鑑古明今參考:如何啟迪今人渡過人禍(一)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六日】古今中外的幾次大瘟疫,能看出那些瘟疫一致地展現了「定時、定向、定地」的特徵。以人為鏡,可明得失;以史為鏡,可知興替。想要找到武漢瘟疫的起因和救治的根本,不妨參考歷史的智慧,洞徹大劫的因果,看看如何啟迪今人渡過劫難。

一、《推背圖》:「義言一出見英明」

中國從古至今,很多人信預言,預言中最信的是《推背圖》。


上圖:《推背圖》金批本第47像,義言對應今天。

從上圖看,很多解《推背圖》的人,都認為這一像預言的是中國未來的天子,猜測很多。其實,《推背圖》有多像講到這位未來的元首,前後至少有十四個特徵來鎖定他,這裏勸大家還是不要在這個謎語上用心,只看幾點也猜不准。「匹夫有責」,每個人都應該用心於「拯患救難」。

「一言為君」,君有多重含義,從君王,發展為君子,再成為敬稱。三國時曹操的《短歌行》裏就有「青青子衿,悠悠我心。但為君故,沉吟至今。」到民國時,君成為普通的互稱,男女皆可用,相當於您。那麼這勸諫的「一言」,就是上為君王,下為普通百姓,是給每一個人的。

「匹夫有責,一言為君」正指今天。而今武漢肺炎瘟疫迅速傳播,多少生靈受難?「拯患救難」,救民於水火,是責無旁貸的,這是每一個平民百姓(匹夫)的責任。怎麼救?甚麼樣的「一言」可救?

「義言一出見英明」,也在當今。甚麼是「義」?「義」的簡體字,看不出來,正體(繁體)字一目了然:「義」,我頭上有「羔羊」的授記!「羔」、「羊」兩字的下部已經深入頭裏,顯露在頭上的是「羔」、「羊」兩字相同的上部──當然,這只是文字的比喻。

有「羔羊」的授記,末劫不在劫中,瘟疫不侵,死劫不睏。原本在劫之人,得到「羔羊」的授記,也會轉危為安,就像劉伯溫預言的那樣渡過劫難,「人人喜笑,個個平安。」

那麼「羔羊」喻指誰?明確的答案在《聖經﹒啟示錄》中。

二、《聖經﹒啟示錄》:至聖「羔羊」,新宇之王。

「羔羊」在《聖經》中是最純潔的象徵,四次被用來讚美(不是稱謂)精神領袖耶穌,而在《啟示錄》中出現32次,指向未來新宇宙的主宰者,與宇宙主神、萬主之主、萬王之王是同義詞。猶太教稱之為彌賽亞,佛教稱之為彌勒,中國古代經典預言《馬前課》、《推背圖》稱之為聖人,就是古代傳說的末世的救世之主,當然也是創世主,因為只有創立者才能來救贖。

「羔羊」並非基督徒想像的耶穌重來,不要以為耶穌被殺過一次就是「羔羊」,「羔羊」在歷史上為眾生償罪被迫害、被殺過多次。同樣信仰上帝的猶太教也不認可耶穌是彌賽亞(所以猶太教徒才要害死耶穌)。耶穌還要崇拜上帝,上帝也只是宇宙中一個天國的主,而「羔羊」是新宇宙的主宰,萬主之主。

《啟示錄》展現了「羔羊」無上崇高的地位,頭上有他的授記,甚麼瘟疫、災難敢侵犯他們呢?即使瘟疫中在劫之人,如果得到了羔羊的授記,瘟疫不得撤走毒力、讓他康復呢?

那麼,羔羊是誰?如何證明?

