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一個同化法的生命

|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我走進大法修煉已有二十二年,在不斷的學法中,我悟到:同化法,兌現下世前的誓約,是生命來世的宿願。因此,在這麼多年的修煉中,我一直重視自己去同化法。

一、讓生命同化法

剛得法時,我只是從感性上認識到大法好,認為學法輪功不僅可以達到無病一身輕,還能提升人的思想境界,從而符合了自己做好人的願望。因此,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學法、煉功只是走形式,每天像是完成任務一樣,長期停留在做好人的層次上徘徊不前。

二零一二年,我再次被綁架關進洗腦班迫害,我明確表示不會寫所謂的「三書」。後來,他們讓我寫為甚麼要煉法輪功,以及如何做個遵紀守法的好公民?我想,這是講真相的機會,於是就寫了。

走出洗腦班的當晚,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我正走在一條大道上,突然看見道邊有幾個人,要求行人測體溫。心想,測體溫不會有甚麼的,只能證明我身體好,就走了過去。測完體溫後,恍然間發現自己腳心有個小污點,用手去擦,可怎麼也擦不掉。一急,就醒了。醒來後,百思不得其解。

一天煉功時,腦中出現了一段師父的講法:「無論在任何環境都不要配合邪惡的要求、命令和指使。」[1]這時我才如夢方醒,由於法理不清,配合了邪惡洗腦班的要求,還覺的自己是在證實法。我痛悔不已,立即寫了嚴正聲明發往明慧網,聲明自己在洗腦班所寫、所做的一切作廢。就在按回車鍵發送時,腦海中閃現出「百分之百」幾個字。我瞬間明白,是師父點化弟子:要百分之百信師信法。

痛定思痛,如何才能做到金剛不動呢?師父講:「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2]於是,我決定背法。

剛背法時覺的很難,思想業干擾很大,往往背不了幾頁,就放棄了。可是,每當明慧網刊出同修們有關背法的交流文章時,特別是看到那些七、八十歲的老同修都在堅持背法,心中又產生了背法的願望。就這樣,斷斷續續,差不多用了近三年的時間,我才背完了第一遍《轉法輪》。

俗話說,萬事開頭難。時隔不久,當我又開始背第二遍時,比第一次狀態好了很多,雖然還是一句一句的背,但越背越順,越背越想背。在整個背法當中,我始終都能感受到師父的加持,對大法的理解,也從感性認識逐步昇華到理性認識,好像是深處那個「我」甦醒了,因感到此時自己才真正明白了甚麼是大法弟子,以及大法弟子為甚麼要做好三件事。過去是「我要救眾生」,現在是「眾生必須要得救」,從「為我」變成了「為他」,有了根本上的轉變。

我背法不求速度,不設目標,每天儘量多背,讓自己儘量時時溶於法中。現在,我在背第四遍《轉法輪》中的第五講。第四遍背法,與第三遍略有不同,仍然是一段一段的背,但背熟後再默寫一遍,然後逐字逐句的核對,確保標點符號都準確無誤。由於採用默寫的辦法,不僅加深了記憶,對法的內涵也有了更深的理解。一天,背到了這一段法:「我們作為一個煉功人,矛盾會突然產生。怎麼辦?你平時總是保持一顆慈悲的心,一個祥和的心態,遇到問題就會做好,因為它有緩衝餘地。你老是慈悲的,與人為善的,做甚麼事情總是考慮別人,每遇到問題時首先想,這件事情對別人能不能承受的了,對別人有沒有傷害,這就不會出現問題。所以你煉功要按高標準、更高標準來要求自己。」[3]開始只認識到在矛盾中如何做個好人,但在默寫的過程中,我感受到一種洪大的慈悲,這種力量是巨大的,可以使一切阻礙生命同化法的因素消失殆盡。

寫到此,淚水禁不住再一次流了下來:是師父用那巨大而又溫暖的手,牽著弟子穩步前行,師父用無量的慈悲鋪就弟子回家的路。我體會到,修煉中只要是主動的同化法,這種慈悲的力量就會不斷的注入到生命的微觀中,使之昇華,直至圓滿。

二、向內找 要真修、實修

師父在法中開示:「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3]「不知道高層次中的法就沒有法修;沒有向內去修,不修煉心性不長功。」[3]

修煉之初由於學法少,不懂得向內修,遇事總是向外看;漸漸的明白了修煉要向內找,但只限於看到和找出了自己的某一顆心,卻沒有真正的修去那顆心。因此,在修煉中在同一個問題上會一個跟頭接一個跟頭的摔,使自己長期處於魔難中而不能自拔。自從背法後,我的修煉狀態發生了巨大的變化,也真正的學會了向內找,會真修、實修了。

