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肆虐 中共信息封鎖變本加厲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四日】我居住在法國巴黎。因中共病毒(武漢肺炎)肆虐全球,巴黎也成了重災區,全國都限製出行了。被限制在家期間,有時間和朋友們打電話聊天,才了解了一些朋友們被中共封網和限制打電話的情況。原以為國內警察只是監視他們認定的「敏感」人物而已,這次因武漢爆發中共病毒後,才發現,中共在網絡上的監視的範圍遠遠超出了人們的想像。

據我先生講,他的微信裏有個大學同學群,同學之間只是轉貼了幾個所謂的敏感帖,就被查封關閉了兩次。於是同學們之間開始緊張了,為了保持彼此能有聊天的機會,只好自發的開始「自律」,互相囑咐不要談敏感話題。可是敏感話題太多了,甚至某些敏感的詞句都可能引起網絡警察的注意導致被封。徐同學就是一個例子。

這位徐同學莫名奇妙的成了群裏的「隱形人」,只因她在群裏問了一下「武漢的死亡人數是不是少了點?」網絡警察就把她在這個同學群裏對國內的話語權給封了。被封後的結果是群裏居住在國外的同學可以看到她發出來的信息,國內的同學卻看不到了。這樣的話,國內的同學瀏覽平台時就出現了一個奇怪的現象,他們只能看到國外的其他同學在自說自話般的點讚或評論甚麼,忍不住就問:「你們在和誰說話呢?還如此熱火朝天?」國外的同學問:「難道徐同學的帖子你們看不到了嗎?」徐同學這時才發現自己被封了,只能和群裏國外的同學互動,在國內的同學眼裏就成了「隱形人」。

我出國前在國內的一位同事,現居住在加拿大的溫哥華,他的微信上有一個二十幾人的親朋好友群,七姑八姨,姪子外甥好不熱鬧。中共病毒疫情爆發後,他在這個親友平台發了一則網上調侃中共的「武松打狗」的貼子後,微信賬號很快被封了。他剛開始還不明白是怎麼回事,通過電話詢問國內的親戚,才知道是因為「不該發」這樣的貼子(特別針對國外人群),只好再建個賬號,從新再加親友,可是很多歷史記錄就都丟失了,他氣憤不已,特地找我訴苦。

我的高中同學住在美國,疫情發生後,他給中國內蒙包頭市的家人打電話,閒聊中談到了國外有人質疑武漢的病毒研究所有洩露病毒的可能。沒想到第二天就收到了國內哥哥的電話,告訴他昨天安全局的人找他談話了,讓他告訴國外的親戚以後在電話裏不要亂講話。他囑咐弟弟以後只談親情就好了。

我為中國人不平,為我在國內的親人們心痛──我們彼此可以通話卻不能暢所欲言。二零二零年的人類科技已經在關注外太空了,可是我的親人們卻被限制在一個狹小的模式裏。疫情的真相到底是甚麼?國人有知情權,也有問責權,但事實上連討論的權限都被剝奪了。悲哀啊。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