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主義:熟悉的陌生詞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七日】共產主義是甚麼?在中國人的腦海中,這是一個既熟悉又陌生的詞兒。熟悉,是因為從小就掛在嘴邊;陌生,是因為它如此空洞,如此遙遠。

小時候,媽媽說,土豆燒牛肉就是共產主義。長大了,土豆燒牛肉解決了,還有沉重的房貸、養娃,把我壓得喘不過氣兒。看到隔幾天就有娃在家、在學校跳樓,嚇得我不敢再對孩子大聲說話。那天,看到有個爸爸寫了一篇《致尚未跳樓的家長和孩子們》,深有同感,家長恐懼孩子掉階層,老師恐懼績效,學校恐懼排名,主管部門恐懼上級,人人都難呀,連成都大學書記都跳河自盡了,這是真正的內卷社會。中國人癌症多,都是憋出來的!

看看人家芬蘭,所有的學校教學水平幾乎沒差別,家長們不用為孩子擇校發愁。孩子一天上學幾個小時,家庭作業二十分鐘寫完,中學考試成績全球排名第一!咱們這是幹甚麼呢?所有人都這麼累,成績還不好,是不是越走越錯呀?

我媽吃上了土豆燒牛肉,但得為養老操心。她說,咱這都叫甚麼社會主義呀?看看人家新西蘭,總理和乞丐的退休金是一個數兒,沒有高低貴賤,老人進入養老院,所有的費用國家管,連醫護人員全程陪護都是國家出錢,兒女根本不用請假。

再看看咱們的老人,尤其是上億的農村老人,沒有養老金,沒有社保。有一位農村醫生講過他的親眼所見,一位腳已潰爛、該截肢的老人,被子女推來後,問完手術費就帶老人回家了,老人毫無表情,任由子女安排。很多老人都是這個狀態。在農村,喪失了勞動能力和自理能力的老人,經濟來源只能依靠子女,生活水平的高低完全取決於子女的經濟能力和是否孝順。看不起病投河自盡,甚至被子女拋棄孤獨而死,又何止是一個兩個呢?

好事都往微信朋友圈裏發,壞事誰也不願意提。城裏人有退休金和社保,是因他們在工廠生產,過去幾十年農民交「公糧」,那不也是在參加社會生產嗎,怎麼到老了就甚麼都不管了?聽說在台灣、日本,不管是市民,還是農民,退休金和社保都是一樣的。中國農民到底是翻身了還是被遺忘了呢?

我媽常看微信也「長知識」了,知道德國總理默克爾下班去超市購物,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回家得做飯,英國首相騎自行車上班,看看咱們退下來的領導,哪個不車接車送,住高幹病房。封建社會的官員都得告老還鄉,只有中國大小當官兒的,到一個地方置一套房,到退休都是好幾套房,連孫子的房產都置齊了。

有一天,她突然感慨,原來印度都比咱們強,印度雖然有幾億人沒脫貧,有許多人露宿街頭,但人家幾乎是免費教育,免費醫療。

中國人真是可憐,天天聽著共產主義,卻要看人家的共產主義;當官的喊著共產主義,卻往資本主義國家移民。

記得哪位學者講過,中國不是社會主義,也不是資本主義,也不是甚麼社會主義初期階段,而是官僚資本主義,說白了,就是共產極權與資本主義的結合,是最壞的資本主義。

總之,共產主義不是咱們這兒土生土長的,到現在也和我們一點不沾邊兒。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