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畫皮》故事帶給中共人員的啟示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十四日】清代文學家蒲松齡筆下有一篇小說《畫皮》。故事說的是太原一個姓王的書生(王生),因貪圖一來路不明的女子美色,又被其巧言欺騙,所以引其進家同居。但沒想到,這個十六歲模樣的美女,實質上卻是一個面目猙獰恐怖的惡鬼,那個表現出來讓人心動的美女形像,不過是這個惡鬼用彩筆繪畫的人皮。後來王生被這個惡鬼剖腹挖心,死於非命。再後來有一位道士將此惡鬼斬殺,並指點王生之妻陳氏找到一位貌似瘋癲的高人,高人以非常巧妙的方式給了陳氏一顆新的人心,最終將王生救活……

這篇小說故事不長,但跌宕起伏,耐人尋味,且寓意深長,在後世非常出名。後人通常用「畫皮」來比喻那些外表光鮮誘人,但內裏兇惡醜陋,騙人害人的蛇蠍心腸和魔鬼伎倆。現在的人可以把這篇小說看作是神話故事或寓言。不過在今天,它卻有很強的現實意義。在今天,回顧共產主義一百多年來腥風血雨的過程,再沒有比「畫皮」一詞來形容「共產主義理論」更合適的了。《畫皮》能給今天的中國人特別是中共各級人員帶來很多的提醒和啟示。

《畫皮》故事帶給人們的提醒與啟示

一、魔鬼為甚麼能讓人上當?是因為它披著誘人的畫皮,人肉眼無法識破,只能看到表面就會被假相迷惑。二、為甚麼惡魔能操控人?是因為抓住了人的各種慾望、貪婪和對物質享受的追求等等弱點。《畫皮》故事中,王生貪圖美色是「引鬼入室」的主要原因,否則不管惡鬼再怎麼「巧言」,再怎樣會騙,王生也不可能把它帶回去藏於密室與之苟合,試想,王生若是一品行高尚、理智清醒之人,怎會做出這種不符合禮節與道義的事來呢?王生之妻陳氏知道這件事後,懷疑這女子是大戶人家的小妾,曾勸王生將她送走,王生根本不聽。說明王生已被慾望沖昏了頭腦,失去了理智,是他的慾望害了自己。

三、魔鬼為甚麼要騙人和操控人呢?是因為它最終要以害人和吃人來滿足它的需要和目的。

在《畫皮》故事中,惡鬼以美女畫皮來滿足王生的慾望,並不是要為王生好,而是想吸取王生的精血和最終取其性命,故而以美色來作為交換條件。說起來,在過程中,王生和惡鬼也是相互利用,「各取所需」了。不過王生和魔鬼打交道,在慾望得到短暫的滿足後,最終將付出失去生命的慘痛代價。

以上的啟示對於今天身在中共中被「共產主義」迷惑,面臨選擇的人,實在具有現實的意義和參考價值了。

「共產主義」後面的實質就是一般人不能識破的魔鬼

海外最大的中文媒體大紀元曾發表《九評共產黨》揭開了共產黨的種種反天反地反人類的邪教實質,後來又推出的新評論文章《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再給人類揭示了一個天機:「共產主義不是一種學說、一種社會制度,它是一個邪靈」 。

這不是甚麼聳人聽聞的說法和「迷信」,馬克思在共產黨的第一份綱領文件《共產黨宣言》中早就「供認不諱」:「1848年,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在歐洲上空遊蕩」。馬克思為甚麼要把共產黨和共產主義說成「幽靈」呢?幽靈在中國是「鬼魂」或「魔鬼」的意思,多年來,大多數人不明就理,也沒多想,誤認為是馬克思在「打比方」。但是任何一個正常的人都不會把鬼魂或魔鬼視為甚麼正面的好的事物,馬克思為甚麼要這樣打比方呢?

