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美國爆發大規模疫情」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十五日】(明慧記者徐菁、章明報導)近期在網絡上傳播一份來自中共的《自媒體、公眾號、網評員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涉美宣傳指導綱要》(以下簡稱《綱要》)。綱要說,如果美國沒有爆發疫情,「就要著力宣傳病毒是美國對華人開展生物戰,但只能讓紅色自媒體去實施」;如果美國爆發大規模疫情,則煽動「美國政治體制不利於疫情防控,大力肯定中國的制度優越性」。

這份《綱要》,契合了明慧網三月十日《武漢疫情:中共特別「透明」 誰能核實》一文中披露的:中共內部制定戰略,要把武漢肺炎的戰場拉向海外,(1)轉移國內人民的注意力;(2)藉機吹捧自己,吹噓自己的治理模式和治理疫情的能力(包括所謂的制度性優勢);(3)推卸責任,要把武漢肺炎的源頭嫁禍給美國,大力進行反美宣傳。

這次還能牽著多少人的鼻子走?

疫情和復工使得大陸民憤高漲,為緩解危機,中共再行抵賴和耍流氓的看家手段。但是,這波造謠,他們還能繼續牽著多少中國人的鼻子走呢?

一位在海外多年的華人告訴記者:「中共的反美宣傳讓人寒心。疫情剛剛開始爆發的時候,我們到處買口罩給家人,或者國內的醫務人員捐贈;現在美國也有疫情,我們買不到口罩了,但得到甚麼了?竟然是來自中國的嘲笑、嫁禍和幸災樂禍。真寒心啊。本來不想入籍的,現在下定決心全家今年四月就去考試入美國籍了。」

台灣華人民主書院董事主席曾建元表示,中共謊稱武漢肺炎病毒源自於美國,這是非常荒唐的言論,這是中共典型的圍魏救趙、烏賊戰術。他表示,從流出的文件可以看到,中共竟然可以如此成熟的把各種問題預先模擬,這是因為掩蓋事實、操控媒體、操弄民意、影響輿論,這樣的操作對中共而言非常熟悉,因為中共本來就是傾盡國家之力在做這樣的謊言宣傳工作。

曾建元說,(現在)中共只是把過去對待人民的一貫伎倆,投射到美國去,企圖藉由外國紅媒的報導顛倒是非,在國際間製造有利於中共的言論,影響美國與自由世界的形像,再利用出口轉內銷的方式,加強對內宣傳,謊稱自己防疫的功績,並把疫情的責任都往美國與國際上推,目的在於維繫中共政權。

「連感冒都不可能零增長」

一位海外留學生對記者說:「我們私下都說,這次中國瘟疫死了的,就是相信政府的人。」

三月十日,湖北省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指揮部宣布「湖北除武漢外連續五天「零增長」。一位華人醫生說:「僅武漢市就是一千多萬人口,連感冒都不可能是『零』。這麼大面積嚴重瘟疫,湖北怎麼可能是『零』?!稍微有些常識的人都看得出這個謊言啊。」

曾有人說:「接受謊言的代價是甚麼?並非是把謊言誤認為是真相。真正危險的是,我們聽多了謊言,便不能再分辨出真相!」

中共在這場武漢肺炎疫情中的言行,還在牽著一些人的鼻子走,但也讓更多的華人、西方人開始清醒,看清中共本質,放棄幻想。特別是,越來越多的華人公開談論「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並互相交換三退的辦法,不想視而不見、與中共病毒為伍。



背景簡述:中共控制信息 導致全國爆發瘟疫

二零一九年底,武漢市突然發現「新型冠狀病毒」引起的肺炎。中共十二月底就知道情況嚴重,並從一月三日起就向美國通報了三十多次武漢肺炎疫情。中共內部,尤其中共軍隊、衛健委這些關鍵部門,也是早在去年年底就得知疫情是「不明肺炎」、有傳染性,並開始採取預防措施。

同時,中共卻一直刻意對中國老百姓隱瞞疫情信息,還稱疫情「可防可控」、沒有「人傳人」,致使絕大部份中國人直到一月二十日之前都被蒙在鼓裏。

一月二十日,中共才承認武漢肺炎「可以人傳人」。一月二十三日,武漢封城。

回顧中共承認疫情爆發之前的近兩個月中,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三十日,武漢市中心醫院急診科主任艾芬拍下一名不明原因肺炎病人的病毒檢測報告,並將其中「SARS冠狀病毒」字樣畫上紅圈,傳給自己的同學以及醫生群組,希望他們注意防範。

這報告影印件很快在醫生圈內廣為流傳,其中包括李文亮在內的八名醫生也轉發了這份報告影印件。後來的故事很多人已經知道了:十二月三十一日凌晨一點半,二零二零年一月一日當天,武漢市公安局查處八名醫護人員,稱其散布有關疫情謠言。中國官媒央視跟進,高調報導了此事。

這八名醫生遭到警方訓誡後,用書面形式承認自己「在互聯網上發表不屬實的言論」的「違法行為」、「嚴重的擾亂了社會秩序」。而艾芬在一月一日被醫院監察科通知第二天早上談話,「之後的約談,我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非常嚴厲的斥責。」稱她是作為專業人士在造謠。

一月十八日,武漢市政府為了黨的面子,在已掌握十多名醫護感染的消息、明知疫情人傳人的情況下,放任超大規模人員聚集。武漢市百步亭社區舉辦了40,000多個家庭參加、包含13,986道菜品的「第二十屆萬家宴」。萬家宴之後,百步亭社區出現集中發熱門棟的情況,瘟疫擴散。

關於此次病毒的源頭,說法很多,但國際國內聚焦最多的是武漢病毒研究所──中國華南唯一儲藏有SARS等多種冠狀病毒,並對冠狀病毒進行高度秘密研究的武漢BSL-4實驗室,簡稱P4實驗室。迄今為止國際上對此有理有據的專業分析和評論很多,在大陸民眾中知道這事的人也不少。

武漢病毒研究所因武漢肺炎一直陷在輿論的風暴眼中,其39歲所長王延軼及其院士丈夫舒紅兵一直是輿論焦點。有爆料稱,舒紅兵背後是中共前黨魁江澤民之子、前中科院副院長江綿恆操控的勢力強大的上海幫生物圈,而上海幫間接掌控中共的軍工生化武器地盤。

許多藏不住的事實讓人們看到,是中共對疫情信息的隱瞞,對此次新型冠狀病毒來源的隱瞞,致使武漢肺炎在全國迅猛蔓延,並禍及全球。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