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操控輿論遭抵制 百姓發聲封不住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七日】(明慧記者紀珍妍、章明綜合報導)明慧網三月十日《武漢疫情:中共特別「透明」 誰能核實?》一文中披露:中共內部制定戰略,要把對武漢肺炎的視線拉向海外,(1)轉移國內人民的注意力;(2)藉機吹捧自己,吹噓自己的治理模式和治理疫情的能力(包括所謂的制度性優勢);(3)推卸責任,要把武漢肺炎的源頭嫁禍給美國,大力進行反美宣傳。中共的這些「戰略」,已經引起世人的警覺。而中共在國內不顧人民的生命安全,一切以維護其權力為重的做法已激起民憤。更多大陸民眾在覺醒。

武漢90後:我有義務為死者發聲

3月4日,新華社發文及視頻,公開喊叫「全世界應該感謝中國」、「美國欠中國一個道歉,世界欠中國一聲感謝」。這表明中共不僅禁止國內人民發聲,甚至也想禁止國際社會發聲。對此,人們是怎麼想、怎麼做的呢?

據美國之音報導,在武漢出生長大的中國90後屠龍(化名)說,一場武漢疫情徹底改變了他按照當局者意願做個順民的想法。

屠龍說,要不是自己會翻牆,要不是一些海外的朋友告訴他真相,此刻說不定他已經進了焚屍爐。

封城的日子裏,他反思了很多:「他們清理北京低端人口時,我跟自己說,我很努力,我不是低端人口,我不會被清理。他們在新疆搞勞改營時,我想我也不是少數民族,我也沒有宗教信仰,我也不會被清理;我很同情香港人的遭遇,但我覺得我也不會去上街,不會抗議,所以也跟我沒關係。這一次事情發生在我的家鄉,我周邊已經有很多人得了病,也有去世的,所以我沒有辦法再忍受下去了。」

「說實話,這件事情給我刺激最大的,真的不是疫情本身,而是人性的大考。」他感慨地說道。

屠龍說,「絕大多數中國人,包括我自己,並不無辜。因為我們縱容了他們作惡,當然還有更多人是跟他們一起做惡。」

他又說:「現在中國瀰漫著一種不尋常的樂觀氣息,我看到報導說,全世界欠中國一個道歉,甚至說甚麼沒有這次新冠肺炎。我都不知道中共這麼牛。現在,武漢還在犧牲,還在受苦,他們還跑出來說,哎呀,你看現在國外做得多麼不好,就是我們中共做得特別好。非常可怕!」

之前曾有朋友對他說:想要在中國生活下去,有兩點你要做到其一,兩個都做到是最好的──第一、丟掉自己的理智;第二、丟掉自己的良心。屠龍覺得,這兩樣,他都做不到。

他說:「這次事件我熬過去了,我幸運;熬不過去也是一種解脫,但是只要我熬過去了這件事情,作為武漢事件的倖存者,我這輩子有義務為死去的人發聲。 」

武漢肺炎疫情死傷真相點滴

截止到3月6日,武漢中心醫院有四名醫生因武漢肺炎去世,兩百多名醫護人員感染。

明慧網3月11日《武漢肺炎 大陸醫護死傷慘重》一文提醒大家說,「中國官方3月6日證實,目前湖北已有超過3000名醫護人員感染武漢肺炎。其中40%在醫院感染,60%在社區感染,均為湖北省醫護人員,也都不是傳染科醫生。支援湖北省的4萬多名醫護人員,到目前仍未拿出感染報告。鑑於中共撒謊成性、對信息控制成性,真實數字還有待知情人士挺身公布。」

早在2月初,英國著名流行病學家、倫敦帝國學院傳染病流行病學系主任尼爾﹒弗格森(Neil Ferguson)已經指出,根據模型估算,中共目前公布的確診數字僅為真實病例數的10%。

讓我們來看幾例在百姓努力下公布於世的信息:

例1、1月24日,孝感市湖北航天醫院的胡電波醫生公開的信息是,武漢10萬人感染髮熱。3月16日,中共宣布的全中國感染人數為81,020、死亡人數3,217。時隔6個星期,全國數字和武漢一個城市的數字相比,仍然倒掛15%。

例2:2月24日,湖北十堰,一位70歲的老人被發現家中身亡多日。家中有一個6歲的孫子,獨自守著爺爺的屍體。孩子說:爺爺不讓出門,說外邊有病毒。這個小男孩給死在廁所的爺爺蓋上了棉被,靠吃餅乾度過數日。──如果不是被人發現,他也許會悄無聲息地死去。

例3:進入3月,黑龍江省哈爾濱市有位門診醫生關注了幾個通過透視胸片可以直觀判斷為武漢肺炎的病人,後來跟蹤病例發現,因為怕數字上漲,已經不再做核酸檢測,而是按照一般肺炎治療(費用全部自理,目前隔離措施不詳);因為按照中共的說法,武漢肺炎確診、死人算數字,政府要負責;肺炎死人不算數字,政府和邪黨各級官員沒有任何責任。

例4:明慧網3月14日的一篇報導中提到,一名婦女從山東和家鄉武漢的親人通電話了解疫情。她在武漢的親人告訴她:他們附近有的一個村全部感染。政府不是採取方法救治,而是把整村封鎖。過幾天派幾個人去敲門。如果聽到裏邊有動靜,就走;如果聽到裏邊沒有動靜,就破門而入,安排車將死屍拉到外邊事先挖好的大坑裏直接掩埋。事先挖好的坑很大,就如「萬人坑」。

從這幾個例子看,有多少死傷在武漢肺炎中的百姓,沒有被中共記入官方確診和死亡數字呢?