過去,一直認為自己利益心很淡,用同修的話說我這個人「可能甚麼心都有,就是沒有利益心。」因為我在常人中就是個樂善好施的人,修煉後更是如此,所以總以為利益心與自己不沾邊。其實,這是法理不清的表現,把利益心片面的理解為對財、物的取捨。

一次,我去食品店購物。回家後,發現店員並沒有按會員價給我打折,多收了幾十元錢。聯想到之前也發生過幾次類似的事情,心裏就翻騰開了:會員卡是他們動員我買的,如今我卻用不上,不給我打折,這不是坑人嗎?轉念又一想,何必計較呢?不正好去自己的利益心嗎?過了兩天,心又開始動了:她們有意這樣做是要失德的,修煉不是為他嗎?我得去找她們。去了之後,店員二話沒說,就補給我一些食品。走出店門後,心裏卻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

幾天後,我去一家店買水果,經老闆推薦,選購了一款價格不菲的水果,回去後發現水果並不新鮮,有些還是爛的。這一次,我沒有去找那個店老闆,而是換了一家店,從新又買了一些同樣的水果。原以為事情就這麼過去了,可是在接下來的日子裏,我無論到哪兒去買水果,都出現了同樣的情況:價高質次。我心裏納悶:自己買水果從來不挑,不揀,也不還價,為甚麼會如此呢?

師父在法中所講:「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3]正在這時,母親因為家裏電錶頻頻跳閘,不斷的衝我抱怨。我想可能是電線老化了,畢竟房子裝修已有二十多年了,便打電話請人上門做電路檢測並更換了電錶箱和空調線。一天,氣溫並不高,母親卻早早的打開了空調。我看著母親,嘴上沒說甚麼,心卻一沉:「白費電!」沒過多久,電錶又跳閘了。

合上電閘後,我滿腹疑慮:該換的都換了,怎麼還出問題呢?是不是沒給修好啊?這時,隱隱的感覺有個聲音在對我說:自己修心,不由得一震,這不是師父在點化弟子要向內修嗎?

靜下心來,細細梳理自己的思緒,剛才發生的一切歷歷在目,「白費電」幾個字越發清晰。我忽然悟到,怨母親白費電,這不就是利益心嗎?回想這一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其實很多都是自己的利益心所致:因為有貪便宜的心,所以被動員時才會買會員卡;因為患得患失,補回食品後,心裏卻不是滋味;自己買水果,雖不挑、不揀、不還價,但別人給的水果不好時,不是「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當中吃虧」[3]嗎?沒有坦然放下利益心,而是另闢蹊徑,避免再次吃虧。這哪是利益心很淡,分明是利益心被埋藏的很深。

找到利益心後,我決心去掉它。在不斷的實修過程中,我認識到利益心背後是一顆執著自我的私心,它與人的很多心有關。諸如怨恨心、爭鬥心、妒嫉心,都是因為利益(這種利益包括物質和精神兩方面)被他人侵佔或自己得不到時,心裏不平衡,才會去爭,去妒嫉,去怨恨,顯示心、虛榮心、求名心等等也是一樣,背後都隱藏著對利益的追求。甚至於同修之間過分的清算財物,也是一顆利益心──唯恐自己佔便宜而失德嘛。因此,在修去利益心的同時,也要注重修去人的各種心。跳出人的觀念,方能走向神。

三、站在眾生的角度慈悲救人

師父明示:「大法弟子已經成為眾生得救的僅有的唯一希望」[4],我悟到,大法弟子肩負著巨大的歷史使命,在修好自己的同時,必須救度更多的眾生。

年初,當得知武漢爆發肺炎時,我也只是偶爾通過打電話拜年、購物等形式告訴世人:記住九字吉言。隨著各地封城、封小區的加劇,我意識到了救人的緊迫,決定在做好原有項目的基礎上,走出去面對面講真相。

大疫突然來襲,使世人一時不知所措,慌亂中紛紛採取了強制隔離的方式,人與人之間,唯恐避之不及。我尋思,在這種情況下,與其和陌生人講真相,不如先與熟人講。因為很多人都知道我煉功,這些年他們也多多少少聽我講過真相,再講也容易接受。我的做法是,通過電話約定見面,或上門,或在戶外某個地方碰頭,一般時間不長。主要講人類為甚麼會招致瘟疫,以及「三退」、念九字真言為何就能驅瘟避疫,然後把裝有翻牆軟件、短網址、真相資料的優盤和護身符送給他們並請他們帶回家傳給親朋好友。對於不方便聯繫的親友,也請他們提供聯繫方式,以便傳遞真相,收到了較好的效果。

