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為我消業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十三日】我今年六十九歲。我現在身體表面能看見的這些業力(常人叫病)是從娘胎裏帶下來的。是怎麼造成的呢?還要從頭說起。

一九五零年冬天,我母親是地區婦救會主任。一天,已懷孕七個月的母親接到上級緊急通知去某鄉送信,途中要趟河才能過去。她環視周圍,附近沒村莊,很荒涼,既沒橋,也沒船,這怎麼過?她只想著完成任務,沒多想就趟河過去了,水深到她胸口。回來她又趟一次,凍的她不會說話了。

這時日頭已落山,母親走著走著肚子痛。那時母親二十三歲,懷頭一胎,害怕生在野外沒人知道,她捂著肚子貓著腰奮力往回趕。好不容易到了醫院門口,她扶著牆剛鬆了口氣,就頭昏眼花甚麼都不知道了。

母親醒來時發現自己躺在病房裏,醫務人員告訴她已脫險。母親從胸口往下全是些粗細不等勾勾彎彎一堆一堆的青血管直到兩腳,醫生叫靜脈曲張。

在那麼惡劣的環境刺激下,致使胎兒早產。母親在十二天後生下我。我剛生下來時除了頭能看清楚,脖子往下都是彎彎曲曲蚯蚓一樣的青血管,看不見皮色。醫務人員及母親的同事們都說:「這個孩子活不成。」母親也這麼認為。但誰也沒想到我命這麼大。

修煉大法十年後的二零一八年七月份,我無意中發現大腿根兒下邊那些青蟲子一樣的血管開始往下移動了,而且是兩腿同時進行。過了幾天,妻子發現我腿上那些彎彎曲曲的血管移動到膝蓋稍往下一點,聚的一堆一堆的,之前都像些亂線頭的樣子,亂七八糟一大撮一小撮的,年前就移動到小腿肚以下,腳脖以上,到腳面了,看上去就像結了糊疤那樣,過一段時間後就爆開了。

我淚水止不住往下流,我明白是師父在幫我把業力往外推。因為師父講過:「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1]師父明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因為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功法,都是師父在做。

到目前,我整個身體各個部位都在清理中,就連眼皮上、耳朵上、嘴唇稍往上一點都是小紅疙瘩,幾天後就沒了,過幾天又出來一些,上半身像小米粒,然後就爆皮,過幾天再那樣,手指腳趾都在淨化。

在清理身體這個過程中,我沒痛苦、不難受,我該幹甚麼還幹甚麼,三件事照樣做,一樣不落。特別是講真相救人除了下雨天或大風天外,天天出去講真相救人,發送明慧掛曆、台曆、《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真相資料等該做的都去做。

師父對弟子的關心愛護無微不至。我深深體會到師父在給弟子從裏到外清理身體,往外推業力,一層一層往外推,隔幾天推出一層,隔幾天推出一層。直到把我出生帶來的,還有生生世世的業力全部在往外推。

我這個人業力這麼大(病多病重),骨頭都是一塊塊黑的,要不是師父管我早就不在人世了。開始修煉後我才明白一次又一次的魔難都沒奪走我的生命,原來師父早就管我了,我是為得這個法來的。

我快七十歲了,比年輕時還健康,自修煉以來沒吃過一粒藥,甚麼毛病也沒有,在法輪大法這片淨土上修煉不但身體好了,自己的道德境界提高了,心靈得到了淨化,按「真、善、忍」的修煉原則做好人,天天都沐浴在法輪大法的佛光裏,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2]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一章 概論〉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