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再悟男女有別》有感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五日】讀了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八月四日文章:《再悟男女有別》,感觸頗深。

《儀禮》是神給人這層生命留下的男女行為上應該遵循的心法,今天的世人,包括大法弟子,對《儀禮》方面的規定內容已經不是很清楚了。看了作者文章,我感到只是說了《儀禮》的一小部份,有點不解渴,如果能把《儀禮》中男女如何交往的全部內容寫出來,我想對回歸傳統和純淨自己會更有意義。

在大陸情慾橫流的環境裏,許多人的觀念是變異的,行為上是不自覺的,意識上是模糊的,同修之間交往也經常出現一些讓人啼笑皆非的事情。

在我周圍的同修中,不拘小節事情也經常碰見,比如:男女說話隨便,距離近,說話不分裏外,開玩笑過格,揭短,女同修笑話男同修衣著,說不該說的話……這裏說幾件事。

我大哥是個老大法弟子,有一天,一個女同修到他家交流,過程中不時的擦眼淚。這情景被我大嫂看見了。大嫂不修煉,同修走後她問大哥:「那女人哭啥?」大哥直性子,說話不拐彎,直接回答說:「她說流產了,問我咋辦。」也就是說,女同修流產壓力大,不知咋辦好找我大哥在法上交流一下。

我大嫂一聽就火了:「她流產問你幹啥?那孩子是你的嗎?」大哥再三解釋,大嫂不信,生氣的說:「一個女人跟男人說這話,你說沒事,誰信呀?」非讓大哥說清楚不可。我幫大哥說:「這是修煉人在法上交流,修煉人純淨,沒這種事。」大嫂不信,夫妻兩人彆扭了好幾天。

這事之後,大嫂警告大哥:「以後不准往家領女人。」事後我問大哥:「你是不是有甚麼心才出現這事的?再說,修煉人之間說的話,你不該跟大嫂說,她是常人,能理解嗎?」我想,女同修碰到這種事應該找女同修交流,找男同修交流,不符合常人狀態,不僅大嫂不理解,誰聽了也覺的不對勁,讓人犯疑?也會影響大法弟子形像,給大法造成不好影響。

我自己也遇到過這樣一件事,有一次,一個女同修給我打電話,說:「是我,我生了……」當時我有點緊張,心跳加快,也有點狐疑:你咋跟我說這話呢?好像跟我有關。事後我找自己:以往跟她走的太近、太熟悉了,也有過色念,心不乾淨,不然她不會這樣說。男女之間的交流,不該問的話不能問,不該說的話不能說,不管男女同修,既要一身正氣,又要符合常人狀態,特別是這些小節上的事,一定得注意。

還有一件事也應該提一下:一個同修住縣城郊區,有兩處平房,一處空著。有一次,一個鄉下同修到城裏辦事,家困難。男同修知道後,就讓這個女同修臨時在他家平房住兩天。說來也巧,剛住下,同修不修煉的妻子去平房拿東西,一看屋裏住個女人,以為丈夫金屋藏嬌,把那位女同修好個審,又跟丈夫刨根問底,鬧了一場小風波。其實,這事男同修應該事前跟妻子商量好才對,把話說明了,讓妻子出面張羅,也讓她做件好事積德。如果妻子不同意也別勉強,修煉人講無為。可是跳過這些該有的禮節和步驟,即使妻子不知道,他人知道了心裏也會覺得不對勁,你能說清嗎?

一個從國外回來的同修說:國外有些項目規定:同修不是夫妻的,男女不單獨同車;不對桌;不同席吃飯;不單獨同行;有事一定要辦的,需第三者在場……初聽很驚訝,在大陸環境裏,是沒有這種意識的,男女交往上不拘小節的事很多, 「男女有別」沒有形成習慣,說話不注意分寸。

《再悟男女有別》的作者文中說:雖然時代不同了,但是神給人定下的規矩理是相通的。就是當今社會中的正人君子、懂禮儀而自重的人,都是非常注重男女之間要保持距離的,不會有過多的私下交往。因為過多的私下交往,已是「非禮」。我覺的在理。

我們是人在三界內修煉,處處充滿情慾,這種環境對人污染是很嚴重的,稍不注意就會著色,危險而可怕。上述現象雖然不是很多,但影響不好,是修煉人必須要注意的。寫出來給同修一點參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