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會︱您能得救 我的心願才會了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一月十二日】

師父您好!
各位同修好!

我從小體弱多病,患有嚴重的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萎縮性胃炎、心臟病、頸椎關節炎。遇冷風、涼水或淋雨,就會全身起大包,渾身腫起,奇癢無比。如果沒有修煉法輪大法,我活著也是個廢人。

一九九八年十二月,經人介紹我喜得法輪大法。修煉不到半年的時間,我所有的疾病不翼而飛,我和我的家人、朋友都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與神奇。每年過年,丈夫都要先給大法師父叩頭,表達對師父的感恩之情。

一、在服裝小店裏救人

我家住在農村,我開了個小服裝店,做服裝維持生計。每天,我都能接觸到很多的顧客,我就利用這個機會洪揚大法,講真相救人。我把每一位顧客都當作是自己的親人一樣對待,他們有甚麼危難、災禍的事,只要是不違背大法原則的,我都會幫他們,從中向他們洪揚大法,勸三退(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對很多婆媳不和、夫妻打仗、疾病纏身的人,我都用從大法法理中悟到的理勸導他們,使他們化解了矛盾,減輕了病痛,也有瀕臨散夥的家庭又破鏡重圓的。

我的心和顧客的心貼的很近,他們都能感受到。村裏村外的人都知道有一個法輪功學員開的小服裝店,人們有個大事小情的,都想上我這來「解決」。其實,他們哪裏知道,這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給這一方眾生安排的得救的地方啊!我做了二十多年的服裝生意,凡是到我店裏來的人,都知道法輪大法好,我也都給他們做了三退。下面僅舉兩例。

一天中午剛過,一個不到五十歲的中年婦女拿來一件舊衣服,說要改成馬甲。她剛坐下,就一遍遍的唉聲嘆氣。我問她:「發生甚麼事了,愁成這樣?」剛開始,她只是苦笑了笑,沒說甚麼。過一會兒,她實在忍不住了,邊哭邊向我訴說她家裏發生的事情:她丈夫是包工頭,在外面包養了「二奶」,後來竟然變本加厲的把「二奶」領回家裏住。她想跟丈夫離婚,但又捨不下五個孩子。把孩子都帶走,又擔心自己養不活。不離婚,她又咽不下這口窩囊氣。她左右為難,整天以淚洗面,她的父母也跟著愁出了病。我看她臉色蠟黃、精神萎靡不振。

這時,我丈夫在廚房做飯,聽到了這件事,進來對她說:「嫂子,你今天上店裏來說這事,算你找對了地方。我家這位自從學了法輪功,有多少來找她做活的人出現了家庭矛盾,她都用大法書裏的道理給化解了。讓她開導開導你,保證你回家再也不愁了。」她說:「是嗎?法輪功,電視上不是說不好嗎?」

我說:「是好是壞,事實最能說明問題。自從修大法後,我無病一身輕,這誰都能看到。再說我原先的性格,加上我從小體弱多病,娘家、婆家上上下下,誰都不敢對我說一個『不』字,生怕惹我生氣。而我自己有事沒事的總挑別人的毛病,生悶氣。有時多少天不吃不喝的躺在床上,家人既著急又生氣,但也沒辦法。自從我學了法輪大法以後,大法的法理解開了我一道道的心鎖,使我變成了今天這樣。你看,我現在是不是非常的陽光?」

她說:「你現在這個樣子真好。你快說說,大法書上怎麼說的?」我說,就你這個事情而言,在《轉法輪》書中是這麼說的:「在修煉中,在具體對待矛盾的時候,別人對你不好的時候,可能有兩種情況存在:一個是你可能生前有過對人家不好,你自己心裏頭不平衡,怎麼對我這樣?那麼你以前怎麼對人家那樣?你說你那個時候不知道,這一輩子不管那輩子事,那可不行。」[1]

