痛定思痛說手機安全


【明慧網二零二零年一月十四日】手機安全問題師父有多次針對講法,明慧網也經常提醒和探討手機安全問題,可大陸同修就是屢禁不止,為邪惡迫害提供方便。

談起原因,有的是因為怕麻煩;有的認為自己一直用手機也沒有發生安全問題;有的自以為高明,講的話是「暗語」,邪惡不可能明白……眾多人心不去,導致邪惡坐在辦公室,一台電腦就能清清楚楚監聽或監視眾多帶手機行走和通話的大法學員,並在邪惡認為需要的時候,任意、隨便的圍堵、攔截、抓捕我們的同修!

目前被邪惡迫害的,除講真相現場環境複雜導致心態不夠純正的個別意外,其他所有被迫害的案例,可以肯定的講,邪惡都是通過手機監控而實現迫害手段的!

如:邪惡以查車為名,攔截我們同修正往外運輸的交通工具,查抄不少大法資料,並非法的以此合法資料作為所謂證據,冤判該同修重刑,車輛被惡者佔有。該大法弟子曾經承擔資料點運作,與人的接觸非常謹慎,但對其他同修提醒手機安全置若罔聞,手機放在打印機邊,清楚的給邪惡傳遞打印機運作聲音,可以準確判斷出其打印數量。一旦發現數量很大,超出一般家庭和學生作業量就會被重視和跟蹤。再通過你與其他大法弟子的「暗語」溝通,邪惡就知道你甚麼時間去甚麼地方,然後在必經之路輕而易舉攔截和綁架你;有的同修互相之間電話聯繫辦事,買甚麼「餅」、甚麼「皮」及所有「暗語」都被邪惡掌握的清清楚楚;邪惡得意洋洋的說:你們幹甚麼、說甚麼我們都知道,本來在某某某處就想抓你們,考慮不夠安全沒有動;連同修之間大多數都不知道、只有少數人知道的同修化名,因為是手機在身邊時「秘密協商」的,或者是用所謂「代號」呼叫實名制手機持有者,這樣只能迷惑身邊的人,卻對互聯網的手機信息一目了然!在邪黨的所謂「大數據」下更沒有任何秘密而言!

那麼,我們大法弟子是不是就與世隔絕、絕對不能用手機嗎?顯然是否定的。就像師父講針對邪惡迫害講「將計就計」一樣,正確使用互聯網和手機,仍然能給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有促進和幫助作用。

如有的大法弟子在職,甚至在公檢法司、軍隊和政府部門修煉,他們因為與單位溝通,手機號輕易不會變更(變更後通過單位邪惡仍然掌握),所以只有正念對待的同時,保持不與大法弟子互相之間直接聯繫;辦和大法有關的事的時候不帶手機,回家看看有沒有未接電話就行;萬一有手機在,就離目地地兩百米外卸掉電池(儘量不要使用卸不掉電池的手機);手機放在隔音的房間、容器或汽車裏,人到相對安全的地方交談大法事宜……

只要記住手機就是個竊聽器,知道邪惡通過技術手段,可以把聲音放大若干倍,所以人耳朵聽不得的聲音,邪惡放大後都能聽到;互聯網的手機定位與百度地圖結合,就可以實時監控每一個持有手機的人走在哪一條大街小巷;通話功能不但知道你的通話內容,還可以知道你的環境聲音;手機鏡頭、GPS、通訊錄、你的上網信息等隨時可能被邪惡及微信、淘寶、QQ等眾多國內第三方軟件隨時盜取!如果監聽一部手機與之通話的所有手機也被監聽。

時時刻刻記住手機就是個竊聽器,大法弟子就會知道怎麼對待和正確使用手機。讓邪惡在大法弟子的正念下,手機為大法弟子證實法而正用。而針對邪惡,讓手機變成睜眼瞎和聾子的耳朵,就可以杜絕邪惡的大部份迫害。因為離開了手機竊聽和監控功能,邪惡靠人力監控就是大海撈針、就像邪黨監控一個人權律師年花費幾千萬還讓律師成功遠走國外獲得自由一樣,邪惡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手段就會被窒息。

被邪惡迫害後零口供、正念走出來的大法弟子,以親身經歷,希望借明慧網再次呼籲:我們大法弟子每個人都得時時刻刻重視手機安全,杜絕邪惡利用手機監聽監控大法弟子的便利手段,窒息邪惡迫害,讓師父多一點欣慰、少一點操勞。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