馬克思的前女佣海倫(Helen Demuth)曾說了一些有關馬克思的驚人之語:「他是一個敬畏神的人。當他病重時,他獨自在房間裏,頭上纏著帶子,面對著一排點燃的蠟燭祈禱……」馬克思的行為在今天的持無神論的中國人看來,用一句通俗的話描述:那就是在「搞迷信活動」。被稱為共產黨的「老祖宗」的馬克思公開宣稱自己是無神論者,寫了多本反對宗教信仰的書,還把他所有子女都培養成了無神論者。那麼馬克思為甚麼自己卻要搞「迷信活動」呢?那個神秘的儀式實質是甚麼?多年以後,人們才知道原來這是撒旦教徒把靈魂交給魔鬼時的祈禱儀式。馬克思死後葬在英國的高門墓地(又稱「海格特公墓),而在英國,撒旦教中心就是高門墓地,馬克思的墓上曾舉行黑魔法的靈異祭儀。那裏也是1970年襲擊了數名女子的高門吸血鬼的策源地……

在莫斯科的馬克思研究所裏有一百多卷馬克思寫的文字,但只有十三卷出版了。馬克思寫的那麼多其它東西到底是甚麼,為甚麼不出版呢?馬克思到底有多少鮮為人知或不敢讓人知道的秘密?這些年逐漸解密,原來馬克思早年是一名基督徒,後來墮落成為一個狂熱的撒旦信徒。收藏在莫斯科馬克思研究所的一百多卷馬克思的文字,因為大部份是表現對魔鬼撒旦的崇拜、對人類與神的仇恨和妄圖主宰一切的狂妄,而不敢公之於眾。那個「共產主義的幽靈」,其實就是馬克思心目中崇拜的惡魔撒旦。

很多事情並不會因為我們不了解就不存在,馬克思信奉撒旦魔教,所有共產黨的理論,比如廢除宗教信仰並用「新宗教」代替(即「唯物主義無神論」);廢除私有財產及繼承權(即「共產」);廢除家庭婚姻與倫理(即「共妻」)等等都來自撒旦魔教。這些在世界上已不是甚麼秘密,只是很多人一直被矇蔽和欺騙,不知道它的真面目而已。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說道:「共產主義的本質是一個「邪靈」,它由「恨」及低層宇宙中的敗物所構成,它仇恨且想毀滅人類。它並不以殺死人的肉身為滿足,因為人肉身的死亡並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靈魂)還會輪迴轉生;但當一個人道德敗壞到無可救藥的地步,元神就會在無盡的痛苦中被徹底銷毀,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產邪靈」就是要使全人類都跌入這樣萬劫不復的深淵中。」

惡魔撒旦和邪靈可看成一回事,「共產主義」後面的實質就是人肉眼看不見的、站在無神論角度無法識破的魔鬼。

「共產主義理論」是魔鬼騙人的「畫皮」

無數歷史事實證明:表面「誘人」的共產主義給人類帶來的是巨大的苦難和災難。今天中共一直極力吹捧的馬克思那套理論正是魔鬼騙人的畫皮。

馬克思的理論(「共產主義」)在各共產黨國家被奉為「經典」,因其給世人描繪出一個「物質極大豐富、按需分配,按需所取……」極具誘惑力的「共產主義人間天堂」,從而曾使很多人把它視為社會的「進步」,和「拯救」處於危難中的國家和民族的「良方」,因此在全世界被人狂熱的崇拜和「實踐」,然而「實踐」的結果是根據馬克思理論 「製造」出的卻是一個個的人間地獄。全世界有上億人口在共產政權下非正常死亡,在各個共產黨統治的國家,殘暴、專制、殺戮、欺騙、血腥、恐怖、荒謬、無法無天……共產暴政的各種魔鬼獸行帶給了人類深重的苦難。