我說:「我通過學《轉法輪》,知道世上的一切事情都不是無緣無故的,都是有因緣關係的。」

我接著說:「我再給你講一個故事:有一個人家,兒子見到爹就打,不管他爹說的對不對,抬手就打。可是兒子對別人卻非常好,老人愁壞了。有一天,大街上來了一個算卦的道士,老人就跟這個道士說了這件事。道士說:你兒子打你,就算對了。誰讓你前世老打人家了?!原來,他兒子前世是一頭毛驢,這小毛驢勤勤懇懇的幹活,但是他的主人,就是這世兒子的爹,老是有事沒事的拿鞭子抽打它,兒子就是尋仇來的。從那以後,爺倆惡緣了結,父慈子孝。再說,我學這個大法,講真、善、忍,我想這個『忍』字,就有一層還債的涵義吧?」

她說:「啊,我明白了,原來可能哪輩子我也這樣對待過他。那我該怎麼辦呢?你給我出個主意。」我說:「我想,你逃避也不是辦法,不能解決問題。欠了債,到甚麼時候都得還。你善待他們,真誠的對待他們。你就這樣想:我做的越好,還債越快,魔難就能很快過去。把那個『二奶』當作是自己的親妹妹去對待。同時,你自己也收拾的漂亮點,讓你丈夫在你身上找回當年和他處對像時的風度。為了你的孩子和家庭,去努力做吧!春天很快就會到來。」她的臉上露出了笑容,說:「謝謝大法!法輪大法真好。」

過了不久,我在街上又遇到了她,她老遠就喊我:「你看看我這頭型、衣服,好不好看?」我一看她這狀態,就明白了。她告訴我,她丈夫養的那個「二奶」被她感動的主動離開了,她倆還成了好朋友。她丈夫也被感動的給她下跪,求得她的原諒,對她比以前還好。她再次謝謝大法,謝謝我。她全家都做了三退。

有一次,她丈夫碰到我,低著頭、紅著臉對我說:「那時我是鬼迷心竅,讓你為我們費心了。我今天真得好好謝謝你,要不是你幫我們,我這個家就散夥了。你放心吧,今後不會再有那事了,我改邪歸正,好好的過日子。」我看他能悔過自己,也替他高興,就進一步對他說:「其實你最應該感謝的是法輪大法師父,是大法師父在世上傳救人的宇宙大法,讓大法弟子救你們。」

我丈夫看到這一家人重歸於好,高興的誇我說:「你又救了一家人。」我說:「哪是我救的,是大法師父救的。」丈夫若有所悟,馬上改口說:「對、對、對,是師父救的。」

還有一個顧客,找我給她做一套衣服,而後就三番五次的挑毛病,說做的不合適,讓我給她修改。我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守住心性,耐心修改。最後一次,她拿著改好的衣服連試都不試,就哭了起來。我說:「你別哭,如果這衣服你不想要了,我就給你退錢或重做。」她說:「不是,本來這衣服做的就沒毛病,就是想少給點錢。」

原來她的兒子八歲了,有先天性心臟病。有一次,孩子在課堂上趴在桌子上睡覺,老師用課本在桌子上一敲,孩子就嚇昏過去了。從此,心臟病更加嚴重了。家裏兩頭牛都賣了,她想要帶孩子上北京治病。這是從結婚到現在,她頭一次做衣服。我說:「咋不早說呢?我有個好辦法。」我給她講了大法真相和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告訴她為了孩子好,你要領著他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出現奇蹟,也不耽誤你治病,並一再囑咐她心誠則靈。我給了她一個真相護身符,又給了她二十元錢,讓她買點吃的。後來,我就一直沒見到她。

二零零八年,我兒子上高中,我就到縣裏陪讀。學生放假時回農村,我正在街裏往前走著,後邊有一個人猛的拍了我一巴掌,說:「我可找到你了!」我回頭一看,原來是那位顧客,她說,她好長時間都在找我。原來她領兒子到北京治病,賣那兩頭牛的錢,根本就不夠住院做手術的費用。她家太窮,沒人敢借給她錢,開點藥,就回來了。為了孩子,她每天都洗過手,恭恭敬敬的念幾遍「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的出現了奇蹟,孩子一天天好起來了。初中畢業後,兒子到她姨家的小區當了保安。

