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字時代的「網格化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一月八日】筆者最早聽說「網格化」還是在原中共中央「610辦公室」主任、公安部副部長李東生被抓之後。披露李東生被抓前一個多月最後一次公開露面的消息說,2013年11月5日,李東生竄到河北懷來縣土木鎮二台子村,就進一步迫害法輪功進行直接部署和指揮,叫囂要搞全方位、網格化管理,一個都不放過。

李東生說的「網格化管理」並非一個用來形容管理嚴格的普通詞彙,而是針對共產黨成立的一個數字化時代的全新基層組織。在明慧網公布的迫害法輪功案例中,這幾年也出現了相應的網格責任人員和機構,包括網格長、副網格長、網格員、網格管理員、網格信息員、網格民警、網格輔警、網格格警、網格警察、網格接處警、網格信息管理中心、網格服務中心、網格辦等等。

明慧網上有關網格的消息最早出自2012年8月21日的一則《長春南關區成立社會服務管理局 實為迫害機構》的報導,稱「南關區的社區都叫網格,每個社區主任不叫主任,叫網格長,而且,每個網格長都配一台GPS定位手機,每台手機24小時開機,政府每月存電話費70元,這個手機和社區電腦及區控制中心的電腦聯網,還有一個工作QQ群,前幾天還讓把每個社區『未轉化』法輪功學員通過手機上傳到控制中心。估計長春市都實行了這個『網格管理』,南關區是全市所謂試點。」

幾年過去了,如今網格化已經在大陸全面鋪開,成為了中共監控人民的一張大網。明慧網2018年6月9日有關新疆的消息說,新疆成了一所大監獄,不配合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如今都已寸步難行,「因為邪惡搞所謂網格化的信息迫害,讓那些堅定修煉的大法弟子已經無法正常工作、生活,無法乘坐交通工具,無法到異地出差、學習。」

「網格化管理」是中共為了應對人口流動帶來的社會轉型而搞出來的所謂創新模式。多年來中共從上到下控制體系的末梢就是「單位」(機關、廠礦、學校等)和「街道─居委會」(在農村是村委會)。「單位」就是個小社會,控制職工的一切,而「街道-居委會」實際管理的是一些沒有單位的邊緣人群。迫害法輪功開始後,法輪功學員所在單位就是迫害的最前線──領導談話、非法送洗腦班、非法送勞教所、強迫下崗、停發工資、不給住房、扣養老金、株連孩子入學就業、影響工作晉升等等,都是由單位與所在地「610辦公室」配合執行的,大一點的單位自己就設有「610辦公室」。許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得流離失所。

從表面看,中國的經濟改革打破了以單位為核心的「蜂窩社會」,在單位之外出現了龐大的就業群體,城市化更是催生了大量流動人口。中共極權統治下造成的社會矛盾凸顯,群體抗爭事件日多。中共不是想辦法如何疏導,而是要用暴力把一切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中,「網格化管理」就是這樣出來的。網格化是甚麼?形像地比喻,把中國地圖打開,用縱橫線把地圖劃分成無數小小的網格,把十幾億人分配到各個網格裏(人口流動也不過就是從一個網格跳到另一個網格),每個網格分派一個網格長,外加網格民警、網格員等,每個網格人員配備一個智能終端或手機,用專門的網格化管理軟件系統,把網格裏的每個人的情況填寫並實時傳輸到網格監控中心,哪裏有了甚麼情況,就派人去處理。這就是李東生嘴裏說的「全方位、網格化管理,一個都不放過」。據大陸媒體介紹的浙江省樂清市的網格員,「每週至少7個半天、每天至少兩個小時在網格巡查」。

明慧網2013年4月14日的報導《心虛害怕 湖北宜昌警察非法監控法輪功學員》一文提到了「網格化管理模式」,稱網格員主要的任務就是全方位收集所轄區域居民的各種信息、秘密監控社區內敏感人員。宜昌電視台經常有意播出一些「網格員」幫助居民排憂解困的所謂「新聞」糊弄民眾,其實這些所謂的「網格員」,被人稱為中共滲入民間最底層的特務組織。

湖北省宜昌市是2010年啟動的全國「網格化」試點,看看下面這張組織架構圖:

可以看到,相比過去的「街道-居委會」模式,如今的「網格化」就是在社會基層增加了一個大大的監控網。

社區下水道不通了,或者哪裏出了車禍,這些事情與居民生活有關,在人人都有手機的今天,當事人直接一個電話就可以找相關部門來處理,並非一定要網格員來通報。網格員真正起作用的地方,也是當地政府極力追逐的,就是對那些具有「一票否決權」的事件的監控,包括法輪功學員的活動和其它社會群體事件。說到底,所謂「網格化」就是政法委維穩的延續和強化。上網搜索「防邪網格化」(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佛法修煉),可謂鋪天蓋地,各個省市鄉鎮都在搞,這才是中共大搞「網格化管理」的真正動機。

常常見諸報端的是中國安裝了多少監控攝像頭,據說到2020年中國的攝像頭就會增加到6億多個,這套視頻監控系統被稱為「天網工程」(針對農村的監視系統稱為「雪亮工程」),加上大數據、人工智能、人臉識別,十幾億人就被監控了起來。我們這裏說到的「網格化管理」,是中共監控人民的另一套手法,而且中共也正在宣稱要把「天網工程」和「雪亮工程」與「網格化」結合起來,形成「雪亮網格」,把每個中國人都置於光天化日之下。

中共所謂的「網格化管理」,其實就是過去戰爭年代的「保甲制」加上現代數字化通信技術,再注入中共想要滅絕信仰自由、言論自由的邪惡動機,就形成了今天的把全中國變成一張監控網的「網格化」。要說戰爭,中共的確是把老百姓當作自己的敵人,中共從來都是與人民處於戰爭狀態。

一邊高唱崛起,營造所謂的「盛世」,一邊又是人盯人,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對「真善忍」如臨大敵,這是多麼脆弱卑鄙的「盛世」。「網格化」勞民傷財,也是中共走到末日的徵兆。網格員也是人,一旦明白真相,中共編製的這張網又有甚麼用呢?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