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為同修負責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日】經過二十多年的修煉,現在同修都越來越懂得修好自身的重要了,越來越注重向內找、修自己,不再看別人,不再隨意指責別人,這是我們在修煉上越來越成熟的表現。因此,有的同修在面對別的同修表現偏離法時,認為只管修好自己就行了,這是給自己修煉提高的機會,從而,心態祥和,一言不發了。從某個角度講,這種做法是有一定道理的。但從另外一個角度講,也不完全是這樣,我想從幾件事粗淺談一下。

幾年前認識一位同修,她有一段時間狀態不好,認識中有嚴重偏離大法的,而且還在有意講給別的同修聽,我對此非常反感,不想和她說話,而且她這個人比較強勢,我怕說出來會引起激烈爭論、出現矛盾,同時我自己心態把握的也不好,所以就沒給她指出來。有一天晚上做夢,夢見我很平和的給她指出來這個問題,怎麼說的都清清楚楚。醒來以後,琢磨琢磨覺得是師父點化我應該給她指出來。於是我就很平靜的給她指出來了,出乎意料的是,她竟然很平靜的接受了,和夢裏的情形一模一樣。我知道這個是做對了。

有一次,我與同修甲、乙同行。同修甲說起另外一位同修丙的事,講的都是丙某些方面做得怎麼怎麼不好,然後接下來就說自己怎樣怎樣做的。乙同修隨聲附和著,時不時的加幾句,說的也是自己怎樣做的好。我聽著有點不對勁,就輕輕的提醒了幾句,說他們不應該這樣背後說同修。因為有愛面子的心和怕得罪人的心,所以我說的底氣也不足。甲乙同修沒回應我,但是由剛才的大聲說變成小聲說了。

回到家,我想了想,還得說。於是我和他倆又明確的正面指出:不應該背後說同修,有不同意見當面指出,有更好的做法可以與當事同修正面交流,幫她提高,同時,自己是不是被丙帶動動心了,等等。結果兩位同修立馬認識到自己做的不對,開始找自己的執著了。當天晚上我打坐,兩條腿從來沒有的輕鬆,好像不是在盤腿,那個舒服勁別提了,因為我打坐一般腿都會疼、麻甚麼的。我認識到,白天的事情做對了。

還有一次,我接觸了一位同修,她當時在顯示心、自大心和色慾心的帶動下,一些言行很不理智,狀態極其不好。我對此了解的比較清楚,但是由於當時我也處於過關階段,心態不好,怨恨、妒嫉、爭鬥,對同修的表現非常不理解,又極其反感,想要給她指出來又不願意說,還怕自己說不明白,再加上對她有不滿情緒等等,就始終沒有開口。後來一次煉功抱輪時,一句話清晰的打入我的腦海裏:「如果她被毀掉,最痛心的是師父」。我的眼淚一下子就湧了出來,心裏說不出的難受!

有的同修看到別的同修某方面有不足,雖然也說一說,但不是坦誠的、正面的、直接了當的,而是旁敲側擊、不疼不癢、隔靴搔癢式的,與其說不傷人,還不如更明確點說是不想得罪人,是出於自保、維護自己。因為有些問題的出現,很可能是因為當事同修在這方面認識不足造成的,如果不能嚴肅指出,可能不會引起他的重視,從而認真思考,真正從內心認識到,改正和提高。

還有的同修說:讓他自己悟吧,自己悟到的威德更大。聽起來好像是為同修好,但是,在魔難中、出現不正確狀態的同修,很多是不自知的,或者說根本就不覺得自己有問題,你說讓他悟甚麼呢?看到就給他指出來唄。在邪惡還存在的情況下,等到出現迫害或遭受損失、走過彎路後再悟到,是不是有點太慢太晚了?正法修煉,不同於個人修煉啊!

還有的同修謙虛,總說自己悟的不好,說不明白,有的怕說不過人家,怕對方不接受產生隔閡等等,其實還是維護自己。當然也可能有像我那樣的,心生反感、埋怨等情緒,繼而遠離,其實都是藉口,都是不善,即使是在修自己,也沒有擺脫為私為我的侷限,何談真正提高!

有的同修怕自己說錯話造業,要修口,再加上現在都比較注重清理「黨文化」,怕自己把握不好,犯「黨文化」錯誤。可是仔細想想,修口源於修心,不說話真的就代表心裏執著去掉了嗎?不一定吧!相反,恰恰是在事情中、矛盾中才能暴露執著,同時去掉執著。我們的修煉形式就是在矛盾中提高啊!去掉維護自己、自私自利的私心,正是心性境界提升的表現啊!

從另外一方面講,是不是也低估了當事同修的容量和境界啊?不相信他在聽到別人指出不足時會有好的表現、好的改變。即使真的是這樣,我們的提醒也會成為促使他思考的一個正面因素啊,同時去掉我們執著結果的心,過程中體現的還是我們的修為,還會成為提高的機會。

修自己沒有錯,我們的修煉環境不應該是一個互相指責的環境。修煉中的人,沒圓滿之前肯定會有不足和錯誤,但是,本著寬容的態度「善意的提醒」,那不是指責,是為他的,是對同修負責,是對整體負責。我們修「真、善、忍」,目標是成為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法正覺,修煉來修煉去,不能變成光修自己、無視他人的「冷漠者」,從而走到另外一個極端上去。當我們懷著真誠的心,本著為同修負責,為救度眾生負責,平和的指出同修的不足時,相信對方會感受到我們的善意的,會促使他向內找自己的。當然,這裏不是強調沒事盯著同修,有為的就想指出他的問題的。

大法弟子是整體,集體學法、集體煉功的形式是師父給我們留下來的,這個純淨、聖潔的環境對每個人都非常重要,能熔煉每一個人,可是如果這個環境變成一個沒有真誠交流、各個孤立、封閉自己的環境,那與常人群體還有多大差別呢?那還能對我們起到那麼好的正面作用了嗎?放下自我,圓容整體也是一個修煉過程啊!

個人認識,不足之處,敬請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