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師父時刻在我身邊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六日】我今年八十幾歲了。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法輪大法被中共打壓,我心中痛苦萬分。有一天,我和一個同修爬上一座大山,山上有個小涼亭,我倆站在涼亭裏,對著天大喊:師父啊,師父,您在哪裏啊!弟子怎麼辦哪!然後,放聲大哭,邊哭邊說,它不讓咱學,咱也要學,要是家人不讓學,咱要飯,也得學。

晚上,我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師父和我還有同修,坐在一起,我手裏拿了一本書《法輪大法義解》,師父從我手裏拿過書,看了看,又還給了我。同修也從我手裏拿過書,看了看,也還給我。師父表情非常嚴肅的對我說:「堅定,堅定,一定要堅定,師父時時刻刻就在你身邊。」

我夢醒了,心想:啊!師父就在我身邊呀!從那以後,我心裏就踏實了,不管幹甚麼,都不害怕了。

這些年,我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中,親身經歷和親眼見證大法的超常和神奇,以及師父的慈悲看護。

面對五個警察小伙,心不動

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一個大戲台,台上就我自己。我手裏捧了一個大花瓶,好像在演節目。台下很多人,我跟台下的人說,哪個也上來演吧?沒人上來。這時,上來五個穿黑衣服的人,把我圍起來,不讓我演,要抓我,要打我。我大喝一聲:「誰敢動,我是大法弟子!」馬上念發正念的口訣,黑衣人一下子都沒有了。

三天後,我坐在汽車站點講真相,一輛黑色大警車,「嗚」一下開過來,停在我跟前。下來五個警察,都是小伙,來到我跟前問我:老人,在這幹甚麼?是不是宣傳法輪功?不准宣傳,再宣傳,把你抓起來,關監獄。我說:「小伙子,我叫他們都做好人,不好嗎?大法是救人的,我一身病都好了,沒有大法,能行嗎?將來壞人一個也留不下。」

他們說:好,就在家煉,別出來宣傳。我說:「好,哪能不說,叫人家都知道,叫人知道真善忍,都有美好的未來,不好嗎?」他們說:還好?其中一個警察罵師父,我說:「小伙,你千萬別罵俺師父,對你不好,對你家人也不好,你會遭報的。這是宇宙大法呀!誰敢罵?你膽子太大了!劉少奇誰都知道,前一天還是國家主席,第二天就是反革命被打倒了。法輪功二十多年了,為甚麼打不倒?這是天法呀!誰敢和天鬥?!貴州有塊大石頭,科學家都去研究了,不是人工鑿的,是天然形成的,上面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亡字最大,這不是天意嗎?!」我一直和他們講。

五個警察一看我不怕,笑了笑,都上車開走了。

研究生不如我這個老婆婆

有一次講真相,遇到一個研究生。我和他說大法好,他不聽,他說,傅怡彬練功把他老婆都殺了,血流的滿樓梯都是。我說:「小伙,你是研究生啊?」他媽媽在旁邊,給他抱著孩子,和我說:他是研究生。我說:「小伙,你不是研究生。你甚麼研究生?你這個研究生不如我這個老婆婆。」小伙急了:我怎麼不是研究生?你說,我怎麼不如你這個老婆婆?你說。

我說:「小伙,我和你打個賭,你買十頭豬,你把它殺了,你看看能有多少血,能不能流的滿樓道都是?你看那養豬的,殺一頭豬,就沒多少血在盆裏,一會兒血就硬了,用刀割的一塊一塊的。一個人能有多少血,血和水一樣,走哪找平。家裏地面那麼大片,都流滿了,流到門口,還有門檻,門檻還有那麼高,它哪能流出來?滿樓道都是?你信啊?這不是騙人嗎?你還信!」小伙尋思尋思,「對啊,我真不如你這個老婆婆。」

小伙又問了我「自焚」、「四﹒二五」幾個問題。我說:「小伙,你尋思尋思,這個嗓子卡個東西都說不出話來,氣管切開,還能唱歌?再說圍攻中南海,誰知道中南海在哪呢?大法弟子都是好人,都聽話,警察說站哪就站哪,最後把中南海圍起來了。走的時候,把地上的煙頭、垃圾都拾掇乾淨了,甚麼也沒有,乾乾淨淨的,多好,哪有這樣的?!」

最後,小伙說:大姨,我是個黨員,給我退了吧!謝謝大姨。

兩個警察上我家,不敢亂動

有一天,兩個警察在門外敲門,我問是誰,說是警察。我說:「家裏就我自己,兒子不讓人來。」警察說:「大姨,你開開門,俺看看,五分鐘就走。」我心想,來吧,來了和他們講真相,要找他們還找不著呢。