深受其害的各共產黨國家的民眾漸漸在苦難中看清了「共產主義」的猙獰恐怖的真面目,從上個世紀的八十年代開始,在民眾的唾棄和反抗中絕大多數共產暴政被推翻,共產陣營土崩瓦解,共產主義運動在全世界宣告破產,地球上僅剩幾個國家還打著共產主義的旗號在苟延殘喘,無非是要利用共產黨現成的專制機制維護自己的統治。

「共產主義」雖在全世界破產,但其表面那種追求「世界大同」和「社會平等」的理論卻極具迷惑和欺騙性,不僅在殘存的幾個公開的共產黨國家,在西方自由世界的國度,有不少人還在「崇尚」和利用著馬克思的理論。共產惡魔能讓人上當和迷戀,是因為它披著誘人的「共產主義畫皮」,它確實也讓共產極權的統治者們得到了好處,過上了為所欲為的「按需所取」的「共產主義」生活。不過,人只看到表面的「好處」,就會被假相迷惑。那和《畫皮》故事中王生被惡鬼披著的美女畫皮迷惑不是一回事嗎?

和共產惡魔打交道的人要付出慘重的代價

其實在今天的中共中,從上到下已沒有幾個人真正相信共產主義那套騙人的鬼話,但因找不到出路,為了維護和掩蓋中共各個利益集團的不敢見人的私利和罪惡,以及為滿足自己對絕對權力和隨之帶來的無限的物質利益的慾望,還在高調吹捧馬克思和共產主義那一套。所有深陷其中的人,都沒有想到,自己恰恰正是被共產黨後面的惡魔操控和玩弄的對像。

人之所以會被共產惡魔牢牢操控,就是因為人在各種慾望、貪婪、虛榮和對物質享受的追求無法自拔,從而使自己失去理智和理性。人就是被自己人性中的弱點害了。

很多在中共中的人只相信眼前看得見摸得著的現實和利益,不管共產主義、共產黨害死了多少人,有多大的罪惡,只要能滿足自己的權欲,方便和有利於統治,只要能維護中共權貴集團的私利,管它會不會禍及自身,哪管它將來要付出甚麼樣的代價,有甚麼樣的後果,那就是要拼命保黨的。

然而,所有利用這個共產主義及被其所蠱惑的人,都將付出慘重的代價。因為它後面的惡魔是要吃人的,要「剖腹挖心」的,人想利用惡魔,是自欺欺人,把靈魂出賣給共產惡魔的人必被其所害。

被共產主義洗腦和控制的人,為了黨和自己的利益、慾望而無所不用其極,就會失去人應有的良知、人性,而被殘忍、冷酷的黨性所代替。這不正是被共產惡魔「割腹挖心」了嗎?其「心」若被惡魔挖走,無異於靈魂已經死亡。其實回頭看一看,中共幾十年來在各種政治運動中,幹得最多也是最喜歡幹的一件事正是「殺人誅心」。

仔細想想,今天身在中共中的很多人不是和王生很類似嗎?被魔鬼迷惑,魔鬼能滿足你對各種慾望、利益的追求,但它不會讓你白白得到這些利益的,它要讓你最後付出真正生命的慘重代價。

中共治下的中國大陸正在上演現實版的《畫皮》

蒲松齡在《畫皮》故事的最後以「異史氏」的名義議論到:「愚哉世人!明明妖也,而以為美。迷哉愚人!明明忠也,而以為妄。……天道好還,但愚而迷者不寤耳。可哀也夫!」大意是說:「世人啊太愚蠢!明明是妖怪,卻把它當成美女。愚人啊太糊塗!明明是忠告之語,卻看作是妄言。……天道善於報應(天道往復還報,善有善報,惡有惡報),而只是那些既愚蠢又糊塗的人不醒悟罷了,太可悲啊!」

