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結束的心是應該去掉的執著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八日】和同修接觸時,發現不少同修都有求結束(正法結束,迫害結束)的心。盼望著迫害能早一點結束和修煉圓滿。有的同修表露得比較直接,有的表露得比較含蓄一些……這都可以理解,迫害發生了這麼多年,很多同修都經歷了不少的苦難和壓力,大法弟子畢竟是人在修,修煉人的人心和執著在沒去掉時就會表現出來,很多年前就聽同修說過:「怎麼還不結束,迫害甚麼時候到頭啊,一年盼一年,年年盼結束,現在都二十年了還是沒盼來結束。」現在這個執著在不少同修這兒表現得很強烈,強烈得自己都感覺不出來了,察覺不到這是執著了。

回過頭看一看,因為這顆強烈的求結束的心,使我們在一次又一次的指望和期盼常人為我們平反,結果得到的卻是一次又一次人心的失望和失落。因為有這顆求結束的心,所以我們關注常人形勢和外界的變化,所以心很容易被這些變化帶動。多少年來,每次因形勢的變化,在大法弟子中造成了人心波動,隨之而來的都是巨大的損失和慘痛的教訓。

但是,我們在這個問題上,因為沒有真正放下求結束的心,所以不久又在新的形勢變化下被再一次帶動,忘了以前的教訓,再一次重複以前的錯誤,又再一次被邪惡鑽空子搞了破壞。

為甚麼在這個問題上,我們很多大法學員表現出來總是反反復復不能吸取教訓呢?我想,一方面是有我們修好了的就隔開了的因素。另一方面可能是我們很多同修都沒有意識到求結束的心不僅是執著,還是一個很大很強的執著,是和其它人心一樣應該儘快去掉的執著。

我以前這顆求結束的心也很強烈,折磨了我很多年,在一次一次的失望和失落之下,自己的修煉曾變得懈怠和消沉,最嚴重的時候,還動搖了對師父和大法的正信。

直到前不久自己才發現和放淡了這顆心。兩月前本地發生了嚴重的迫害,損失巨大,本地的環境從表面的寬鬆一下變的非常嚴峻。在壓力下,我們向內找,發現了迫害能發生是我們自己在方方面面的放鬆、懈怠和麻木所致,導致另外空間大量邪惡聚集,操控了原本不願再參與迫害的世人又參與到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中,迫害不是人對人的迫害,是另外空間的邪惡所為。

認識到了這一點後,很多同修發自內心的知道了發正念的重要性。本地同修在大面積講真相的同時,加強了發正念,大法弟子動真念時,那正念真是威力無比,清除了大量邪惡,後來,很多同修明顯感覺到來自另外空間的壓力減輕了許多。但現在我們明白了修煉的嚴肅性,知道不能再放鬆和掉以輕心了。

在這次的經歷中,我覺得那顆求結束的心在其中放下很多。因為我有了一個切身體會:這根本不是人對人的迫害,迫害能發生,是另外空間的邪惡鑽了大法弟子長期的、嚴重的執著心的空子。迫害的結束,根本就不是求來的,也不是等來的,而是我們大法弟子真正提高了心性,在精進狀態中,講真相救了該救的眾生,在我們重視發正念中,另外空間的邪惡被大量銷毀,或被徹底清除後,因為失去後面的邪惡生命和因素的支撐,迫害自然就結束了。

我從中也認識到,沒有任何常人有能力結束這場迫害,常人在另外空間的邪魔面前,是那麼的脆弱和無助,隨時可能被各種外來的生命和因素操控,在世間沒有任何一個常人能主宰自己的命運,不管他有多大的權勢,能力如何,表現的再好或表現的再壞。

其實世間的任何事(不管是好事和壞事)都不是一個小小的人能做得出來的。一個人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在善惡面前選擇。選擇了善,他就能得到神佛的保護和幫助,做成了好事、善事,為他自己在新宇宙的不同的大法弟子的世界中擺放好了位置。而選擇了惡,他就被邪魔控制,做了壞事、惡事,使他被正法淘汰,在無生之門中面臨最可怕可悲的下場。

正法期間,我們和眾生的關係是:可憐的眾生等著我們大法弟子做好了,除盡了邪惡,他們在沒有邪魔干擾和控制下能為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如果我們不能清醒的認識到這些,反過來卻把結束迫害的希望寄託在那些可憐的眾生身上,用人心求結束、等結束、盼結束。看到哪個人表現得好一點,就對人崇拜、依賴、誇讚不絕於口;看到人表現得差,或走向反面,就對人失望、怨恨或一貶到底。我們這些不理智的言行,是眾生的悲哀也是我們的恥辱。這真的不是我們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所應做的。