我開開門,兩個人進來了。他們看看,牆上,櫃子上,門上,「哎呀,大姨,你家滿哪貼的,都是大法的東西。」我說:「是啊,大法好啊!我一身病都好了。」「哎呀,大姨,你家地這麼乾淨,誰給你抹的?」我說:「我自己。」「呀,現在國家不讓煉,你煉功,你兒子支持啊?」我說:「支持,我要不學大法,我一身病,他得跟我操多少心?花多少錢?還得照顧我。」

我和他們說:「小伙子,我就說,你就寫,俺家的奇蹟老多了,能寫一本書,說也說不完,人的語言沒辦法表達。」警察說:「大姨,那麼樣,我的飯碗就砸了。」

我一直和他們講。最後,一個警察說:「大姨,俺說五分鐘就走,這都一個多小時了,光你講,你不好讓俺說說。」我說:「好,那說吧。」兩個人說了幾句,走了。

有同修問我:為甚麼警察上你家,不敢亂動?我說:「師父在那看著哪,在家坐著哪,誰敢亂動!這是大法的威力啊!俺一點也不怕,不害怕。」

給警察送資料,警察開車就跑

有一天,我正在我們小區附近的一所醫院外面發資料,一個男人從車裏走出來說:「老人,別在這發資料,這一片我管;你在這發資料,我不用吃飯了。」我一聽,馬上就想:我得和他講真相。

我拿了本資料,就和他說:「小伙子,你千萬不能管這個事,真善忍是宇宙大法,是救人的。你管這個事,你老婆孩子都跟你遭殃。」他一看我要給他講真相,馬上說:「你別過來,你別過來,別叫人看見你和我說這個,你別跟我說,你別跟我說,我不聽,多少人舉報你。」

說著,他就上了車,他要關車門,我就拽著車門,不讓他關。我沒他力氣大,他關上車門,對我說:「大姨,起來,我得開車。」開著車就跑了。

以後,再看見我,他也不管了。

冬天穿單衣講真相不冷,師父法力無邊

有一天中午,我睡過了。一看時間來不及了,拿個帽子戴上,隨手拿了一件單衣服穿上,就出門了。到樓下,一看,外面又是風,又是雪。再回去上樓穿衣服,耽誤時間,心想:沒有事,我是大法弟子,有師在,有法在,不冷。一說不冷,就像一塊熱布一樣,圍在我身上。

來到站點,一個不認識的年輕婦女說:「大姨,你就穿這麼點衣服,不冷死了?」說著就摟著我,怕我冷。我說:「我不冷,我有師父,有大法,我不冷,你摸摸我的頭,都出汗了。」她摸摸我的頭,「哎呀,大姨,你這個汗哪!」

在外面講了一下午真相,勸退了十多個人。

回家時,買了一碗豆腐腦,遇見同修。同修說:大姨,你不冷啊。我說:「我不冷,我頭上都是汗。」同修掀了一下我的帽子,摸了摸我的頭,真是滿頭大汗。

師父點悟:不要照顧

有一天,俺女婿跟女兒說:媽都八十多歲了,你以後經常回家,照顧照顧她。女兒聽了,還挺高興的,我也挺高興。女兒來了,甚麼活也不用我幹。我出去講完真相,回家往床上一躺,休息休息,就等著吃現成的。可是,我的腿就走不動了,腿疼。有一次,我叫尿憋的,著急上廁所,走不過去,叫女兒過來扶我一下。女兒就坐在沙發上,看書,一點也不動彈。我憋不住,尿了一褲子。我當時又氣又恨,指著女兒,叫著她的名字說:「某某,某某,你好狠的心哪,我從小拉扯你,給你洗衣服,洗到你三十多歲,為你找工作,找對像,操了多少心哪……我這老了,就叫你拉我一把,你都不動彈……」女兒也不吱聲,我還覺著自己挺對、挺有理的。

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師父的話一下打到我腦子裏:「就怕你自己不想過,想過就能過的去。」[1]

是啊,女兒最孝順了,這不是給我提高心性嗎?我沒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呀!一瞬間,對女兒的怨恨,一下子沒有了,渾身輕鬆,盡想她怎麼不容易,還得伺候她公公。我急忙給女兒掛電話說:「某某,你不用來照顧我。你在家,把你公公照顧好了。等你公公上他女兒家,你再來。我有師父管,不用你照顧。我自己能行。」

我真心希望眾生都能得救。感謝師父慈悲救度!

最後,以師父《洪吟三》〈正法〉與同修共勉:

正法

一念驚震大穹外
欲救蒼生除眾害
萬重腐朽舊勢阻
身入塵世更知壞
一路正法劈天蓋
不正而負全淘汰
蒼天欲變誰敢擋
乾坤再造永不敗

弟子叩拜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明慧網第十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