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 「重症肌無力」痊癒

感恩師尊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二月十日】我是一名退休女教師,今年八十二歲,現在身體很好,無病一身輕,住五樓無電梯,經常上下樓,不覺費力,臉上皺紋很少,別人見了我,說我不過六、七十歲。有人問我,你身體這麼健康,是否有甚麼妙方?我告訴他(她)我因為修煉了法輪功,身體才這麼健康的,是大法師父救了我的命。

這還得從二十多年前說起,一九九五年那年剛退休,身體徹底垮了,患上一種過去我從沒聽說的一種病,全身各部器官衰退,眼睛看東西都是雙的,手抬不起來,腿走路無力,說話不清、飲食減退、呼吸困難等症狀。經縣、市有名醫院全面檢查,也沒查出甚麼病,又到省醫院檢查,省醫院檢查結果確診為「重症肌無力」,但省醫院沒有特效方法治療,又去北京301醫院檢查後,也說沒方法治這個病,說讓我回家找偏方維持吧!

家人不想讓我回家等死,我也不想死,又去北京宣武醫院通過關係住上醫院,花去幾萬元的治療費,病情有些緩解,就在九五年年底出院回家了。那時孩子把壽衣都給準備好了。

大夫告訴我,這個病不會根除,終身不能斷藥,即便如此,說不定哪一天病又復發就……當時同我住在同一監護室的那兩個病人和我得的是同樣的病,沒等我出監護室,那兩個病人都死了。我出院不到半年,病又復發了。又去北京複查,拿了藥回來,不到一月,藥用完了,病又復發了。那時我的心都碎了,感覺隨時就會死去。

當時我在北京住院時,我姐也去北京看我。她回家後,看到她周圍的鄰居有得癌症的,有得嚴重心臟病的,有得偏癱的等各種病人,修煉法輪功不長時間,病都好了,特別是我們那個老鄉,原來有嚴重心臟病,他只看了一遍《轉法輪》,還沒有開始煉功呢,病就好了。他不放心,到醫院檢查,大夫說;根本看不出心臟得過病。他孩子不相信,又換一個醫院去查,結果還是如此。難道這不是奇蹟嗎?

我姐親眼目睹法輪功的神奇,等我出院後不長時間,就給我打電話,並給我介紹這個功法如何好,也叫我去煉法輪功。由於我幾十年受無神論和黨文化的洗腦,受毒害很深,對那些接觸不到的、課本上沒學到的,一時接受不了,所以對我姐電話裏給我講的那些,根本就沒放在心上,所以也沒有馬上去學。

因為在縣城買不到我用的藥,就在九六年九月由我女兒陪我去姐那裏買藥,到那裏,我姐給我一本《轉法輪》,我看了一遍,又聽了一遍師父的濟南講法錄音,我被法輪功的法理折服,當時我決定要學煉這個功法,就這樣,我走入了修煉的門。那時我姐也是剛剛開始煉這個功,我和我姐每天到公園門口去學功。大約一週後,等我把五套功法基本學會,我帶著師父的教功錄像帶和幾本經文就回來了。

回家後,又傳給周圍鄰居學煉。剛開始煉功,對師父的講法中的法理還沒有讀明白,悟性上不來,還是一邊吃著藥,一邊煉著功。當年除夕的那天,我剛吃完藥,就感到頭暈、嘔吐,我就問了修煉早的同修(親戚),她沒說甚麼,給我舉了許多例子說:我們這裏誰誰、誰誰因煉功病好了,不用吃藥了等等。她說:「這是好事,師父管你了,這可能是師父對你的點悟。但吃不吃藥還得你自己決定,誰也做不了你的主。」我一想,不吃了,隨它的便吧!從那時起我徹底把藥停了,把沒吃完的藥都扔了。

可是停藥後大約有一週左右,好像病又復發了。由於學法煉功時間不長,思想還沒有完全明白法理,對師父進一步的考驗那時悟不出來。於是,我就堅持學法、學法,對照大法,才明白這不是病,這是在消業。師父講:「因為人在以前做過壞事而產生的業力才造成有病或者魔難。遭罪就是在還業債」[1]。心裏就想:我堅持學法、煉功吧!啥也不想了。

就這樣堅持著,有時晚上心亂,睡不著覺,就起來背法。有時煉功手抬不起來,不能煉動功,別人煉動功,我就在那裏煉靜功。這樣不到一週時間,我能堅持煉動功了,這時我信心倍增。對學法、煉功更堅定了。那時也有親戚鄰居勸我說:你得這麼大的病不吃藥,能行嗎?我說:幾家有名的醫院都沒有把我的病治好,我煉法輪功,沒花一分錢,不長時間,身體竟恢復的這麼好,這不是奇蹟嗎?你說我能放棄嗎?

到現在,我修煉法輪功二十三年了,我沒有吃過一粒藥,沒打過一次針,身體很好,根本看不出來我像八十多歲的人。由於經常學法,大法的法理充實著我,身體得到了淨化,心靈得到了提升。這是有目共睹的,這是眾所周知的事實。從我身上確確實實證實了大法的神奇。

我從心底感恩師父的慈悲苦度,感恩師父為我承受了很多,感恩師父把我從地獄裏撈出洗淨,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