我認識到:在正法中,師父一揮手,就可以把邪惡瞬間全部清除,正法洪勢一到所有的邪惡表現馬上就終止,要讓迫害在今天結束絕不可能讓它持續到明天。但現在師父卻不能這樣做,因為得救的眾生還沒達到數量,很多大法弟子還沒有到位,結束了,無數的眾生永遠就失去了生命和未來,沒有到位的大法弟子就再也到不了應到的位置。

其實就這一顆強烈的求結束的心沒去,我們可能都是到不了位的,而且還可能不只是一個能不能到位的問題。求結束,想快一些圓滿,這就是強烈的執著。不去就很可能被邪惡鑽空子,給自己的修煉帶來魔難和阻力。

師父嚴肅的講過:「你的每一個執著,都會造成你修不成。每一個執著可能都會造成你在身體上出狀況,在大法的堅定信念上造成動搖。」[1]

師父說:「一個修煉者有圓滿的願望沒有錯,但思想放在法上,在不斷的修煉中不知不覺就會達到圓滿的標準。特別是一些在痛苦中忍受不了的學員最容易產生想離開人間、快些圓滿的念頭,從而被邪惡鑽了空子。」[2]

我仔細回憶自己在有求結束的心時的各種心理狀態。向內找一找,其實求結束、求圓滿只是一個表現,而它後面還隱藏著很多其它的心。最明顯最大的就是一個「私」字,不考慮眾生的安危和存亡,不考慮師父正法的安排,在求安逸心的作用下只執著自己在人世中一時的痛苦和壓力。嚴重時甚至會冒出對師父遲遲不結束的怨,自己覺得不公平的妒嫉心……想一想,那些心真是可怕。

這些心不去能圓滿嗎?這個「私」就像一個枷鎖,牢牢的鎖住我們的本性真我去不了無私的新宇宙,使我們不能發生本質上的轉變和昇華。

師父還說過:「你們知道嗎?心裏頭想著圓滿的人是圓滿不了的,更何況想圓滿還放不下對情、財等執著的人。無求而自得!大法弟子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你就堂堂正正的去做好你應該做的,甚麼都在其中。你只要想著你要圓滿你就圓滿不了」[3]。

我想,我們現在最應關心的不是甚麼時候結束,而是我們如何正念修去那些人心。我們每天的學法入心了嗎?這麼一部萬古不遇的大法,我們是不是應該花一些時間,下點功夫把他背下來?還有怎樣去講真相救眾生?我們怎樣發好正念去清除那些搞迫害的邪惡?

修煉是極其嚴肅的,沒有僥倖的。不在法上精進,不在平時去除各種執著,紮紮實實注重一思一念的實修,是混不到最後的。正法到了最後,邪惡也在加緊在往下拖那些長期帶修不修的、至今還沒修煉概念的、被名利情和各種慾望困擾得顛三倒四的、強烈的自我放不下的學員,它們想把它們看不上的學員都淘汰出去。提醒這樣的同修,一定要驚醒,一定要振作起來,一定要聽進同修的意見,別辜負了師父用巨大的承受為我們換來的修煉機緣,別辜負了你世界的眾生對你的殷切期盼。

其實在人世間,我們在助師救眾生的修煉過程中受了一些苦難和壓力,將來看,真的只不過是一瞬間。而得到卻是永恆的幸福和美好,我們付出的一點點和師父為我們承受和賜予的遠遠不成正比。我們沒意識到,今天我們能在世間修煉為師父的正法受一些苦難和壓力,那是全宇宙的神都羨慕不已的,將來直到永遠,再也沒有其它的生命有這樣的機會了。

如果我們真正能認識到自己的責任,做好我們應該做的一切,我們會覺得時間不夠用,就不會度日如年,有求結束的心了。我們會發現沒有結束的每一天都是珍貴的,那都是我們做好的機會。

師父說:「有沒做好的,現在還沒結束,那就做好你們該做的!」[4]

所有的執著暴露出來(自己意識到,或被別人指出來)正是去掉它們的前提和好機會。其實,求結束的心和它後面隱藏的一切心都不是我們真正的自己,只要一分清它,正念對待,它就能很快去掉,真正去掉它,你就會發現自己不會再被常人社會形勢的變化輕易帶動,自己的修煉狀態就會有一個很大的飛躍和昇華。

個人認識供同修參考,若有不足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參加歐洲法會的大法弟子大家好!》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