曝中共掩蓋疫情真相 網民發揮創造力

2020年3月10日《人物》雜誌報導了對武漢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醫生的專訪。專訪說,12月30日中午,艾芬拿到一份不明肺炎病毒檢測報告。她把這份報告拍下來,在檢測報告上圈出「薩斯冠狀病毒」字樣,傳給醫學院的同學。隨後,這份報告傳播武漢醫生圈。《人物》專訪發表的當天,正逢中共黨魁習近平考察武漢。

為抹煞其隱瞞疫情以致釀成世界性疫情的罪責,中共宣傳部門緊急對該文全網刪除。同時,已經下載了這段專訪的中國網民,以各種方式在網上傳播該報導全文,並且翻譯成英語、法語、希伯來語、波斯語、摩爾斯電碼,精靈語(Elvish)和外星文(Klingon)混搭等近百種之多版本在互聯網上快速流傳,以示對中共信息控制的抗議。

一位用戶在微信上發帖說:「看到這些版本時,我首先是笑了,然後哭了。」

台灣作家廖信忠在微信上寫道,這個創造力的爆發是一個「黑暗喜劇」,希望新世代「可以無所顧忌地自由使用中文」。

香港大學審查專家傅景華(King-wa Fu)說,冠狀病毒的爆發震驚整個中國大陸,幾乎每個人都受到影響,也因此激起了網上抗議熱潮。「這次是整個中國」,他說,「就規模而言,這是我所見過的最大規模。」

《大國戰疫》是共產黨罪行的物證

疫情未了,哀鴻遍野。2020年2月26日中共新華社便開始推銷《大國戰「疫」》,吹捧習近平、為中共歌功頌德。很快,此事遭中國眾網友罵翻,被悄悄下架。

有網友抨擊:「中共作為禍主直接引爆並擴散了瘟疫,禍害了中國,禍害了全世界,就算剖腹都無法洗刷其罪惡,還有臉出書《大國戰疫》?!」

也有人質問:「醫院裏還有數不清的新冠肺炎病患者,幾千冤魂還在武漢上空鬱結,學生還不能上課,你們就開始舉辦盛大慶功宴了?慶功宴上血紅血紅的人血饅頭,你們下得了口嗎?」

也有不少網友提醒大家,「《大國戰疫》……將來都是這個荒唐時代的見證,以及共產黨罪行的物證。」

中共繼續撒謊稱疫情趨緩 中國記者挑戰中共

中共隱瞞疫情釀成世界災難,近日中共官媒卻大肆宣傳中國各地「疫情趨緩」的消息,激起許多中國媒體人公憤。他們罕見地群起反擊中國共產黨,通過各種渠道發布政府掩蓋疫情的內幕。

中共某家官媒記者王雅各(Jacob Wang音譯)告訴《紐約時報》,他最近看到網上流傳的報導說,武漢肺炎病毒發源地武漢市的生活越來越好,但他知道武漢仍然處於危機之中。

「人們在等死,對此我感到非常生氣。」他說,「我是一名記者,但我也是一個普通人。」

1月下旬,王雅各隨同一批中國記者在武漢封城前進入當地報導疫情。他們在酒店中建立臨時辦公室,穿戴上防護衣和護目鏡,冒險進入醫院病房採訪病人和醫生,並緊張地接受檢測。

親身面對死亡和絕望,王雅各說,「看到這些駭人的故事,你真的會在晚上無法入睡,感到非常沮喪。」

他記錄了中共當局抗疫失敗,並在社交媒體平台上發表。上個月他寫了一篇文章,指出在官僚主義失敗下,武漢病人正在尋求醫療服務中掙扎。

近日,中共官方對於疫情的錯誤導向,令王雅各這些中國記者憤怒,他們開始反擊,罕見地挑戰中國共產黨。

報導稱,他們正在發布令人震驚的內容,描述政府的掩蓋和醫療保健系統的失敗,不斷地呼籲新聞自由,利用社交媒體引起公眾關注不公義及虐待。

一家國營刊物記者黃先生(Tenney Huang)說:「每個人都處於被壓抑和委屈的狀態,自由表達是我們反擊的一種方式。」

黃先生已在武漢待了幾個星期,他說,隨著審查制度的日益猖獗,記者改成在社交媒體平台和其它工具繼續分享他們的報導。

「事實就像柴火。」他說,「堆的越多,當遇上火花時,燃燒的力道就越大。」

在北京的退休編輯李大同(Li Datong)說:「(中共)政府這次對言論自由的控制,直接傷害了普通百姓的利益和生活。每個人都知道,如果不說實話,就會發生這種大災難。」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