為甚麼作者要說:「明明妖也,而以為美。明明忠也,而以為妄」呢,是因為在故事中,王生「引鬼入室」後,有一天上街時,碰見一個道士,道士看到他後,現出驚愕的神色,問他:「你遇見過甚麼?」王生說:「沒有遇到過甚麼。」道士說:「你身上邪氣環繞,怎能說沒有遇見甚麼?」王生很不爽,極力辯解,道士只好離去,臨走時還遺憾地說:「糊塗啊!世上竟有死期就要臨頭還不覺悟的人!」王生雖因道士的話對那女子有所懷疑。但轉念又被「現實」所迷惑:明明是個美麗的女子,怎麼會是妖怪呢?猜想是道士只不過是想藉此聳人之言和鎮妖除怪來賺取幾個飯錢罷了。

仔細想一想,幾百年前蒲松齡的這幾句話太有現實意義了,以之來評論今天所有被共產主義所迷惑的人,是再貼切不過的了。

《畫皮》故事中王生凡胎肉眼,看不清厲鬼的真面目,以妖為美人。而今天為各種原因深陷共產主義邪惡的漩渦中的人,有的因看不清共產主義後面共產邪靈的真面目,還在大肆鼓吹共產主義,把害人的邪惡主義當成了有利於統治的好辦法,而難捨難棄;有的因為在這個體制中享有特權,獲得和佔有了巨大的物質利益,為維護自己的既得利益而維護中共;有的因得到一點中共的小恩小惠,有一個旱澇保收的工作,而對中共盲目吹捧和追隨,不知其對自身的危害。不也是「明明妖也,而以為美」嗎?

王生執迷於惡鬼所披畫皮的美色,把道士的忠告當成妄言。而今天被共產極權的權勢、「高效」、「成就」及所擁有的天文數字般的財富迷惑的人,聽不進法輪大法修煉人揭露出共產惡魔要毀滅人的忠告。反感排斥,把這些忠告當成「迷信」、「參與政治」、「多管閒事」從而拒不「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不能與罪惡切割而自救。不也是「明明忠也,而以為妄」嗎?

在今天中共治下的大陸真的是在上演著活生生的現實版的《畫皮》啊。

不與罪惡中共切割的人都難逃天懲的惡報

其實中共的結局早已註定,貴州省平塘縣掌布鄉的「藏字石」上六個一尺見方的大字 「中國共產黨亡」,舉國皆知。多年前中科院的科學家經考查確認:此六字產生於2.7億年前,非人工雕琢。這六個字的產生,現代科學完全無法解釋。唯有一種解釋合理:神造就的。中國人常說「三尺頭上有神靈」,「人在做天在看」,這裏的「天」又可稱為「上天」,就是神。神的意志即是中國人一直說的「天意」。天意很明白:就是「中國共產黨亡」。天意在石頭上顯現,就告訴你:這是實(石)話,勿當虛言,勿作兒戲。

中共幾十年間幹盡傷天害理的壞事,其罪大無邊:歷次政治運動迫害死中國人八千萬,至今還在迫害法輪佛法,還在做著「這個星球上最大的邪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大罪。如此滔天的罪惡還在被中共百般抵賴和掩蓋,然而,欺騙和謊言只能矇蔽住人,怎能騙得了神?三尺頭上有神靈,人在做天在看啊!中共的所有罪惡,神都一筆筆記在那裏。

在中共的體制中,不管一個人自身是否正直,能力如何,一旦要維護這個體制及私利集團的利益,就不得不延續和掩蓋中共數不清的罪惡,而包庇犯罪本身就是在犯罪,默認和縱容更與行惡者同罪。不拋棄中共和從心理上與共產主義那一套徹底切割,就得為中共背黑鍋,承擔中共的所有罪惡。

兩千多年前,羅馬帝國因殘酷迫害基督徒,招致四次大瘟疫,最後使羅馬帝國走向滅亡。四次可怕的瘟疫那是對行惡的人和同流合污的人的天懲,誰敢肯定今後類似的瘟疫不會出現?今天,面對迫害法輪佛法及活摘罪行這樣巨大的罪惡,所有參與的、麻木的、默認的、縱容的會不會成為天懲的對像呢?

