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羅馬的三次大瘟疫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二日】

一、尼祿迫害基督徒,招瘟疫喪己命

公元54年,17歲的尼祿繼任古羅馬元首,他不僅枉殺大臣,還殺了生母、兄弟和兩任妻子。公元64年,尼祿為擴建皇宮,火燒羅馬城,把皇宮和阻礙皇宮擴建的、難以拆遷的居民房都燒掉了,然後嫁禍於基督徒,把基督教描繪成反社會的迷信邪教,煽動羅馬民眾加入迫害。大批基督徒被殺、被投入鬥獸場,在羅馬人的呼喊聲中,被猛獸撕裂⋯⋯尼祿還命令把基督徒與乾草捆在一起、排綁在花園中,作為夜間遊園會的火炬。

圖3:[法] 傑洛姆(Jean-Leon Gerome,1824-1904),《基督殉道者最後的祈禱》(公有領域)
圖3:[法] 傑洛姆(Jean-Leon Gerome,1824-1904),《基督殉道者最後的祈禱》(公有領域)

名畫《基督殉道者最後的祈禱》描述了羅馬帝國殘酷鎮壓基督教徒的情景:競技場周圍的柱子上,左邊是遭受火刑的基督徒,右邊是釘死在十字架上的基督徒,中間是一群即將被餵獅子的基督徒。

聽信謊言參與迫害基督徒的古羅馬人,很快遭到了報應。第二年爆發瘟疫(後人有學者認為是重症瘧疾)。又三年後,羅馬城暴動,尼祿在逃亡中自殺。

繼任的羅馬元首們仍然延續尼祿迫害基督徒的暴政,不相信迫害正教會給國家、給人民、給自己招來災禍,更不相信上天的警告,因此基督教一直被定為非法,那場時鬆時緊的迫害持續了近三百年。

二、「安東尼瘟疫」

其間,公元161年,奧勒留﹒安東尼(Marcus Aurelius Antoninus)成為羅馬皇帝。他在位期間,要在全國鏟除基督教徒,他下令把基督徒的家產判給告發者,利誘全國人告密。政府用種種酷刑,強迫基督徒放棄信仰,不放棄就被斬首或扔進鬥獸場被猛獸撕碎,還讓人觀摩取樂。

166年,一場大瘟疫降臨了,史稱「安東尼瘟疫」,該任羅馬皇帝的名字永遠和瘟疫綁在了一起。

當時的羅馬人民聽信謊言、追隨迫害,得到了一時之樂,可是,隨後的安東尼瘟疫肆虐16年。史書上的記載觸目驚心:「因無人埋葬而在街道上開裂、腐爛的屍體──腹部腫脹,大張著的嘴裏如洪流般噴出陣陣膿水,眼睛通紅,手則朝上高舉。屍體重疊著屍體,在角落裏、街道上、庭院的門廊裏以及教堂裏腐爛。在海上的薄霧裏,有船只因其罪惡的船員,遭到上帝憤怒的襲擊而變成了漂浮在浪濤之上的墳墓。四野滿是變白了的挺立著的穀物,根本無人收割貯藏,大群快要變成野生動物的綿羊、山羊、牛及豬,這些牲畜已然忘卻了曾經放牧他們的人的聲音……」[1]

橫跨亞、歐、非三大洲的古羅馬帝國的黃金時代,和數千萬人的生命,斷送在迫害正教的安東尼手中。安東尼本人與他的副手維魯斯和許多追隨他們迫害基督徒的人們同樣,喪命於瘟疫手中。

三、德休斯的迫害與大瘟疫

公元249年,德休斯(Decius)即位,為轉移危機,他發起對基督徒的空前迫害。他以法律的形式規定人人都必須去拜祭羅馬的神像和羅馬帝王像,沒有得到官方的祭拜證明的人就會被處死。因為基督教的教義不承認也不能祭拜別的神,大批基督徒為了信仰堅貞不屈,被處死。

次年,瘟疫降臨。德修斯即位兩年即戰死,而瘟疫猖獗了近二十年,奪去2500萬人的生命。在高峰期,羅馬城每天死5000人,軍隊戰鬥力大減。270年,繼任的克勞狄二世也被瘟疫吞噬。

四、為何大量羅馬人改信基督教?