她兒子把真相護身符揣在衣服兜裏,每天帶在身上。有一次,他洗澡換衣服,他姨洗衣服時,發現了真相護身符,害怕出事,就燒了。孩子聽說後,既心疼又著急,犯病了。他姨把他送回了家。孩子整天悶悶不樂,總躺著,心臟時好時壞,想再要一個真相護身符,卻一直沒有找到我。我告訴她,你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效果是一樣的。她還是想要一個護身符給兒子戴上才更放心。我趕忙上市裏,在同修那請了一個真相護身符,送給了她。

以後的時間裏,我用這兩個例子救了很多的有緣人,他們也都願意要真相護身符。

二、「您能得救,我的心願才會了」

近五、六年來,我的修煉環境在不斷的變換。我隨兒子去了城裏打工,經人介紹,我在一個中型飯店的前台當服務員。因為是經人介紹,加之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在工作中兢兢業業,贏得了老闆的讚揚與信任,借此機會,我給老闆講了真相,並給老闆做了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

剛開始時,我主要是智慧的花真相幣。老闆的錢包放在後廚房的一個櫃子裏,每當給顧客找零錢時,我需要到後廚房的櫃子裏,從老闆的錢包裏拿零錢,這樣倒換真相幣確實有難度。但是救人的事只要你用心,師父就會安排。在農村家裏時,我有一條褲子,前面有四個大兜,我很不願意穿它。這時我一下子想起來了,把這條褲子派上了用場。我把不同面值的真相幣分別裝在幾個褲兜裏,每次少裝,用完再裝,取時方便。

每當給顧客找零錢時,我就走到後廚房取錢,回來時,邊走邊把零錢攥在手裏兌換。給送酒的、送飲料的人付錢,上超市給顧客買煙,我都用真相幣。後來,我工作的時間長了,老闆就把錢包放在吧台裏,就更方便了。這是老闆經過再三考驗才決定的,老闆對我的信任超過了對朋友、對家人的信任。老闆的老鄉也是開飯店的,有時來店裏說,他家親戚給他看台時,總偷他的錢。每當這時,我家老闆就很自豪的說:「我哪輩子積了大德,上天給我送來了一個(修煉)法輪功(的)大姐,不貪不佔。忘記一瓶水,過後都補上。」

就這樣,店裏缺少的所有米、菜、魚、肉以及其它物品都由我來購買,師父給我安排救眾生的路子拓寬了。我就利用買東西的機會,大量花真相幣、講真相、勸三退。超市的、送魚的,包括到店裏來收廢品的人,都成捆兌換真相幣。一開始,用老闆的錢換成真相幣,我沒告訴他。後來老闆發現了,就問我:「怎麼回事?」我就給老闆講花真相幣的意義。告訴他花真相幣會買賣興隆,會有大福報。老闆不但沒說我甚麼,還非常認可。從那以後,老闆自己花錢也找我,意思是讓我把他的錢換成真相幣花出去。

老闆是四川人,很精明,給我的待遇是供吃供住,每月工資兩千五百元。按常人理,薪水不太高,但老闆對大法的認同和對我講真相救人的全力支持,我很感佩,這在常人中屬難能可貴。就包括來飯店吃飯的人,我給他們講真相,老闆都不反對。

在飯口過後不忙時,往往都是客人一邊吃飯,我在一邊陪他們嘮嗑。說是嘮嗑,其實就是講真相、勸三退。一般都是飯吃完了,真相也講透了,三退也就水到渠成。有一個老闆的摯友到飯店用餐,他說:「甚麼時候你不在這幹了,我也開個飯店,你到我那去,我高薪水聘請你。」我就順勢給他講真相,做了三退。

我在飯店打工期間,老闆的生意很紅火。我和老闆家裏人相處的很融洽,互相姐弟相稱,和一家人一樣。生人來店裏吃飯,看不出我是雇員,都以為我是老闆或老闆娘。飯店周圍與我接觸的人,也都明白了大法真相。

離這個飯店不遠的路上,有一片賣舊物的市場,我每天給飯店購物都路經這裏。每次從那路過,我都給那裏的有緣人講真相,該講的都講了,該退的都勸三退了。但是有一個八十五歲的老人,怎麼講他都不三退。但我不放棄,每次經過他的攤位,都給他講幾句。有一次,他跟我說:「孩子,我都八十多歲的人了,不怕死,我就想過幾天安穩日子,你就別費心了。」我說:「大爺,您能得救,我的心願才會了。」因時間有限,每次只能說幾句話,就得去給飯店購物、買菜。但是每次我都像對待親人一樣,耐心的跟他講幾句。每次我都說:「您能得救,我的心願才會了。」

