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進實修抓緊救人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三日】我今年八十一歲,九八年得法。當時身體多病,視力僅有零點二,看《轉法輪》時剛看兩行字眼前就一片黑,甚麼也看不見了,我急的直哭。我堅持修煉,師父就為我淨化了身體,各種疾病不治而癒,眼睛視力也由零點二調整到零點八,《轉法輪》和經文都能看清了。如今每當想起這些我還會默默流淚,無法感激師父給我的一切。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開始打壓法輪功,電視、報紙等媒體造謠誹謗法輪功,真是全國上下一片黑。那時真相傳單很少,我就自己買紙和筆在紙上寫法輪大法好到大街小巷粘貼,兜裏隨時揣著能在牆上寫字的筆走哪寫哪。後來能拿到的真相傳單多了,我每天與同修一起到處去粘貼,發真相資料,附近居民樓、社區、警察住處,不知發過多少遍,走過多少路。一次,夢中夢見自己在天上一邊飛一邊往下面散發真相資料,醒後那種神聖的感覺用語言無法表達。

有一次,發真相資料時被人舉報,街道,派出所來了三、四個人到我家問我真相傳單從哪裏來的,我不肯說,他們就到處翻,當時我發了一念:「求師父保護,讓他們找不到。」就在他們去別的房間翻找時,我快速智慧地從櫃子裏拿出一張真相傳單,問他們是不是在找這個,他們馬上說這是從哪來的,我說從自家門縫拿出來的,如果你們要,以後撿到給你們送去。我心想正好讓你們好好了解了解真相。他們聽後甚麼也沒說,拿著真相傳單就走了。

過了幾天,有一個警察來到我家讓我寫不煉功的保證,我不寫他就呆在我家不走。到了晚上他還賴著不走,我就對他說:「我要休息了,你不走就去那屋睡吧!」這時這個警察還是強迫我寫保證,我眼睛直視著他,大聲說道:「我就是要煉法輪功!」他聽後馬上走了,從此再也沒來過,是師父幫我化解了這一難。

通過大量學法,我認識到大法弟子的使命就是修好自己,助師救人,做好三件事。我與同修們到大街小巷、超市、早市、車站站點去講真相,發《九評共產黨》,勸「三退」。後來又到我家附近某某處大廳講真相,因為這裏來來往往的外地人特別多,所以我就每天坐在大廳裏藉著與有緣人嘮家常講真相。來這裏的農村人很多,比較樸實,幾乎講一個退一個,而且都是用真名實姓退。為了提高講真相的效率,說話時我儘量聲音大一些,讓坐在我周圍的人都能聽見,有時給左邊的人講後他不退,右邊的人聽明白後說:「這共產黨太壞了,我退!」

有一次講真相講到了警察身上,我對他說:「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這是佛法修煉,你把黨退了吧,將來有個好的歸宿,對你父母,妻子,孩子都有好處。」他說:「我是警察,你幫我用真名退了吧!」

之前坐在我旁邊的一位市政府官員我給他講了半天他都不退,一看這警察都退了,他也不再猶豫,果斷的用真名退了。

還有一次,我給一位七十四歲,眼睛看不見人的老妹妹講真相,她說她的老伴沒了以後她的眼睛又失明了,腿疼走路十分困難,說著說著她就傷心的哭了,我趕緊給她講真相,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她馬上就念了起來。過了一會兒,這位老妹妹就非常激動的說:「我感覺現在腿不痛了,咋這麼舒服啊!」那個高興啊,一個勁兒的謝謝我。我對她說:「謝法輪大法師父吧!」

講真相經常會碰上罵人的,要舉報的。一次,給一個老太太講真相,她大聲罵我:「共產黨給你開工資,你還反對共產黨!」過後把我舉報到了保安隊長那裏。保安隊長卻對她說:「明天解決這事。」回家的時候師父點化我第二天不讓我去那裏了。

過後有同修對我說,第二天她去那裏時有警察在打聽找我,沒找到就走了。我在家學了一天法,師父說:「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 修煉人 裝著法 發正念 爛鬼炸 神在世 證實法」[1]。到了第三天,我想我有師父保護,甚麼也不怕,就又去那裏救人去了,結果甚麼事情也沒發生。

我在這一大廳講真相,一講就是十一年。除了節假日休息外,我天天都去。每次我都能勸退十多個人,甚麼階層的人都有,而且大部份人都是真名實姓的退。因此處也發生過幾起同修被綁架事件,有的同修就問我:「姨,你怎麼沒有怕心呢?」我說:「一想到師父對弟子的巨大付出和期盼,心裏總是酸楚楚的,情不自禁的流淚,總覺的有的地方沒做好對不起師父,就是天天出去講,又能救幾人,還有那麼多眾生沒能得救。」

修煉這二十多年來,我親身見證了師父的偉大,法的神奇,真切的體悟到只要我們信師信法,沒有過不去的難關。今後弟子一定要更加精進實修,聽師父話,救更多的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