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蘇共到中共

當人們反思歷史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二十三日】蘇聯解體之前也是亂象叢生:每年發生流血事件近二十萬起;維穩經費和國防經費基本持平;熱衷修建大型水利工程,造成史無前例的自然生態災難;貪污腐敗橫行;年輕人熱衷於當公務員;GDP不斷升高,國民生活水平不斷下降;蘇聯克格勃的監視、監聽無孔不入,人們對蘇共已經喪失信心。不僅如此,連特權階層也喪失信心,只不過為了保住他們的特權而維護統治。

勃列日涅夫:共產主義是哄老百姓聽的空話

美國記者赫德裏克﹒史密斯曾揭示,在蘇聯,國家上層和特權階層根本不相信共產主義,勃列日涅夫對自己的弟弟說過:「甚麼共產主義,這都是哄哄老百姓聽的空話。」

前蘇共書記戈爾巴喬夫上台後,鼓勵人們揭露歷史真相,以前的禁書得以出版,影射斯大林的電影《懺悔》在全國公映,以「填補空白點」為特色的「歷史熱」在蘇聯興起。史界和社會各界對內戰、新經濟政策、大清洗、工業化、集體化、飢荒、第二次世界大戰等重點領域補充了150多個歷史空白點。在真相面前,人們發現,蘇聯的現行教科書中充滿了謊言,一九八八年六月,羞愧使有關部門取消了那一學期的全國中小學歷史考試。

這些歷史真相使蘇聯人極為震撼,他們在從新反思歷史,從新認識蘇共的歷史。蘇聯解體之前有一千九百萬黨員,公開退黨的就有五百萬人。

一場旨在趕戈爾巴喬夫下台的軍事政變

蘇聯「八一九」政變前,提倡改革新思維的戈爾巴喬夫,儘管對斯大林的批判認識繼承了赫魯曉夫的觀點,但仍無意於解構國體,他極力想促成的是各加盟共和國與自治共和國的新聯盟條約,保持一個沒有中央集權的完整國家形態。但是戈爾巴喬夫與葉利欽等人的秘密會晤,被蘇聯克格勃竊聽,他們因在新聯盟裏找不到自己有利可圖的位置而擔憂和憤懣,密謀了一場旨在趕戈爾巴喬夫下台的軍事政變。

一九九一年八月十九日上午九點,數百輛裝甲車湧進莫斯科市中心,包圍了俄羅斯聯邦議會和政府大廈「白宮」。保守派們成立了八人的「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宣布接管國家全部權力,取消新聞自由。但是,「白宮」周圍迅速聚集了幾萬名葉利欽的支持者們,市民將坦克和裝甲車團團圍住,青年們與士兵對峙。

全國各地開始聲援支持葉利欽,空軍和海軍司令發表了「不用武力反對人民」的聲明,也做了不支持國家緊急狀態委員會的表態。第二天,克格勃的軍隊想強攻「白宮」,但是克格勃軍隊的軍官們猶豫了,這樣會導致裏面的警衛人員及俄羅斯領導人流血和死亡,「接下來將怎麼辦?」最後他們決定拒絕執行上面的命令,蘇軍不想再為共產黨擔負任何永遠都無法清洗的罪責,政變失敗。恢復自由的戈爾巴喬夫最終將蘇共解體。

很多黨員公開與共產黨決裂,人們在大街上焚燒黨員證。許多人呼籲對共產黨進行類似紐倫堡審判一樣的大審判。

中共因蘇共解體而指摘美國

中共一直把蘇共的解體解釋為「美國和平演變」的結果,戈爾巴喬夫在中共的字典裏仍是個「變節」的反面典型。認為蘇共解體的根本原因是共產黨「放鬆了黨的領導,放鬆了意識形態工作」。甚至,中共還在國內拋出輿論,認為蘇聯「竟無一人是男兒」,沒有阻止共產黨的垮台。

這種論調仍然是共產黨的自我解嘲和顛倒黑白的一貫洗腦術。蘇聯的百姓、官員都覺得這個政權不值得去挽回,這個政權早應該結束,軍隊也不想再為這個政權賣命去殘害百姓了,誰又能擋住歷史的車輪呢?