三、時間和事件上,天象給出的精確印證

縱觀《啟示錄》所講:羔羊可不是一開始就行使他的權柄,他的弟子、信徒,要從各國各民族走出來,從「大患難中出來」的,有很多被迫害被殺,直到他們走上聖潔的殿堂……「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旦,是迷惑普天下的。……(那龍)將自己的權柄給了獸……那獸(迫害「羔羊」的弟子的惡首)得到一張誇大褻瀆的嘴巴……被授權可隨意行事42個月。那獸開口侮辱神、褻瀆他的名、他的居所和天人,它被准許攻擊神的子民,也被授權可轄制各部落、各民族、各國家和說各種語言的人。」這42個月,《啟示錄》另一處給了準確的時間:1260天。

也就是說:惡首在人間隨意迫害「羔羊」眾弟子,誹謗、辱罵「羔羊」42個月,不會有太大的天譴麻煩,但是滿了1260天,就不行了,天罰就要來了。

人間的第一次天譴,請參見2003年非典瘟疫爆發時的天象圖。

圖7:2003年天象圖,雙星犯氐應天譴,華夏大地虐非典。
上圖:2003年天象圖,雙星犯氐應天譴,華夏大地虐非典。

《史記﹒天官書》說:「氐為天根,主疫。」火星、金星,這兩顆最大的罰星(五行中另一個罰星是水星)犯入主瘟疫的氐宿,人間出現了非典大瘟疫。2003年1月1日,正是SARS剛開始感染醫務人員,被大陸醫界一線的權威認識的時刻:一種傳染性極強的新瘟疫來臨!1月2日,專家即趕往廣東河源市調查會診。

從這個時間點向前推1260天,是1999年7月20日那一天,中共的全部公、檢、法、軍隊、武警、特務,進入一級戰備狀態,開始鎮壓法輪功、迫害正法修煉群體。赤色恐怖籠罩了整個中國,這也正是法國著名的《諾查丹瑪斯大預言》中最著名的那篇應驗在人間:「1999年7月,恐怖大王將從天而落」。

如此,在時間上和事件上,天象以《啟示錄》線索,印證了迫害誹謗「羔羊」、迫害其弟子的時間1999年7月20日,事件,是中共無理鎮壓法輪功。

四、地點和人物上,天象給出的精確證明

《啟示錄》中獸被赤龍授予權柄,肆意迫害「羔羊」的聖徒42個月沒大礙──人間真是沒見惡首有大麻煩,但在其間的一個凶險天象下有小災。

圖8:2001年熒惑守尾、火星守天蠍座天象圖。
上圖:2001年熒惑守尾、火星守天蠍座天象圖。

網絡上誤傳很廣的2001年熒惑守心天象,上圖做出了糾正:2001年的天象是熒惑守尾宿,對應當時中共黨魁江澤民的一場天罰。換成西方天象文化背景,7月20日,火星的拐點──最凶險的時刻,正釘在象徵撒旦的大毒蠍子的一條腿上。也就是在那前後,江澤民腿得了怪病,怎麼也治不好,雖沒大礙卻很難受,據說派人到民間找高人治腿。

天人合一,在地點(中國)、人物(惡首江澤民)上,天象給出了的精確答案。

如此,在時間、地點、人物、事件這四個要素上,鎖定了《啟示錄》上赤龍、惡獸對「羔羊」弟子的迫害,對應人間的中共、惡首江澤民迫害法輪功,那麼隱喻的「羔羊」,謎底也就出來了。

五、劉伯溫預言的佐證

回首前文的《伯溫碑記》,最後的答案,瘟疫大難的解法,是一段謎語。

「七人一路走,引誘進了口」,是「真」字的古代寫法「眞」,上面像「七」字;最下面一撇一捺似「人」字;二字引誘進了口,「二」進「口」,是中間的「目」字;中下的豎折「∟」是一個「走之旁」的寫法,即是「一路走」。
「八王二十口」:是「善」字,上面是倒「八」字;下面是「王」字;再下面的「卄」代表「二十」,最下面是口。

「三點加一勾」:「勾」字的周邊部份,加一個「點」,是「刃」字。「勾」字的中間部份,加兩個「點」,如「心」字,二者合為「忍」。

謎底「真善忍」,還是指法輪功,法輪功信仰「真善忍」,按照「真善忍大法」修煉。

交互印證的謎底一出來,薩斯、武漢肺炎瘟疫的前因後果、救治的根本,也就豁然開朗。

(待續)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