大瘟疫中,信仰多神的古羅馬人無論怎麼虔誠地向他們崇拜的太陽神等諸神祈禱,都無濟於事。他們把患病的親人拖到門外或者拋屍街頭,唯恐被傳染,而被羅馬政府迫害的基督徒們卻走上街頭,照顧治療病人,向他們傳播福音、做禱告,或者幫助埋屍,為死者做一個相對體面的入葬儀式。

為甚麼基督徒們無懼瘟疫?因為他們知道:瘟疫與他們無關,他們的正信在保護他們。而民眾是謊言的受害者,陷入極大的危險之中。基督徒們相信自己的善行能夠擊破謊言,自己所傳播的福音能夠拯救謊言受害者的靈魂。

古羅馬人震撼於基督徒們至善的神性,同時也震撼於事實──如果基督徒也像他們一樣在瘟疫面前大量死亡,和他們沒甚麼兩樣,古羅馬人會繼續嘲弄這群人的迷信愚昧的。所以,這段歷史背後的真相,就是瘟疫面前,基督徒的神奇的低死亡率──那時的聖徒,真能使瘟疫遠離。從那時起,大量古羅馬人開始改信基督教。

五、加列留斯促使迫害迴光返照

戴克里先繼位後,開始對基督徒還算寬容。但是303年前後,在其副手(女婿)加列留斯(Galerius)的蠱惑下,瘋狂迫害基督徒。他們拆盡基督教堂,大肆焚毀基督教的經卷書籍,沒收財產,在軍隊和政府中清除基督信徒,甚至囚禁、折磨,不放棄信仰就處死。

但是,此時正信已經深入人心,包括戴克里先的妻子和一些侍從都是基督徒。政府的謊言和強權不得人心,迫害多被暗中抵制。兩年後,戴克里先因健康問題退位,繼任的加列留斯把迫害推向高潮,但是加列留斯不久就得了怪病。

史學家記載:加列留斯遭受的病痛殘酷的折磨,正如他的殘酷統治一樣,他的下體出現了感染化膿的症狀,後來長出巨大的腫瘤,蛆蟲從裏至外吞食著他,他簡直已經腐爛,而劇烈的痛苦也讓他變得沒了人樣。醫生們束手無策。有些醫生在給他看病時因實在忍受不了惡臭而轉過臉去嘔吐。這下子可激怒了暴君,他把這些醫生都殺了。到了最後,加列留斯的身體完全走了形,看上去就是一個大腫包。他的上身變得乾巴巴的,皮包著骨頭,而他的下身腫的就像一個布丁,雙腳也變了形。

311年,加列留斯被慘烈的病痛折磨了一年之後,終於醒悟。他呼喊著上帝真心懺悔了。他在病床上發布詔書,在他的東羅馬轄區內取消了對基督徒的禁令、停止了所有對基督徒的迫害,並皈依了基督教。幾天後,加列留斯如釋重負,輕鬆離世。

兩年之後,313年,篤信基督教的君士坦丁和李錫尼(Licinianus)一起頒布了米蘭敕令,給基督教平反。但這只是個人的功德和輝煌,無法抵償古羅馬帝國三百來年迫害基督教的罪惡。君士坦丁大帝之後,龐大的古羅馬帝國分裂了,後來雖然又被熱衷於基督教的皇帝狄奧多西短暫統一,但還是不可逆轉地走上了分裂和滅亡之路。

古羅馬政府持續迫害信仰、迫害修行者,得到了甚麼?三次大瘟疫,先後約6000萬人死亡。而基督徒面臨死亡還為無知的施害者祈禱,他們在艱難中崛起,走向世人普遍敬神信神的一個全盛時期。

歷史的車輪在向前推動,現在的基督教已經和當年不一樣了。在當下的神州,神的故鄉,希望的路在哪裏,這是值得我們都深思的問題。

[1] 葉金,《人類瘟疫報告:非常時刻的人類生存之戰》,海峽文藝出版社頁,2003年第一版。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