有一次,我說:「大爺,我送給您一個真相小廣播吧。」我就叫同修送了一個小廣播給他,他接受了。聽完後,他把小廣播還給了我。我說:「大爺,您這歲數,這小廣播裏說的您都經歷過吧?」他說:「比你知道的還多,共產黨太可怕,太殘忍,你要注意安全呀!」我說:「謝謝您的提醒。共產黨是無神論,使人不相信神佛的存在,無惡不作,上天要滅它。過幾天,我就要到新的地方工作了。但是我的心願未了啊!真的很遺憾。」他瞅瞅我,眼裏含著淚,默默的走了。

這件事情對我觸動很大,我加大力度發正念鏟除共產邪靈對眾生得救的干擾。這些年來,共產邪黨反覆搞運動,給眾生的心靈造成了重創,有些眾生明知道它邪、它壞,由於懼怕,不敢退出遠離它。

第二天中午,飯口過後,我正在吧台學法,大爺興沖沖的來到店裏找我:「孩子,你太辛苦了!整整一個季度的時間,你不厭其煩的給大爺講。我回家越想心越酸,你那麼點歲數都不怕,我這麼大歲數還怕啥呀?讓你了了這份心願吧!給大爺用真名退了吧!」說完,握著我的手,流淚了。我也為這位老人的最終得救而流淚。在師父的加持下,三個多月的努力沒白費。

在飯店打工五、六年的時間,總共花了多少真相幣,我沒有記;經我講真相,明白後三退的人有多少,我也沒記數。我只是把世人當親人一樣的對待,告訴世人法輪大法好,大法在救人。邪黨惡,邪黨在害人。

三、疫情期間救人急

中共病毒(武漢肺炎)爆發以後,封城、封道、封小區,路上的行人很少,給講真相救人帶來了難度。我和一位老年同修結伴,走街串巷的尋找有緣人。我們去周邊公交車站的站點講真相,也給環衛工人講,還利用在不同攤位買菜的機會講大法真相,勸三退。

過了一段時間,公園解封了,人就逐漸的多了起來,也便於我們講真相了。有一天,在公園的長椅上坐著兩個七十歲左右的人,我在邊上觀察了一下,就走過去打招呼:「兩個哥哥,你們好!天太熱了,我沒有找到涼快的椅子。稍微讓一下,我休息一下可以嗎?」他倆異口同聲的說:「沒問題,不是叫我們退黨就行。」我沒有被他們帶動,微笑著心裏發著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共產邪靈,讓他們明白的一面主導自己。

我慢慢的開口,先介紹自己是農村人,我們屯子裏就有煉法輪功的,人都非常好。然後我說:「跟你們說實話,我已煉了二十二年法輪功了。煉功前,我身體有多種疾病,而且體質還非常特殊,對所有的藥物全過敏,連上學時的預防針都不能打。你們看,我現在像有病的樣子嗎?今天咱們是有緣,能坐在一條長椅子上。你們二位不願聽退黨,那我就不勸你們退黨,我們隨便嘮嘮。」

我說:「你們不覺的奇怪嗎?法輪功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從長春傳出到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七年的時間,從中央到地方,各行各業都有人學煉。七年裏也沒做過廣告,人傳人,就有一億多人修煉法輪功。七年的時間裏,也沒有人去天安門自焚。這麼好的功法,江澤民為甚麼一意孤行、非下狠手要鎮壓呢?──因為共產黨是宇宙中的一個邪靈,是從西方引進到中國來的。」

我接著說:「一捆柴火著火,一桶水可能就能澆滅。可火燒連營,恐怕救火車來了也沒辦法。這個邪靈太害人了,上天要滅它,我們可不能被它連累跟著倒楣。」我給他們看了「藏字石」。他倆急忙說:「滅它,我們百姓沒事吧?」我說:「神到甚麼時候都是慈悲人的。傳大法的目地就是為了教人向善,讓人道德回升,挑選善良的人留下來。你們知道嗎?當你舉拳頭髮誓把生命獻給邪黨時,它就在你額頭上做了記號。當你說我退出時,神佛就把這印記抹掉了,你就平安無事了。」

