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怎麼對待魔難中的同修的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七日】在海外,魔難中的同修種類不同,有的是病業體現,有的在整體中表現好像怪怪的,不被同修理解,有的遇到車禍,有的遇到家庭魔難等,但是我發現不管是甚麼樣的魔難形式,都是背後的因素幹的。

師父說:「這是宇宙在正法,世間只是巨大天體在正法中的衝擊下低層生命的表現而已。人對神能做甚麼?如果沒有外來因素,人對神敢做甚麼?人類社會的表現只是高層生命的操控造成的。」[1]

這裏我就舉兩個例子。

一個同修在整體中被排斥,因為表現怪怪,不合群,經常說同修怎麼傷害她。有一天,負責人給我打電話說:叫她走,在這干擾太大了,影響項目。在這前一天,我晚上夢境中看一個人摔死,從懸崖上吊著她的繩子斷了,我當時就明白,迫害她的因素開始要下手,我說:「我先跟她交流一下吧,我們不放棄她,舊勢力就不敢下手……」

於是我找到同修,交流不通,她背後的因素攪的我心煩意亂,我被帶動的也心都發抖,我想這樣下去不行。

一天以後,我就開始思考自己,我想,她的表現不就是我的狀態嗎?只是我沒她嚴重,當我認識到自己的問題時,師父又讓我實踐了一下,那天,我在另外一個項目裏,見到一個同修,幾年前,就有人跟我說她如何如何,隱藏在大法弟子中太深。於是我看見她時心裏就是這個觀念,因此她對我也不善。

我想這是舊勢力安排的,不管她做了甚麼,大法允許人犯錯,也允許人改正錯誤,這是佛法的偉大之處,舊勢力是抓住錯誤一味打擊,我的思想符合舊勢力,於是我就開始排斥,這不是她,她不是這樣的。

不管多少人說她,我就使勁扭轉自己的思想。我也許不會跟她有甚麼來往,但是我應該修掉自己的邪念。大法弟子的思想都是有能量的,多少人壓給她,也許就成了事實。

我堅持半天時間,這個同修來找我,很平和,不像以往那樣兇。也許她感受到我的思想。我也感覺暖暖的,被強大的能量場包圍著。

回去之後,我跟魔難中的同修說:「阿姨,謝謝你幫了我一個大忙,你讓我走出內心的黑暗,讓你承受了,是我的問題,你的問題一直都演化給我……」結果同修流著淚說:「謝謝你,我知道你是真心的幫我。」

同修們陸續跟上,有的陪她學法,有的在生活上關心她。如今她滿面紅光,在項目中發揮她的作用。

在這個同修的魔難過程中,我沒做任何事情,只是修了我自己。

還有一個病業中的同修,表現嚴重的都到了急診室,同修們去了,時間久了,各自都有事情,再說也看不到她有大的改變,也就不願意去了。後來她就回家了,我每天晚上去她家學法:跟她一起,指出她的問題,我才發現是我需要學法,指出問題的時候,暴露出我的魔性,原來迫害她的因素是對應我身上的魔性。

後來,我到外地幫忙神韻演出期間,我就跟她說:(即使我需要去外地)我們每天一樣的時間,電話裏學法,一天不落。同修很準時。有一天,同修打電話氣喘吁吁,說是不行……那意思是想上醫院,我說你自己選擇,放下電話,我就想這樣的咋修啊?其實那個時候,很多同修對她已經不抱希望,但是我想這不是正念。同修來的時候都是神來的,我不能承認這是同修的狀態,發正念清除她背後不好的東西。第二天,我打電話給同修,結果同修像沒事一樣,問我,一大早,你找我幹甚麼?

我一下明白,原來是考驗我的,修煉很微妙,就是在無形中,一思一念中改變著,昇華著。師父說:「修就是修人的思想,從思想上變過來,你的思想純淨到甚麼成度,那就是果位。」[2]

對於魔難中的同修,我個人的體會是,別對他們有要求,就是在她們身上的表現找自己,然後發正念清除,有條件就一起背法,一起做三件事,讓她忘掉自己在魔難中,跟大家一樣,別有分別心,讓同修在魔難中感受到溫暖,感受到大法弟子的善,指出問題如果真的是為了對方好,對方會感動的落淚。

我們對眾生都是慈悲的救度,為甚麼不能善待同修呢?找回掉隊的同修,證實佛法的偉大。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法解 》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