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 中共防控的八大騙術

發表時間: 03/17 18:17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三月三日】中共在新冠肺炎防控中,仍然使用了其在歷史上屢試不爽的騙術。不過,越來越多的人看清了:它防控人和信息是主要的,勝於防疫。

騙術一:隱瞞疫情 維穩優先

早在2019年12月8日,武漢就出現第一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而武漢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等人在《柳葉刀》上發表論文指出,金銀潭醫院收治的首個感染者發病日期可以追溯至12月1日。

近日,大陸《財新網》重磅報導,早在12月底之前,武漢多家醫院已經把至少9例不明肺炎的樣本,送交給基因測序公司檢測,得出結論:發現了一種和SARS類似的冠狀病毒。此結果立刻上報給了衛健委和疾控系統。

蹊蹺的是,2020年1月初,湖北省衛健委、國家衛健委分別下達通知,要求停止進一步檢測,已有的病毒樣本一律銷毀,不得對外發表相關論文和數據。

12月31日,當地政府通報表示不會「人傳人」,來武漢的專家也表示「可防可控」。

1月6日至1月10日武漢市召開地方「兩會」,當局未作疫情通報;武漢大型聚集性活動仍在進行。

當1月20日中共防疫喉舌鐘南山在央視採訪中說新冠病毒存在人傳人的時候,返鄉潮已開啟,疫情從武漢向全國蔓延,感染人數到1月21日突增超過300人,不得不採取緊急措施。這距離疫情出現已有40多天。

17年前(2002年)的SARS也是,直到實在瞞不住時,中共才公開疫情。

17年後,2019年2020年之交,中共沒有任何變化,在生命與「維穩」之間,中共的大小官員眼中只有「維穩」。因為「穩定」關係到他們的烏紗帽,而萬民的性命則連數字都不算。

騙術二:死亡數字

武漢肺炎到底死了多少人?到現在都是一個無法清晰的數字。武漢殯儀部門回答:只有38%來自醫院,其他是從社區等處直接拉過來的。

很多患者無法得到核酸檢測就已經死亡,而中共為了壓低確診數字,甚至控制核酸測試試劑。

據武漢殯儀館人員反映,武漢火葬場以前是早晨工作4個小時就足夠了,而2020年1月下旬已24小時工作,是6倍數字,而且出現一爐多屍的情況。

一個人死了不是問題,幾十萬人死了也只是個數字,中共只看重它政權的存活。中共對於生命的漠視,由來已久,從三反、五反、三年大飢荒、文革、六四、迫害法輪功,難以計數的生靈被中共戕害。

騙術三:封鎖信息,扼殺輿情

疫情爆發初期有八人因稱「出現薩斯(SARS)」,被武漢市公安局以「散播不實消息」為由訓誡。而最後這八人被證實都是醫生。

隨後,不斷有人因發出疫情真相,而被中共國保威脅或拘留;多名去現場採訪報導的公民記者被失蹤、遭破門而入的綁架;大量公眾號、微博、微信等被封號。

控制不住病毒,就控制傳播真相的人。文革中,任何有微詞的人,二十年來,任何敢講出真相的法輪功學員,也都被批鬥、禁言、判刑、勞教等。

日前,遼寧省衛健委的內部文件,下令要求下級部門銷毀新冠肺炎疫情相關數據。

山東省疾控中心的全省統計日報表顯示,內部上報的「當日檢測標本陽性數」,即確診病例,是官方發布的新增確診病例的數倍,甚至數十倍。

騙術四:隱瞞信息 製造光鮮

疫情爆發初期,武漢市百步亭社區仍照辦4萬多個家庭的「萬家宴」──一場配合政府的表演秀,有居民申請取消萬家宴,無果。

隨後疫情在社區內爆發,百步亭被直接封閉,一天只給一個確診名額,該社區居民被中共拋棄了。

進入2月份,當疫情仍在擴大,病例和死亡數字還在不斷攀升,中共高層也承認拐點未到的情況下,中共為了保住政權不垮台,強推「大躍進」式的復工復產。官方媒體為此美化疫情數字曲線,營造不斷向好的假象。

北京、上海等地旅遊景點或市場出現高密度聚集的場面,就是看央視新聞聯播的結果。自2月10日中共強令復工後,北京、重慶、廣東、山東等地已發生14宗群聚感染事件。中共是在拿老百姓的命賭博,不知情的民眾以為瘟疫大勢已去,哪料想卻要付出慘痛的生命代價。

