給她,自己坐到裏邊。這一小的舉動,迎來了她友好的目光。坐下後,我問:「大姐在哪下車?」她隨口說:「某某大學。」

「那大姐一定是位老師了?」她笑笑,沒應聲。我推測說:「是教授?」她笑著點點頭。我接著說:「我也是位教師,是教中小學的。」她聽後友善的點點頭。

看到這位大姐的態度,我決定把法輪功的真相講給她。我坦誠的對大姐說:「大姐,我祝你平安。」「謝謝。」大姐笑著點頭。「大姐,你還記得咱們上學的時候都說過: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大姐,你別奮鬥終生,它們壞事做絕,無惡不作,老天懲罰它們,別挨著咱,咱是好人。小時候黨團隊發的誓都不要,不承諾生命,平安健康的多保重吧!退出來。」

聽到這兒,大姐連聲說:「對,對,退出來。」我接著說:「我煉法輪功二十年了。」聽到這兒,大姐睜大了眼睛,轉過臉來看著我問:「它們沒有對你怎麼樣吧?」「大姐,你想,能不對我怎麼樣嗎?但是,大姐你知道,咱是當老師的,咱教育學生都要誠實守信。我煉法輪功身心受益,一身的病都好了,家庭和睦,工作出色,咱能紅口白牙說假話嗎?能按照共產黨栽贓陷害的說假話嗎?天安門自焚:大火燒完了頭髮還板寸長,汽油瓶子還在兩腿之間完好無損;氣管切開了還能回答記者採訪。這些如此低級的造假,咱能昧著良心迎合,跟著信口胡說嗎?不用說天理良心不允許,就是咱的職業道德也不允許呀!天安門自焚已被國際教育發展組織在聯合國會議上定為國家恐怖主義行為,這種造假能讓人心服氣嗎?」

大姐邊聽邊不住的點頭,態度變的越來越嚴肅、鄭重。顯然她以前沒有詳細了解過真相,這次看來是真明白了。正在這時,大姐要到站了。和我友好的告別後,大姐走到車門口,等待下車。突然,大姐回轉身走回兩米多來到我身邊,鄭重的衝著我,加重語氣說:「也祝你一生平安。」說完,又走到車門口,下了車。我心中再一次謝謝師父,又一個生命得救了。

像這樣的情景太多了:有的明白真相後,雙手多次合十;有的九十度鞠躬致謝;有的自己聽明白了,還招呼同伴過來聽……眾生真的是盼得救啊!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