這時,其中一人舉起拳頭說:「我自己說退。」另一個緊接著說:「我也退。」 我給他倆起了化名,做了三退。我說我們是在救人,回去讓你的家人都認同「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黨、團、隊。如果找不到大法弟子,寫在一元錢上花出去也管用,以後再找機會上網退。

另一天,一個幹部模樣的人獨自坐在長椅上,我走過去說:「大哥,這塊很清靜啊!我也喜歡清靜,我可以坐下嗎?」他說:「完全可以。」他又說:「我這人性格比較內向,不喜歡多說話,更不願與陌生人搭話。」我說:「古語說的好,貴人話語遲。」我告訴他:「我早些年渾身都是病,經人介紹修煉了法輪功。法輪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不論逆境還是順境,都能坦然的面對,甚麼事不鑽牛角尖,遇事能先考慮別人的感受。」他說:「其實呢,你往這走,我就猜到你是煉法輪功的了。法輪功可能是很好,要不然怎麼會有那麼多國家的人在煉。但是你們法輪功反黨。」

我說:「是共產黨迫害我們,把這一億多修煉『真、善、忍』的好人推向了政府的對立面。我們沒有反對共產黨,只是揭露它的謊言。我們說的是實話,共產黨製造『天安門自焚』偽案,再嫁禍法輪功,目地是讓人仇視佛法,毀掉眾生。共產黨甚至大量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做出了這個星球上最邪惡的事。」他搖搖頭,沒說甚麼。

我說:「舉個例子,我們明知道雞蛋是雞下的,可如果共產黨說是樹上結的,人們就都不敢說是雞下的,恐怕被說成是反黨。可是現在人民正在覺悟,紛紛選擇善良,遠離邪惡。說了這麼多,目地只有一個:那就是衷心的祝福您和您的家人都能遠離邪惡,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走向美好的新紀元。」他高興的馬上站起來,雙手抱拳給我鞠了一躬說:「謝謝!我是黨員,趕快給我退掉。我今天沒白來,與你這個法輪功弟子談話,我感到十分的震撼。謝謝李洪志大師能培養出這麼一大群無私無我、一心為別人的弟子。」

有一次,在公園的椅子上坐著一個同修,同修旁邊坐著一個五十七、八歲的男人。同修對我說:「你快過來吧!這位老弟,誰說衝誰去。」我坐下,他就問:「你那老遠的跑這來幹啥?」我大聲的說:「為了救你這樣的好人。」他哈哈大笑。我說:「在當今社會上有這麼個群體,頂著被抓、被打、坐牢,甚至可能被活體摘取器官的危險,告訴人們怎麼能度過劫難,卻不圖任何回報。現在是末法末劫時期,很多預言都預料到人類有大劫難。二零零二年六月,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發現一塊巨石,橫斷面上驚現六個大字『中國共產黨亡』,很多專家都去考察,斷面上的字無任何人工雕鑿的痕跡。世人紛紛都在覺醒,上天也在給中國人機會,現在有三億六千二百多萬中國人退出了中共,選擇了未來。姐衷心的希望你也能得到大法的救度。」

他站起來,抱拳拱手說:「謝謝。」就走開了。過了一會兒,他轉了一圈又回來說:「姐,謝謝你!」我說:「不用謝。換位思考,假如你站在我這個角度上,你也會告訴我們的。」他說:「那當然,這是人命關天的事。我甚麼都入過,請你用真名幫我退了吧!」

在面對面講真相中,每一個環節都要達到法對自己所在層次中的要求,才能心態穩定,紮紮實實的用心救人,而且救人的力度也大。在所剩不多的時間裏,我要加倍努力,珍惜師尊用巨大付出延續的每分每秒,修好自己,加大力度多救眾生。不辜負師尊的慈悲救度,不辜負眾生的期望!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念〉

(明慧網第十七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