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打真相電話、營救同修中提高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四日】最近幾年來,我堅持出去用手機撥打的方式給有緣人講真相,辦事時碰見有緣人,也面對面講真相。從二零一八年秋天開始,我開始參與營救同修的項目。下面是在這兩方面的修煉心得。

一、在手機撥打的過程中提高心性

我堅持手機撥打講真相有好幾年了,每次電話講真相大約一個半小時,一般情況能勸退三~六人,有時退一~二人,偶爾也碰到沒有退的,我都不動心,以講清真相為目地,有時對方不明白真相就多次撥打。手機撥打中甚麼人都能碰到:感激的、讚揚的、罵人的、挖苦的、威脅的、要錢的、要舉報的等等,我記住時時向內找,在這個救人的過程中及時修去人心,用法來歸正自己,用更純淨的慈悲心去做好。

一次我撥打電話接通後,一位女士聽完我講真相,說她是黨員,我給她取個化名退黨,問她同意嗎?她只是含糊其辭的「嗯」了一聲。隨後她問我法輪功怎麼煉,她想了解,想學功。當時我心裏也有疑慮,心想煉功怎麼能在電話裏教的清楚呢?我發了一念,不管她是誰,都是要得救的眾生。我耐心的跟她介紹了一些法輪功的功法功理,希望她能自己上網下載大法資料。正說到此時,她得意的說:「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公安局的,正在上班,已經把你的電話錄音並定位了,而且已經通知你所在地的公安來抓你了。」我聽到後馬上正念否定,心裏也不怕,只覺的她太可憐了。我正告她:「你是定不到我的位的,我是修佛的。你千萬不要這樣做,對你不好。你知不知道迫害佛家弟子,罪業很大?你知不知道文化大革命那些被中共利用來破壞佛法、毀經破廟、迫害佛弟子的人,最後沒有一個有好下場,連子孫都會跟著遭殃的。法輪大法是佛法,千萬別參與迫害。」一番勸善肺腑之言,她明白的一面被喚醒了,她說之前已經通知對方出警,可能很快就會到了,讓我馬上離開。當時我想起師父經文中所講:「層次是由心性所決定的,也就是說使用功能時正念要強。心裏對邪惡的害怕或運用功能時心裏不穩、懷疑會不會起作用等不良心理,都會影響或干擾功能的作用。」[1]我心裏沒有害怕,只想誰聽到我講真相的錄音誰得救,然後平靜的離開。

後來我跟一位天目開著修的同修交流這次撥打電話的經歷,當我說出「你是定不到我的位的,我是修佛的」這句話時,她看到從我口中發出來是一種像功一樣的東西。她的所見使我對師尊講的這段法理有了更深的領悟,更堅定了正念。謝謝師尊的慈悲鼓勵和加持!

要做好手機撥打講真相項目也不容易。每天按部就班,有時也感覺像完成任務一樣,時間長了容易流於形式。而且隨著正法洪勢的推進,邪惡的力量雖然已經少之又少,但邪惡為了彌補力量的不足,表現的也越來越瘋狂。現在電話卡封卡、電話監控加劇,而且三退語音真相電話打了這麼多年,有些眾生多次聽過真相,有的一聽就掛電話,再打過去就被拉入黑名單。是甚麼障礙了眾生擺脫邪靈的捆綁?我悟到要改變這種不正確狀態,就要多學法,在學好法的基礎上,才能做好救度眾生的事,因為正念來自於法。每一個正法階段,大法對大法弟子的心性提高都有新的要求,我們必須跟上正法進程。

自從師尊《洪吟(五)》發表後,我們學法小組就開始集體背法,背完後,又背了一些短的經文。從法中我悟到要做好救人的事,就要用真心踏踏實實的去做,不浮於表面;同時多發正念,清除邪惡封卡,浪費大法資源的一切邪惡生命及因素,清除我所到之處另外空間干擾眾生得救的一切邪惡因素,讓監控設備不要參與迫害救人的大法弟子,監控對好人不起作用,呼喚眾生明白的一面清醒過來,珍惜師尊的慈悲,趕快明真相得救。同時我也注意結合國內外時事要聞,如香港等問題,從各個角度幫助眾生認清邪黨的本質,我在撥打真相電話項目中心性提高了,講真相的效果也隨之好上來。

二、配合整體,營救同修

二零一八年的某天,我們學法組的一位A同修在過安檢時,因帶了兩本大法書被查出後當即被非法送到派出所。晚上聽到這個消息後,我們小組幾個同修在一起交流後,第二天陪A同修家屬去派出所要人,A同修已被送到看守所。

A有三位親屬都修煉大法,家庭修煉環境很好,不修煉的家屬都支持大法。在營救A同修上大家心很齊。第一次去了六個家屬到派出所要人,派出所警察表現很邪惡,她女兒被五、六個警察按壓在地,頭髮被扯掉了一片;邪惡還造謠同修的先生襲警,以妨礙警察公務的罪名,把A的先生無端關進了拘留所,非法關押十天到除夕才放回。遭遇親人的被關押,自己去要人又被打被抓,A的家人心情很差。我們小組的同修一起交流、商量,一定要多關心難中的同修和她的家人。大年三十那天,她女兒去拘留所接他爸爸回家,同修們放下自家過年要操辦的事,先把A家裏衛生打掃乾淨,辦了年貨,買了鮮花。同修家人回家後,大家聚在一起吃年飯,當時心裏都是百感交集,湧動著牽掛,心酸、感動、理解,更多的是營救同修的正念。

