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講真相的幾點建議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四日】

一、一線講真相的同修需要了解自己所發的真相資料及其中的內容

那些常年堅持在外講真相的同修救度了大量世人,真的非常了不起。但是有一個問題,有的同修由於各種原因還有一些欠缺,影響了講真相的效果。有的同修講了很多年,始終還是那幾句話。有的同修對為甚麼要三退,邪黨和江魔頭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等基本真相講的不夠清晰,甚至很少講。有的只是籠統的叫世人三退,連甚麼是三退、三退是哪三退都沒有講。有的同修對利用世人關注的熱點時事講真相關注不夠,導致當有常人問「為甚麼美國疫情那麼嚴重,而中國的疫情卻回落了?」等問題時,不能很好的解答。

三退不是目地,讓人真正明白真相才是關鍵所在。如果我們平時學法之餘花點時間有選擇的看看真相資料(如《明慧週報》、《真相》、《明白》、《疫情週刊》、退黨小冊子以及疫情方面的資料等),或者聽聽明慧廣播的相關內容,對我們講真相還是很有幫助的。多儲備一些真相素材,讓自己頭腦中的真相知識更豐富一些,能夠讓我們在講真相時能對症下藥,更好更快的解除常人的心結,同時也能面對不同的對像講真相時效果更好,更有效率。協調同修和其他有能力的同修也要幫助那些一線講真相的同修,尤其是有些文化程度不高的老年同修,給他們提供一些相應的資料。

二、學法時多交流一下怎麼講真相救人和做好三件事

有的同修在講真相上存在一些偏差,比如講的過高,沒有充份考慮常人的接受能力。師父說:「在宣傳和解答問題時,要根據接受對像對大法的理解成度和承受能力,恰到好處的去洪揚大法。」[1]也有的同修講真相的一些說法不符合大法的要求,我地有個老年同修講真相時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說成是咒語,叫常人記住。結果招來綁架、摔斷股骨等幾次大的魔難。

有不少學法小組學完法後,覺的沒甚麼可說的,經常冷場,一講法讀完就各自走人,有的嘮常人嗑,有的大談動態網的報導。實際上,讀完法後可以就各自如何講真相如何面對騷擾迫害、如何做好三件事進行交流,這樣一方面可以通過交流使好的經驗得到推廣,同時也可以發現一些不足和偏差,從而避免一些損失。這樣就會使學法小組形成一個良好的氛圍,形成一個熔煉人的環境,會促使同修比學比修,三件事做的更好。如果上文我地那個同修能在小組學法上談出來,其他同修給她及時糾正了,也許就不會有那幾次魔難了。

我地有個學法小組,每次學完《轉法輪》中的一講法後,同修們就圍繞做好三件事交流,甲同修講他如何在茶館講真相救人,乙同修講他被綁架到派出所如何正念正行成功走脫,丙同修講他如何給公檢法寫真相信,丁同修講他如何突破怕心,戊同修公開坦陳他犯下的錯誤……大家都心在法上,氣氛溶洽而又熱烈,互相促進,都覺的收穫頗豐,增強了正念,豐富了講真相反迫害的經驗。有的同修談出如何解答常人提出的比較刁鑽棘手的話題,有的同修談出面對上門騷擾的警察如何對待,其他同修借鑑了之後很有效果。即使談到當前的一些國際國內的熱點話題,也是結合著如何講真相讓世人明白得救而談。幾乎每次學法後的交流,結束時大家都覺的意猶未盡,還有話想說,極少出現沒甚麼說的冷場局面。

師父說:「你們怎麼能在大法弟子中形成更強的正念才是最偉大的。從每個人做起,真的把我們這個環境啊變的很正,一切不正的因素都會解體,一切做不好的學員就會看到自己的不足、就會促使他們做好。」[2]Y同修曾經在男女關係上犯過錯,同時怕心很重,在學法小組的正念之場清洗熔煉下,在其他同修的鼓勵下,他向同修坦承了他的錯誤,努力突破怕心。現在他每天都騎自行車出去講真相救人,救了很多世人。幾次被警察綁架都正念闖出,警察也佩服。另一個同修也是在色上幾次犯錯,招致幾次冤獄,但他沒有悟到,導致最後出現癌症症狀,痛的徹夜不眠,生命危在旦夕。學法小組的兩個同修到他家,給他指出:你出現這樣嚴重的問題,一定是修煉上有重大漏子,一定要徹徹底底的公開自己做的錯事,向師父認錯,保證永不再犯,否則趕快上醫院,別給大法抹黑。這個同修終於談出了自己多次犯錯的經過,並痛下決心改正。很快這個同修就身體恢復正常,蠟黃的臉又紅潤了。