中國人心漸明:他們「向內隱瞞、向外抹黑」

中共和當時的蘇共一樣,一直在用謊言和暴力統治國家。在武漢肺炎中不斷地製造一個又一個謊言,但卻不斷地被清醒的民眾戳穿。

武漢封城後各級官員推卸責任,多位從事病毒研究的網民發文稱,早在十二月就做出了病毒基因測序,是一種類似SARS的病毒;國家衛健委為了推卸責任,在官網上發出一月十四日召開會議部署抗疫工作,諳熟互聯網的網民查到這篇文章是二月二十日才掛到網上的;當國內水軍攻擊美國抗疫時,也有公眾號發布美國抗疫的真實信息,稱美國的應變能力、政府與市場結合的做法,是其它國家抄不了的。張狂的謊言與默默的真相時時都在發生著較量。

中共隱瞞疫情釀成世界災難,近日中共官媒卻大肆宣傳中國各地「疫情趨緩」的消息,激起許多中國媒體人的公憤。他們罕見地群起反擊中國共產黨,通過各種渠道發布政府掩蓋疫情的內幕。

一面是人們對於中共隱瞞疫情的揭露,另一面,是對於境外疫情的抹黑,人們也不斷地給出真相。

中共某家官媒記者王雅各(Jacob Wang音譯)告訴《紐約時報》,「人們在等死,對此我感到非常生氣。」他說,「我是一名記者,但我也是一個普通人。」

他記錄了中共當局抗疫失敗,並在社交媒體平台上發表。上個月他寫了一篇文章,指出在官僚主義失敗下,武漢病人正在尋求醫療服務中掙扎。

近日,中共官方對於疫情的錯誤導向,令王雅各這些中國記者憤怒,他們開始反擊,罕見地挑戰中國共產黨。

報導稱,他們正在發布令人震驚的內容,描述政府的掩蓋和醫療保健系統的失敗,不斷地呼籲新聞自由,利用社交媒體引起公眾關注不公義及虐待。

一家國營刊物記者黃先生(Tenney Huang)說:「每個人都處於被壓抑和委屈的狀態,自由表達是我們反擊的一種方式。」

黃先生已在武漢待了幾個星期,他說,隨著審查制度的日益猖獗,記者改成在社交媒體平台和其它工具繼續分享他們的報導。

「事實就像柴火。」他說,「堆的越多,當遇上火花時,燃燒的力度就越大。」

中共灌水軍的造假操作

最近網上流傳這樣一段話:「日本疫情已經失控了,我從日本醫院的朋友那裏打聽到,每天無數人問診,但是沒有試劑檢測,只能把患者打發回家。日本老年人多,無數患者就自己死在家裏,沒有確診,就不算得病,所以日本才保持你們低的增長,太可怕了。我已經買好回國的機票,關鍵時刻還得集中力量辦大事呀!」

單獨看這段話,可能人們還會信以為真。但是,當網民們搜索到很多同樣的信息,只是把日本換成加拿大、澳洲、美國、瑞士等等,其他一個字都不差,人們就明白了,這無非是「(灌)水軍」的操作。

網民們把這些信息挖掘出來,公之於眾,將中共操縱輿論的拙劣曝光於天下,然而中共又出花招,說這幾個發送消息的人,自己註冊了公司,發這聳人聽聞的消息是為了流量。很多人卻不想再上當,他們認為,如果是中共主動公開的秘密,一定不是真相。

中共建政以來,灌輸「假惡鬥」,標榜「偉光正」,以假治國,以警治國,壓制輿論,不顧人民死活,卻讓人民感恩,這樣邪惡的政權難道不是禍國害民嗎?當人們明白真相,唾棄邪惡,遠離邪惡時,邪惡就沒有了立足之地,反而要被嚇跑了。如今已有3.5億中國人選擇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不與邪惡為伍,人心的覺醒必將使邪惡無處遁形。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