A的弟弟經濟條件好,惡人也想通過這事敲詐一筆。我們知道後跟她弟弟交流,不能給邪惡送錢輸血,會縱容邪惡迫害好人的氣燄。他明白後就沒有送錢給邪惡。但畢竟是親人在牢獄中受苦,她弟弟又想通過其它渠道把姐姐要回來,認為我們通過正常法律渠道反迫害、營救走不通,當時給錢可能人就回來了。我們想找他溝通,去了幾次都不見人,他還給A找了一個常人律師,常人律師要同修儘快「轉化」回來,對我們的營救工作也不信任。

營救遇到了瓶頸,怎麼辦?法中告訴我們講真相是萬能的鑰匙啊,於是我們發正念徹底否定舊勢力的邪惡安排,同時給A的弟弟寫信,跟他交流為甚麼不能給邪惡送錢輸血,也講了不能破壞修煉人修行,古話說「寧動三江水,不動道人心」,我們是修佛的,你姐姐有師尊管不會有事的,很快就會回來。他弟弟看完信後說他明白了,信寫得不錯。後來聽他弟弟說,說找人也沒用,公安不敢拿錢了。

在營救同修的過程中,同修們都悟到我們營救的基點是以救度眾生為主,利用這種形式更廣泛深入的救度眾生。開始也不知如何做,在做的過程中,想到甚麼就做甚麼,只要我們心在法上,師父都加持我們把事情做的最好。大家組成發正念小組,幾乎每週都去黑窩近距離發正念加持被迫害同修。通知其它學法小組同修形成一個整體,共同發正念營救同修,解體邪惡。我們還跟A同修的家人一起去做徵簽講真相,我們準備了講真相資料,一份《國務院公報 》,一份《公安部認定的14個邪教組織》,還一份徵簽的文稿。從法律的角度講清真相,講清法輪功在中國完全是合法的。以前有個鄰居對大法不想了解,不想聽真相,以為法輪功參與政治。通過我們跟他講真相,他看了這兩份資料,認真的看了兩遍,在事實面前他明白了真相,按了手印和簽名,選擇了美好的未來。當然也有不認可的,當到了另一家門口時,看見大門開了,我們進去說明了來意後,主人馬上就不高興了,訓斥我們,不讓我們說。我們被趕出來。我們也沒灰心,繼續找有緣人講。在大院裏講了兩天,雖然三退退得不太多,有的之前已講過真相,做過三退的。在這個過程中,我們深刻體會到師父法裏講的雲遊那段法,不動心,擺正心態,一心想著利用這種方式讓更多的眾生明白真相,做出生命的選擇。

與此同時,我們按照師尊講的曝光邪惡,向當地講清真相的法理,持續不斷的上網曝光同修的被迫害。明慧網,大紀元,新唐人也相繼報導此事,有力的震懾了邪惡。有的同修負責請正義律師,為同修做無罪辯護;還有的同修寫真相信,寄到派出所、公安局,國保、信訪辦等相關單位,國保警察氣壞了,手中拿著一沓信對A同修的家人說,「這些信都是你們寄來,寄這麼多來。」海外的同修也及時配合打電話營救,有力的震懾了邪惡。派出所警察抱怨說電話都被你們打爆了。該案的辦案警察態度很惡劣,海外同修跟他講真相,他不但不聽,還破口大罵。海外同修把他告到國際追查組織,並通過短信正告他已立案了。操縱他的邪惡被清理了,同修再去找他,他也不敢那麼邪惡了。

A同修的妹妹突破怕心到派出所、國保、檢察院講真相,每次去同修們都配合的很好,有準備材料的,有發正念的,同修妹妹到各個地方講了真相,還手寫了一份真相信給檢察官。這封真相信真起了救度眾生的作用,檢察院三次退偵,最後無罪釋放同修,同修取保候審回來了。這麼多年來,在本市還是第一例,同修的女兒說:「希望迫害媽媽是最後一個,從媽媽開始,被迫害的同修也要陸陸續續回來。希望迫害不再發生了。」這是明白真相的世人多麼可貴的心聲啊!

在同修被非法關押的九個月裏,我們經常給牢獄中的A同修寫信,鼓勵她,加持她的正念。同修們裏外配合,形成一個整體,無論營救的過程遇到多少挫折,經歷多少激流險灘,我們始終堅定一念:A同修誰也動不了!就是無條件獲釋回家。案子絕對不能送到本市法院,徹底解體邪惡的非法判刑,徹底否定對A同修的非法審判程序。邪惡說了不算,全部交給師父安排!

在師父的看護下,我們一步步走過來,跪謝師尊用偉大的宇宙大法再造了大法弟子,將我們從私的禁錮中解脫出來,在做好三件事的過程中,將我們鍛造成為宇宙中無私無我的偉大生命!我知道自己跟做得好的同修相比還差得好遠。通過這次交流我會找出不足再精進,更加理性的做好三件事。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甚麼是功能〉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