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談「誤區」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四日】

拿起筆

一直以來對自己的文筆不自信,經常語言表達不連貫或詞不達意,所以修煉以來只想從明慧網上吸取「養分」,沒想過付出。直到幾年前有一天正在打坐時,腦中突然冒出因一個當時身邊出現的大規模同修偏離法的事情想寫篇文章的想法。僅僅這一念,突然感覺一篇已寫好的文章已經在腦中了。打坐過後,開始有點懷疑自己的文筆水平,打開電腦,抱著能寫多少寫多少的想法,沒想到這時「腦中」那篇文章一句接一句的給我展現出來,結果這篇文章基本沒有停頓的一氣呵成。

之後也經常會有一些修煉體悟,由於對自己的不自信,覺的文筆差,自己修煉上也不精進,擔心寫的就像常人式的人生感悟,那樣會浪費自己和同修(幫忙上網的同修和明慧網選稿同修)的時間。這樣又過了幾年,最近和一同修交流時,和她談到自己過病業關的事情時,她無意間就說你應該把這個寫出來。我馬上說自己寫不好。過幾天又想起曾經有同修也建議過我,讓我將自己想說的感悟用錄音機錄下來,然後只用一個字一個字按原樣打出來即可時,就又鼓起勇氣打開電腦,沒想到這次又是一氣呵成的寫出。這給了我很大的信心,所以想要和各位關注明慧的同修說聲:「請拿起筆,將自己的修煉體悟寫出來。」──如果在法上,對大多數人有益,明慧登出後就會起到整體提升的積極促進作用;如果人心過多,在寫的過程中你一定會發現一些,那樣至少你能更清楚的認清自己,起到向內找的作用。

其它類似的誤區

因工作的原因,現在很少接觸同修,沒有那麼多機會和同修交流,所以每期的《明慧週刊》是我很重視的一種交流方式,文章篇篇不落,每篇文章都會用同修的思維方式及善念和自己對照、找差距。

那天剛剛拿到《明慧週刊》,看到一篇文章。今早六點發完正念後,那些「腦中」的文章又忽隱忽現。因是週日,本還想安逸的躺下再休息一會,可那篇文章就在腦中不消停了,乾脆爬起打開電腦。

《明慧週刊》那篇文章裏說的不論是病業關還是心性關,都是當事同修應認清這個誤區,然後要走出這誤區。

但我還發現其它一些情況,其實也是走了人的表面,落入誤區。舉個例子:幾年前有一對男女同修喜結良緣。本來是件讓周圍同修為之高興的事情,可不久就從兩方傳出一些不如意的話。其實既然他們讓我聽到,也是有我要修的,我應該向內找的,但那時我還不會向內找。因我與他們不熟,聽後我還是不發表議論。

這件事雖已過去幾年,但那同修家裏的其它矛盾聽說現在也還是不斷,這篇文章主要想交流周圍同修應如何認清「誤區」的問題。

每個同修周圍都有各自認識的同修,隨著有的性格相投就又成為了朋友,在相互交流時將朋友和同修的關係就容易搞混。作為當事同修在敘述自己面臨的關時,雖帶著想提升的想法,但是是很弱的,大多還是想得到別人的理解、覺的自己的不易、更想的是解決人事上的實際問題而交流。

曾經周圍有位同修,家裏的修煉環境非常不好,她也確實非常不容易,可能與她內心脆弱有關,她的問題也很多,但看到的同修只能理解她、完全不能給予她一點建議,好像一給她建議她就覺的大家不知她的處境有多難、覺的別人不能站在她的角度體諒她、理解她,好像還給她的思想增加壓力了,所以漸漸的大家只能「體諒」她,好像其它的就無解了,所以她多少年都很難跳出同樣的魔難,無法解脫。 我也曾多次想和她交流,但發現她這顆「脆弱的心」後,只能在生活中盡可能的從家事上給予一點實際的幫助,除此之外,對她的修煉好像無法給予幫助。和她交流幾次,因每次都沒順著她思維去「理解」她,漸漸的她就有意與我疏遠,後來能和她接觸的僅僅是那兩、三位同修,都是那種只聽她的「訴苦」和幫她出點子的人了。

這個基點本來也錯了,其實任何的困難或不易,那不是連接成神的梯子嗎?但周圍同修最初的目地本也是好的,想著「幫助」同修,可怎麼幫呢?首先就傾聽同修的「訴苦」(這本也沒有錯,但主要看基點),聽後就設身處地的站在「訴苦」同修的角度理解她;而這些同修也沒有很紮實的實修基礎,僅僅站在朋友式的人情中同情她、或想出各種人中的辦法為同修出主意,雖偶爾會提醒同修要多學法或實修之類的話,但由於幫助的同修自己都並沒有跳出具體事件中,而也深深的陷入常人的誤區之中而不自知,沒有天上神之間那種純淨的關係。

我只想說同修都很善良,都很能理解人。特別是上面提到的那位提醒我寫交流文章的同修,在人中是非常善良的,並且自己在家庭裏的善行得到了家族人的認可,使家庭修煉環境開創的很好。這沒有錯。但如果真是想幫助同修,基點是幫助魔難中的同修本人向內找,而前提是自己在過程中也得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向內找、去掉同修情,我想這是關鍵。可周圍的同修很少見這種,大多都是陷入人中事例的表面、站在矛盾的一方去理解,結果是就像黨文化的「站隊」一樣,周圍同修分成了兩隊,各自理解矛盾雙方其中的一位。這樣本來是一個家庭的矛盾和誤區,就變成很多同修都被拉進這個誤區了,魔這時高興著呢。這也可能是目前本地區整體證實法的形勢不太樂觀的一個原因吧?

請同修們都冷靜想想,現在必須跳出這類人中的誤區了。我一向認為如果自身還不能做到實修,又不能在過程中一思一念上向內找提升自我,就不要想著去幫助別人了,至少不會讓誤區範圍擴大。不論是遇到病業關還是心性關的同修,並不是去的人越多越好的,多次見到去的人多了反而使難中同修更沒法靜下心來學法,並且去的大多數同修各自又帶著各種人心和觀念去關心難中同修,用人中的辦法給難中同修支招,使本來都很難靜下心來向內找的同修,無意又陷入誤區,使其思想業更重、觀念更多。而這時請不要聽同修的「訴苦」,因自身需轉變觀念,又增加這些「思想垃圾」會讓自己更難入靜學法和提高;如果萬一聽到了,也請注意修口,千萬不要再拉入更多的人進來把事情搞得更複雜。每個修煉人思想和語言都是有能量的,可能在不了解事情全貌時就妄作評論,帶給自己和整體的又能是好的嗎?那不也干擾到其他同修了嗎?

我們是修煉人,那麼讓我們注重實修吧!我們現在應該只想著如何加速提升精進不止,哪還有時間精力用在自己或別人的家庭矛盾裏跟著動心動情呢?千萬不要往誤人誤己的那些「誤區」中鑽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