現在發生在中國大陸的非洲豬瘟,其傳染範圍之大,擴散速度之驚人令現代醫學束手無策,稱之為「豬艾滋」。即使大陸各地設關嚴查,貼滿布告,採取禁止泔水餵豬等等措施,仍有二十多省被迅速波及。而此種瘟疫只傳染豬,人和其它畜禽皆不傳染,針對性極強,好似「長了眼睛」。那是不是對人的警告呢?會不會有可怕的瘟疫將針對所有不退出中共者而來呢?

漢代大儒董仲舒說過:「國家將有失道之敗,而天乃先出災害以譴告之,不知自省,又出怪異以警懼之,尚不知變,而傷敗乃至。」這實在值得人警醒啊。曾聽人說過,為甚麼讓中共中的既得利益者們放棄中共專制會那麼難?是因為他們早已經過著「共產主義」的生活:物質極大豐富了(看看中共的特權階層,各個太子黨、紅色家族哪個不是幾百億、上千億、甚至萬億,家家富可敵國,財富多得幾百輩子都吃不完)。 他們已在「按需分配,按需所取」了(從那些曝光的中共貪官來看,個個生活都是極盡奢靡荒淫,情婦、房子多得上百來算,而這只是冰山一角,眾多中共官員把鯨吞來的海量財產轉移到海外的根本無法統計)。

所以要讓已經過上「共產主義」生活的中共特權階層和私利集團,自己放棄特權和利益無異於「與虎謀皮」。然而,一個人即使擁有和掌握了全世界的財富和權力,也得赤條條的來,赤條條的去,拼命積攢下的萬億財富到時一分錢也帶不走。而人造下的罪業卻得自己去還,造多少還多少,造多大還多大。中國有一句老話:人在做,天在看。人所做的一切壞事,上天一筆一筆的都給你記在那兒,善惡到頭終有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時候一到,一切必報,沒有任何人可以逃脫,再大的權勢和金錢都沒有用,不與罪惡中共切割的任何人都難逃天懲的惡報。到時候才發現人機關算盡,苦苦追求來的一切不過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罷了。

從這一點上來看,共產主義不正是毀人的嗎?最大限度的放大人的各種慾望、和想要「按需所取」的貪婪,使其中的人被共產極權帶來的權力和利益牢牢捆住,在物質上獲得了短暫的快感和滿足後,身不由己的,一步步的走向毀滅、走向那萬劫不復的深淵。

在大難前猛醒,順天而行才能得救度

人是看不清惡魔的真面目的,更無力對抗惡魔。但修煉人有能力幫助他,就像《畫皮》中的那個道士,道士不僅能看出王生邪氣纏身,也能用他的法器斬殺厲鬼。

那麼今天到哪裏去找這樣的法器呢?其實《九評共產黨》和《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就是照妖鏡和修煉人幫助中國人斬除共產惡魔的利劍。靜下心來重新讀一讀這兩本書吧,你就會發現這根本不是普通人寫得出來的,裏面蘊含著天機和超常的力量,這兩本書會讓操控你的共產惡魔恐懼,會讓你自己清醒。如果你能用化名、小名、別名退出中共的黨團隊,高級生命就能助你,幫你找回被共產惡魔「挖走」的那顆敬神信天,勇敢善良的心。就如王生那樣得到高人的幫助死而復生。

上天有好生之德,天滅中共的時刻一延再延。但慈悲和威嚴是同在的,機緣不會一直都有,給夠了人機會,人不知道珍惜,就終有體會到威嚴的那一天,「身後有餘忘縮手,眼前無路才想回頭」的時候,後悔就晚了。

願還身陷共產主義罪惡漩渦中的每一個中國人,在大難前猛醒,識破惡魔的畫皮,認清中共和共產主義對自己、民族和國家的危害,順天而行,從行為上拋棄中共,從思想上擺脫共產邪靈的控制,給自己帶來生機和出路,從而得到一個好的未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