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知道手機自動監控的程度嗎?

手機安全再提醒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九日】近段時間,有同修看到師父在講法中說過:「師父早期的安排就是今年結束迫害」[1],因而在手機安全問題上有所放鬆,覺的正法接近尾聲了,覺醒世人及正的因素在增加,邪惡沒那麼多了,也很難形成大規模的迫害形勢,於是,在手機使用上不免有一種如釋重負般的解脫感,在心理上不像以前那樣重視安全了。

我覺的這種放鬆,是沒有理解好師父的法。正法是在不斷向前推進著,但畢竟還沒有結束。總體上邪惡的迫害形勢在大幅減退,但不等於邪惡停止了迫害,因為迫害的機構還在,那部迫害的機器還在照舊運轉著。從明慧網上每天報導出來的迫害案例來看,有時甚至還很嚴重。因此,我們沒有任何理由在安全問題上放鬆下來。

師父也早就明示我們:「我過去講過,一直到迫害最後邪惡都不會停止迫害,明天結束,今天那個邪惡還是照樣行惡。」[2]

因此,只要迫害還在,在手機使用上,我們就要時刻保持一個清醒理性的狀態,注意必要的安全,才能不被邪惡鑽空子。

可以說,只要在邪惡黑名單上的同修,手機幾乎無一例外的都處於邪惡的監控之中。我現在使用的手機是國內某大品牌的手機,一般回家後,我都是把手機放在偏房屋內,帶上門。一天晚上,我外出回來時,想查看一下手機的來電情況,看有沒有打電話的;剛推開門,竟看到手機在自行運作中。我沒有動,只是在一旁靜靜的觀看著:先是不斷的刷屏,翻屏,又打開藍牙,打開wifi,過了一會,又打開手機上的手電筒,因為手機的攝像頭被我遮蓋著,看不到甚麼,不一會就關上了,又點開了幾個文件,隨後恢復到我手機的自設狀態,整個過程就像自己在實際操作一樣。

這是我偶爾碰到的,推測類似的這種行為可能已有過多次了。沒想到遠程操作這麼直接和簡便。如果手機是被監控的,甚麼電話、信息、圖片、文件等等,真是一覽無餘,既然能像操作自己的手機一樣,那麼也就很容易打開手機的前後攝像頭,以監視屋內的各種情況。

師父說:「你知道這個電話監聽啊,我們身上帶的電話,告訴大家,每一個都是監聽器。」[3]

邪惡對手機的監聽是多方面的,隨時隨地的,目地是企圖全方位的收集信息,以便及時掌握學員的行蹤和去向。

一、語音竊聽

現在連常人都知道電話無秘密可言。語音竊聽,這是最常見和使用較多的監聽方式,你跟哪個同修常保持電話聯繫,那個同修又跟誰常聯繫;接聽的電話中,哪些是常人的,哪些是學員之間的。經過過濾分析,就會串起一個群體監聽網絡。其中的哪個同修如果不注意,說一些敏感的話題,尤其在證實法的項目上,無意之中透露了出去,就可能帶來損失。所以,確實有重要的事情需要說的,最好是當面交流為好。

還要注意一點,你家人的手機也很可能在他們的監控範圍之內。你到哪去,有甚麼動向,準備參加甚麼活動,來回的時間及路徑等等,從你這裏監聽不到,就通過家人的手機打探消息,因為家人不修煉,往往話無遮攔,覺的無關緊要,甚麼也說,無形之中暴露了你的行蹤,你可能還毫不知情呢。這方面也要想辦法注意。

二、環境監聽

除了對日常通話的語音竊聽外,邪惡通過手機對周圍環境的監聽也是不可忽視的,需要我們多加防範。譬如做資料時,機器打印及使用耗材的聲音,如果手機離得近,也會被監聽的很清楚;還有同修在一起學法交流時,應注意要將手機安全適當的放置,才能避免環境的監聽;平常只要手機在身旁,說話就注意不要太隨便,如今天我去某同修家,我要買甚麼耗材,我要去甚麼地方,做甚麼事等等,事還沒做就暴露出去了,你人未出門他們先到了。

三、定位跟蹤

有一位同修,一段時間邪惡對他盯的很緊。一天他去外地參加一個同學聚會,帶上手機,走出後不久,想靜心背背法,因為現在的手機不能卸掉電池,他便把手機打在飛行模式上,關掉了位置信息。到達目地地後,打開手機一看,手機上有好多個無關緊要的電話,同修想,這可能是一時突然定位不到而採取的試探聯絡的方式。

在手機攜帶方面,參加人數較多的集體交流會時,最好出門時別帶手機,因為這麼多同修幾乎是在同一時間彙集到某地,如果帶了手機,即便提前卸下電池,因為取出的時間不同,甚至匆忙中有的還可能忘記取出電池,從現有的數據分析上也會大致顯示出其動態走向的,從而造成一定的安全隱患。

至於如何做到手機的安全使用,具體措施想必同修是知道的,寫出此文,只是提醒同修在手機安全方面,越到最後越要重視,越不要放鬆。邪惡在虎視眈眈,我們也不可掉以輕心。

還有,我們一些自認為不怎麼「有名」的同修,也很難排除手機被監控。因此,本著為法負責,為自己和同修負責,同樣也要注意手機安全。

師父說:「你覺的我是個普通學員,沒事,你打電話,連你們說的家常話、你甚麼時候買菜吃飯他們都做記錄的,分析你的整個人等。你知道商家分析商業情報怎麼分析?也是這麼分析的。對你已經了解的非常清楚,你只要有一部手機帶在身上。」[1]

這些年,邪黨對手機的監控從未放鬆,技術和人力的投入也從未停止,因其監控成本低,獲取信息量大,易於操控,又不易察覺,因此邪黨的監控還在不斷的延伸和擴展,不只對我們,對民眾的監控也越來越普遍和精細,邪黨目前的全民監控狀態也無不昭示著其搖搖欲墜的惶恐心態。

手機安全問題,師父在多次講法中都提到過,同修經驗教訓交流的也不少,具體防範措施也都掌握,我們不應在這個老話題上出現新問題,這麼多年過來了,其實,手機安全在很大程度上講,不僅是如何防範的技術問題,更是我們在法上重視不重視的問題。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華盛頓DC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