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情對於修煉人的干擾

——大法弟子在任何情況下就是做好三件事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七日】師父說:「任何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人為甚麼能夠當人呢?就是人中有情,人就是為這個情活著,親情、男女之情、父母之情、感情、友情,做事講情份,處處離不了這個情,想幹不想幹,高興不高興,愛和恨,整個人類社會的一切,全是出自於這個情。這個情要是不斷,你就修煉不了。人要跳出這個情,誰也動不了你,常人的心就帶動不了你,取而代之的是慈悲,是更高尚的東西。」[1]

師父的法講的很明確,我們大法弟子在修煉過程中也在不斷的去掉這些執著,可是,因為我們是在常人中修煉,很多時候是與常人接觸,加上長期在常人中形成的觀念和養成的習慣,往往在情表現出來時,不易覺察,有甚者還深陷其中,被其干擾而不自知,或者無可奈何。

一、親情的干擾

我們是在常人社會中修煉,絕大多數同修都有家屬子女,即使是單身,也有親朋好友,那麼在人情來往中,就會體現出情的干擾。如果修煉人的主意識不強,學法不抓緊,就很難擺脫情的干擾。

我身邊有這麼兩位同修,都是九九年以前得法的老弟子,在二十年的風雨中,在邪惡的打壓中、在訴江中表現的很正很好,三件事都做的比較好,為救度眾生出了很多力。可是,近來他們都出現了不同程度的鬆懈,修煉狀態大不如前,究其原因,主要是被情干擾了,因此而陷在魔難中苦苦掙扎。

一位對其丈夫有很深的怨恨,每當見到她時,總是聽到她在抱怨她的丈夫,心裏忿忿不平。作為旁觀者,知道她被情帶動的太厲害,卻難以與之在法上交流。因此,這位同修的狀態不好,身心都被俗事所纏,嚴重的影響做三件事。

而另一位同修則情況相反,她丈夫對她很好,對她照顧的無微不至,她幾乎是飯來張口,事事依賴其丈夫,甚至自己學法用的大法書都由她丈夫給收拾。可是,她表現出來的狀態也不好,出現了較為嚴重的「病業」假相,眼睛看不清字,腦子記不住東西,平時的生活起居都需要家人的照顧,不像一個大法弟子,倒像一個需要人照顧的病人。這倆同修表面上的情況不同,其實深究下去,都有對親情的執著所帶來的干擾,雖然一個表現的是恨,一個表現的是愛。同時,她們也都有對兒孫的比較強烈的親情執著。

有的修煉人把做好人混同於為兒女無休止的付出,家務全包,兒女甚至孫子孫女的事都全包,佔用了自己的大量時間,想做好三件事,又感到力不從心,長期在這種狀態中徘徊,很苦惱又很無奈,卻沒有意識到這是對親情的執著帶來的干擾。

二、同修之間的干擾

當今社會物慾橫流,人與人之間很難有真誠相待的,多數是互相利用,爾虞我詐,尤其在中國大陸,被邪惡黨文化毒害的人們,心中懷著莫名的恨,不相信這世界上還有好人,不相信天理良心,不相信善惡有報,所以遇到矛盾時,只會用鬥爭來解決問題,人與人之間的關係非常緊張。而大法弟子之間卻不一樣,大多很平和善良,不會去欺侮別人,可以相互信任。在這樣的一個環境中,同修們多是敞開心扉,不用刻意去防備別人,很祥和也很心胸舒坦。在這樣的環境下,也會產生一種情的干擾,就是同修情。

有的同修喜歡串門,有事無事都喜歡到同修家嘮嘮嗑,自己有甚麼心事,也願意找同修傾訴,來滿足自己情感的需要。如果是有證實法的事要談,或者是要協商共同做甚麼事,或者大家在一起學法、切磋修煉體會,這當然是必須的,自然無可厚非。但是,過於頻繁,而且很多時候不是交流修煉上的事情,卻是家長裏短,你好他不好之類的話,是不是會影響彼此的靜心學法和做事呢?再說,在大陸目前的情況下,還有個安全問題,是不是應該自我約束呢?同時,這種同修情會不會被邪惡利用鑽空子搗亂迫害呢?在救度眾生這樣時間緊、困難多、任務重的情況下,我們哪有閒情去浪費這寶貴的時間呢?

再有,從法中我們知道,每個人的修煉道路都是不同的,也就是說,每個人都必須獨立走自己的修煉路,想依靠別人的幫助或者說離開了別人的幫助,自己就不知道怎麼修,甚至具體事也不知怎樣做,如果這個狀態一直不改變,那這種人是修不成的。也就是說,他的依賴心不去,是走不向圓滿的。同時,在修煉的群體中,會有一些悟性比較好,能力比較強的人,常常成為同修們的依賴對像,喜歡讓他拿主意,喜歡跟著他走,在這樣的氛圍下,很容易助長此人的顯示心、求名心,他可能會很享受被人依賴的感覺,漸漸驕傲自大起來,如果不注重學法,不能警覺自我膨脹的心態,說不定幹出甚麼破壞大法的事兒毀於一旦。

其實真修的大法弟子都知道,我們要想走正修煉路,只有依靠師父和大法,不能學人不學法,要「以法為師」[2],所以,同修之間千萬不能有意無意的放縱依賴心(被依賴的心),那是害人害己的嚴重問題。這種情一定不能小覷,否則將錯過這萬古機緣。

三、自我的干擾

人是很怕寂寞的。人的七情六慾都要有其嚮往和宣洩的對像,相應希望有所回報,至少是有所回應吧,常人也因此而樂而憂,活的有滋有味。當一個人獨處時,自己的喜怒哀樂沒有人交流和分擔時,就會覺的很難過,長期這樣的情形,難免產生寂寞之感。記得有一個同修,當時她與家人鬧矛盾,似乎其丈夫、兒子都要離她而去。她表現出來六神無主的空虛感,好像日子都過不下去了,這可能就是寂寞在她身上的表現吧。

還有一些同修很熱心常人中的事情,張羅給誰家孩子介紹對像,別人家的家庭矛盾也喜歡插手去管,常人中親朋好友的聚會也很熱衷參加。如果是利用這個機會講真相,當然很好,但有時並不是這樣,而是喜歡熱鬧的常人心促使他這樣做,還以為這表現了大法弟子的善良。其實,這是誤解了大法弟子善良的內涵,而恰恰是自己耐不住寂寞的常人心的表現。

那麼,試想一下,我們自己不能控制自己的情緒,耐不住寂寞,怎麼能靜心學法煉功、做好三件事呢?不能做到靜心學法,高層法理怎麼會展現給我們呢?只能看到法字面的意思,怎麼能提高呢?有時甚至法字面的意思都不明白,怎麼修煉下去呢?

其實情的表現是多方面的。當然,不是說我們放下情,就變的冷漠,變的不近人情,讓常人無法理解。我們可以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會的狀態修煉,可以維護好家庭,可以幹好自己的工作,可以與親朋好友正常交往。但是,我們自己的內心一定要清楚,我們是帶有重大使命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真正要做好的是師父要求的三件事,那麼,我們在各個環境中,才能分清事情的輕重緩急,才能平衡好各方的關係, 才能做好我們應該做好的三件事,救度更多的眾生,不負師尊的囑託,不負眾生的期盼。

一點淺悟,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