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是怎麼變成大事的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十四日】大年前,發生了這麼一件事。我到一同修家去,發現那個機器所用的墨水與機器本身型號不符,就把這個情況反映給了協調人,當時協調人就說叫我去買,我心裏很不樂意,就說:「人家向你反映情況,你都是這麼處理的嗎?不是有買墨水的(同修)嗎?你這樣,誰還會給你提意見,我不買,你找別人買去。」當時協調人也不是很高興,就隨口說了「離了誰都能過」這樣的話。

後來,我到另一同修那去,她也和我提起這事,並說沒找到原先那個買墨水的(同修),嘴上雖沒說叫我去買,實際上也是那麼想的,我當時的態度還是那樣:不管。

事情就這樣拖著,墨水依然沒人買,其中有個同修還以沒墨水為由,不敢幹活(即打印真相資料),小事變大了。

後來,我上Z同修那修機器,提起這事時,還是不平衡的:「不知道我是幹甚麼的嗎?甚麼事都往我這推,光讓我替你們著想,你們想過我嗎?」而且對買墨水的人心裏生出了怨:不負責任,買個墨水都買不到,這麼點事都辦不到等等。

同修聽完後,她說:「如果我們每個人都是這樣處理問題的,都往外推。誰最難?師父最難。」我覺的同修很智慧,她並沒像其他人那樣直截了當,而是用善的方式點醒了我,讓我站在一個更高的基點上看問題,一句話驚醒夢中人。

過後一想也是,我是可以往外推,理由也很充份。可是事情還得有人做,你不做,師父就得安排別人做,那不等於是我給師父添亂了。我想起了師父的詩句:「閉目入鼾斷心煩 醒來萬事操不完 天地難阻正法路 只是弟子人心攔」[1]。師父操心的事太多了,我這還被人心攔著不願去配合,給師父添麻煩了,我對不起師父。

其實呢,這件事並不大,可是被我的執著心人為的放大了、擴大了。過程中,暴露了我的私心、不配合的心、不善的心、埋怨心、安逸心、憤憤不平的心等執著心。如果這件事我當時就應承並去做了,並沒有後面的這樣那樣的話,也不會拖延至今墨水還沒買到。

師父說:「我們大法弟子之間也不能不慈悲。你們是同門弟子,大家都在為宇宙正法在盡心盡力,所以互相之間要配合好,不要過份的用常人心來看待問題,互相之間帶著常人心產生一些不應該發生的矛盾與爭論。這些事情都應該有大法弟子寬容、善良、祥和的表現,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我們不講甚麼常人的團結,那是一種強求的表面形式,你們是修煉者,你們有更高的境界。」[2]

只要我主動去配合,不分你我,站在為他的角度上,問題很快就能解決。在此真誠的和經歷此件事的同修道歉,也感謝同修站在法的基點上幫助我。

師父說:「可是大家在這麼多年的修煉中,風風雨雨的一路走過來,有很多人走的是真不好,不斷的犯著各種各樣的錯誤,甚至於習以為常,也不當回事了;魔難來了都不知道問題出在哪了,習慣了,覺的都是小事。修煉哪,甚麼叫無漏啊?沒有小事。」[3]

如果我們每個人在處理問題的時候都能想到法,想到是師父的安排,你還不去做嗎?你還會把那個事當小事嗎?你還會和師父「討價還價」嗎?因為我們現在做的任何事情是給將來人做參照的,所以只有配合、只有實修、只有為她、只有精進,才是正途,也只有這樣,才能給未來留下光輝的見證。

一點粗淺認識,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麻煩〉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華盛頓DC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