只要我們把心放在如何做好三件事上,集體學法後的交流肯定會有很多話題的。集體學法是師父留給我們的重要修煉形式。不能讓集體學法流於形式,更不能成為常人式的例行聚會,而要讓集體學法成為增強正念、豐富救人經驗、比學比修的一個場合。

三、重視收集整理講真相中出現的事蹟並投稿明慧網

師父說:「那麼作為一名修煉者要用一切有利的條件,洪揚大法,證實大法是正確的,是真正的科學而不是說教與唯心,是每一位修煉者為己任的。」[3]

在同修堅持不懈的講真相救世人和反迫害中,大法展現了數不勝數的神跡和其它突出事例。比如很多世人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出現的大量絕處逢生實例,公檢法、六一零人員明真相放棄迫害,大法弟子反迫害中正念正行,還有迫害大法的惡人遭報等。這些實例如果能及時整理出來,對證實大法,救度世人很有幫助。但由於一些原因,使得很多生動突出的事例沒有整理出來。有的同修受限於文化和寫作能力。有的同修由於對法的認識不足,認為這樣講出來是不是顯示心,從而不想講。這就造成很多事例不為同修所知,更沒有發表到明慧網。從某種角度講,這些可用於證實法的事例也是一種大法資源,沒有整理出來使其發揮更大的作用也是一種對大法資源的浪費。

如果同修們都能予以重視,把自己身上發生的、自己看到的、自己聽說的,有寫作能力的自己儘快整理出來,缺乏寫作能力的,在集體學法和與同修交流時講出來,或者主動找到有寫作能力的同修講述一下。尤其是有一定寫作能力的同修,更應該承擔起這個責任,真正的起到「明慧通訊員」的作用,把那些能證實法能救人的實例挖掘整理出來向明慧投稿。

在一次大組學法時,鄰縣一個同修提到他們那兒有個同修曾經去過陰曹地府。這個同修只提了一句,就引起了我的注意。我就想挖掘一下,找到當事同修請他詳述一下。原來這是在二零一一年的事。他和湛江的一個常人同名同姓,恰好他所在的那個城市名稱和湛江發音非常相近,結果陰間差役捉人的時候抓錯了,把他給抓走了。到了陰曹地府後,閻王才發現弄錯了,告訴同修他不屬於陰間管,屬於天上管,並把生死簿翻給他看。同修一看,果然他的名字已經被勾銷了。閻王讓捉他來的那兩個差役領著他參觀了一下世人犯罪作惡死後在陰間受刑的慘烈景象,回來前閻王叮囑他:你是有使命和任務的,回去一定要多救人;並要告訴人們善惡有報,地獄是真實存在的,做了壞事一定要遭報的。同修在縣醫院重症監護室醒來後講了事情的經過,在場的人聽了非常震驚,紛紛表示要做善事好事。可惜的是這個同修此後的幾年間一直再沒有給人講過。如果同修當時能及時講出來,並找到昏迷後送他去醫院的司機和售票員以及醫院的醫生護士採訪一下形成文字或視頻資料,是能起到較大作用的,也能很好的破除邪黨的無神論,證實大法中所講的真實不虛。

我地還有一個遺憾。去年清明節前夕的三月二十九日,我地一個年近七十歲的同修在一處山麓的公墓給岳父母上墳燒香時,不小心引發山火,火勢快速蔓延,竹林引燃後火燄高達十多米,火勢很快將燒向不遠處的一大片森林。同修根本無力撲滅,眼看火勢即將燃向森林,同修這才想起向師父求救。他馬上扔下打火的竹笤帚,跪下來向師父求救,然後站起來高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話聲一落,十幾米高的火燄立即矮了下來,兩三分鐘內火勢全部熄滅。第二天,四川涼山木裏大火燒死幾十個年輕人,這是多麼鮮明的對比。這也本是一個很好的證實大法神奇的實例,如果能到現場拍到照片,形成圖文並茂的資料或者拍成視頻,無疑會起到很大的證實法的作用,因為現在常人都講「有圖有真相」,有圖片肯定比純文字更有說服力。遺憾的是,這個同修當天就回省城去了。打電話讓他來帶個路,他家人又不同意。

四、重視傳播破網軟件和方法

破網軟件對於世人深入了解真相起到了重要的作用。一份真相資料承載的真相信息量是有限的,面對面的講真相也不容易把真相說透說全面。如果在有條件的情況下,讓世人能夠自己破網看真相,這是一個不錯的辦法。現在智能手機的普及已經幾乎達到人手一個了,手機上網已經非常容易了。如果我們能把破網軟件通過二維碼、面對面手機藍牙傳送等方式廣為傳播,對世人全面的了解真相很有意義,明白了真相的人又會去擴散這些真相。

另外,隨著智能電視的普及越來越快,新唐人電視的觀看越來越簡單、越來越容易了,不需要複雜的安鍋了。只需要通過優盤把軟件安裝在電視上就可以觀看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寫在前面的話〉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證實〉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