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法輪功21年身體健康 家人受益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七日】我今年七十七歲了,文革前大學畢業,在邪黨專制中長大,腦子曾被洗的幾乎喪失自我,好在先天的那點善良的本性未被洗盡,在學校是個好學生,工作中是一個好職工。在邪黨的專制下,奸猾蠻橫的人吃香,老實人難做,生活的艱苦、工作的壓力、歷次運動的惶恐和不解、人與人之間的爭鬥,思想壓力重重,覺得人這樣活著有何意義呢?!

長期的鬱悶導致自己得了神經衰弱、腎炎、肝病、眼病、嚴重陳舊氣管炎、心臟病、腰椎間盤突出等諸多疾病,每年都要到省城大醫院去檢查治療。

一九九八年春天,一個偶然的機會在親戚家發現了《轉法輪》這本書,拿起來一翻,好似看到一本世上難找的奇書,便借回家看,邊看邊流淚,一口氣就看完了。看書過程中,每天的一大把藥忘吃了,渾身難受的感覺沒了,身體異乎尋常的舒服。第二天我就去公園學功了。

從學法那天起到今天二十一年了,我身體健康,再未吃過一粒藥,打過一次針,全身的病無影無蹤了。以前工作稍累一點就得病幾天,上樓上不去。修煉大法後啥活都能幹,而且咋幹也不累,脾氣也沒了。丈夫看到我的變化,對我學大法很支持。他是邪黨一領導幹部,他單位也有好多人學大法,他發現他單位凡是學大法的都是人品好、工作好、讓領導省心,所以很認同大法。我的倆孩子看見我的變化也非常支持我學大法,他倆在江澤民邪惡集團打壓法輪功後走入大法修煉,雖然不那麼精進,但師尊也都給他們清理了身體。他們都是單位業務骨幹,收入不菲。

我先生本是一善良人,在邪黨權力圈子裏混了幾十年,認為人生就是吃喝玩樂享受。我們勸他學大法,他卻說,反正一人煉功、全家受益,你們煉我受益就行了。十二年前他得了肝癌,做了手術,醫生認為他生命不會維持多久,結果沒有任何痛苦和疼痛活了十二年,悄然睡去。我想,他雖沒走入修煉,但他為大法做了一些好事(此不贅述),師尊給了他最好的。

在先生患病這十二年中,我沒覺得累和苦。特別在最後一年他臥床不起,我沒請護工,也沒送他去住院(他自己也拒絕去醫院),沒耽誤兒女工作,也沒耽誤我學法煉功。有時他大小便失禁,我晝夜不能休息,但仍精力充沛,始終保持室內、病人乾淨整潔無異味。常人都說,「這七十多歲的老太太,年輕人都比不了,人家是法輪功(弟子)啊!」我知道,師尊也給了我最好的。

一雙兒女住在離我們很遠的地方,但都很孝順。在他們的父親生命最後的半年裏,倆人都飛回來過五、六次。他們怕我太累,主張送醫院花高薪請人護理,我都婉拒了。我堅信一點,這是我的修煉道路,應該接受和承擔,也是我的責任。修煉人以苦為樂。兒女們心疼母親,無奈的說,「那不行,你也那麼大歲數了,還要侍候一個長期臥床不起的病人,那你讓我們怎麼辦啊?!」我告訴他們說,我能做得了,我是修煉人,我就聽師父的,師父的安排一定是最好的!

人總歸要走的。丈夫七十七歲了,按常人的話說壽命也不算短了,後期身體狀況已是一天不如一天。我想,要是走時趕到週末凌晨最好了,既不怎麼影響孩子們的工作,幫忙發喪的親戚也不用請假。結果丈夫就是在清明節前七天的週末凌晨,無痛無苦的安詳的睡過去了。倆孩子得到消息後當天早晨乘坐飛機回來,發喪的親屬們都及時來到。

沒驚動太多親朋故知,沒收任何「份子」和饋贈,就是幾個晚輩親屬,一切從簡,利用週末,平靜地把丈夫送走了。過了好一段時間,親朋故知才知道,都說:修大法的人就是不一樣!人家不麻煩人!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