疫情嚴重的韓國,政府宣布補貼居家隔離人士;日本建立一項基金,補貼在家照顧停課子女的上班族;台灣政府撥款10億台幣補貼無薪假勞工,最長期限可達3個月。而在中國,無薪員工得不到政府補貼,返城的農民工,隔離費還得自己掏腰包。

騙術五:轉移視線 煽動民族主義情緒

釀成大疫之後,中共高層、衛健委、專家、地方官員相互推卸責任,內鬥激烈。近日,喉舌鐘南山又代黨推卸責任和嫁禍別國,稱「病源不一定來自中國」──中共又玩起了轉移民眾視線,嫁禍國外「反華勢力」,煽動民族主義「愛國」情緒的把戲。

騙術六:拒絕捐贈 貪污物資

很多公司和個人捐助武漢的急用物資,只有通過中國紅十字會才能送達。捐助本身是社會力量的互助自救,為甚麼還要國家壟斷?根本上是中共不希望民間的力量發展起來,哪怕是做公益服務。

中共對內控制,對外排斥。美國衛生及人文部部長阿紮爾透露,1 月6 日、27 日、28日,美方曾三次向中國提出派遣醫療小組救援,均被拒絕。

60 年代大飢荒時,對於蘇聯提出的糧食援助,毛澤東的回應是:「哪怕把全中國人都餓死也不要赫禿子的一粒糧食,中國黨和政府是有志氣的。」在人道援助面前,中共視人命如草芥,僅僅就為了自己的面子。

國難當頭,中共的官員們卻大發國難財。有民間捐贈的大批N95口罩積壓在武漢紅十字會,因為捐贈者無力支付6-8%手續費,就不把口罩發給醫院。各地互相攔截醫療物資的事件頻現。網上流傳著把捐助的新鮮蔬菜倒掉的視頻,網民評論:製造緊缺,才能賣高價配送菜。

騙術七:「舉國體制」、「中國速度」

中共對疫情帶來的生靈塗炭無感,且沒有一絲道歉,反而不遺餘力地吹噓數日建成火神山、雷神山醫院,展示所謂「舉國體制」的優勢,能集中力量辦大事,創造「中國速度」,並以此嘲笑他國。流氓成性的中共,一貫把喪事當喜事辦,把百姓的災難變成給自己慶功,這是多麼的厚顏無恥啊!

有人質問,封鎖信息導致瘟疫大流行,不正是中共「舉國體制」造成的嗎?

中共在防疫上錯過最佳時機,可是極權封堵倒很有「中國速度」。封城、封路、封村、封戶,極端強制隔離;大批逃離武漢的民眾在外省遭到圍堵、驅逐、抓捕,染病的人被用木板、三角鐵把門釘死;來武漢務工的外地人因封城被困,露宿街頭,靠撿食剩飯為生;沒有口罩的人上街被打倒在地、拉去遊街;弱智兒童因父親被隔離,活活餓死在家中;居民因長久囚禁而崩潰、因得不到救治而絕望,選擇了自殺……一幕幕人間慘劇、人道災難,在「舉國體制」下發生。

歷史上,中共集中力量辦了不少「大事」:1960年代的大躍進、人民公社化,造成數千萬人餓死;1966-1976年,舉全國之力製造了「文革」十年浩劫;1999年,中共黨魁江澤民集中力量辦的最大的事,就是迫害法輪功,導致數百萬人失去了最起碼的人權與尊嚴,甚至生命;今天,中共又向「人類命運共同體」成功輸出了前所未有的病毒。

騙術八:病毒為黨服務 炮製「暖新聞」和「正能量」

不出預料,中共會一如既往地宣傳、編造「抗疫故事」,用所謂的「暖新聞」「正能量」控制輿論,給國人洗腦,把這場國難塗抹成取得偉大勝利的又一個傳說。一場慘痛的瘟疫,又成了黨給自己貼金的道具,好像病毒不是來奪命的,而是來為黨服務的。

從1998年特大洪水,到汶川地震,直到這一次的武漢肺炎,每一次災難都成為中共「偉光正」的背景與陪襯,謊言大行其道,繼續綁架十幾億中國人。

從圍繞疫情的欺世謊言可以看出,中共系統製造和輸出謊言;善良、道德與這個流氓極權體制,有如冰火難融。只要中共存在一天,讓民眾替中共陪葬的悲劇就會一直上演。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