隨著疫情有所緩解,人們也漸漸的從封閉環境中走出來。一天,同學打電話給我,說某某從外地回來了,大家小聚一下。我如約而至,發現其中一位佛教徒並不是我們的同學。期間,我與她聊了很多話題,她還主動問我怎麼雙盤。午飯後,她把從廟裏帶來的香蕉拿出來給大家吃,我擺擺手,示意不吃。臨別時,她又送給每人一個蘋果。我對她說,我家供大法師父,也有供果,但你的善意我收下了,這個蘋果帶回去給媽媽吃,她說謝謝。在回家的路上,我們又交談了一會兒。她告訴我,有很多預言都講到了人類末劫有大難。我說不用怕,善良的人不會遭難。

幾天後,某同學要回去了,大家再次小聚。一見面,我就把從網上下載的一些預言送給那位佛教徒,並告訴她:六百年前劉伯溫就在預言中指明了解救人類的法寶:「七人一路走,引誘進了口,三點加一勾,八王二十口。」她問我是甚麼意思?我說就是「真、善、忍」三個字,她點點頭。我問她,你真信有神嗎?她說:「信啊!」我說:人們在入黨、團、隊的時候,都要宣誓為共產主義奮鬥終生,可是共產主義是宣揚無神論的,你得聲明退出。她問我,是不是要發願?我說,是。她立即舉起手:「某某退團。」說完,衝我一笑。

我發現,在講真相過程中,只要站在對方的角度,心慈念善,多數人都能愉快的接受並選擇「三退」。例如,在一次同事聚會中,我與身邊幾位同事講明真相後,對他們說:「退黨」用OK表示;「退團」做V手勢;「退隊」伸拇指,其中一人隨即做出了OK手勢,這樣既保護了他們的隱私,又不影響旁邊人。還有一次,我在大賣場跟一位女士講真相,用同樣的方法幫她退了隊,臨走時,她再次伸出拇指,一邊晃動,一邊說好,我也伸出拇指,與她互動。

一天,叔叔打電話讓我去玩。我想,現在大家都是能不見面就不見面,他卻要我去玩,是不是想了解真相呢?於是,就請A同修開車一同前往外地的叔叔家。到了那裏,寒暄幾句後,我們就開始講真相。當A同修把《疫情真相期刊》和護身符遞給叔叔時,只見他從皮夾裏拿出我之前給他的護身符,告訴A同修:我在家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李洪志先生好!」那場面非常感人,就連站在一旁的阿姨也感動的直點頭。我隨即送給阿姨一個護身符,她連聲說謝謝。

我悟到一切都是師父有序的安排,就像《轉法輪》裏講的那樣:「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你有這個願望就可以了。而真正做這件事情,是師父給做的,你根本就做不了。」[3]

一天下午,我和A同修到同學店裏去購物,交談中得知他與家人準備外出旅遊,定金已經交了。我告訴他,現在疫情還很嚴重,並不像電視裏宣傳的那樣,得注意安全。他突然說,昨天正與幾位同學聯繫聚餐的事,具體時間還沒定。我說這樣吧,很長時間沒與他們見面了,我請大家小撮一頓。他說可以。聚餐那天,因為要點菜,我和A同修提前來到飯店。但出乎意外的是,一位當警長的同學已經到那兒了,正坐在包間裏,一邊喝茶,一邊抽煙。我招呼他:你來的真早啊。他告訴我,最近住在外地孩子家,下了火車就直接過來了。我瞬間意識到,是師父的慈悲安排。我連忙對他說:你看現在災禍不斷,這次瘟疫又造成了那麼多人死亡,都是因為江澤民迫害好人所致。你也知道煉法輪功並不違法,之前我們也多次聊過,可是一說退黨,你就不吱聲了。停頓片刻,我接著又說:我告訴你這些,並不是讓你反對誰,也不是要你與我一樣,只是為了救你。其實,今天請大家吃飯,主要是為了你,因為那幾位早已經平安了。這時,A同修把裝有真相資料的袋子遞給他,慈悲的說:預言裏都講了,走出大難的法寶是「真、善、忍」。他問,這是真的嗎?我說:是真的,袋子裏都有,你回去好好看看。也許是大法弟子的慈悲喚醒了生命明白的那一面,他說:那就退吧。十年了,這個生命終於得救了! 弟子叩謝師父!

走過二十二年不平凡的日日夜夜,修煉中既有證實法的坦蕩,也有救眾生的艱辛;既有念在方外的自在,也有身在紅塵的苦楚,無論修煉的路多麼漫長,唯有同化法,跟隨師父一路前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經文:《正念》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