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二日】今天我交流的是對「珍惜」的一點感悟。

師父教導我們:「希望大家珍惜自己,珍惜別人,珍惜你們這個環境。珍惜你們走的路,這就是珍惜你自己。」[1]

我悟到,在師尊眼裏,弟子們的提高圓滿是第一位的;對弟子而言,在證實法中兌現使命、救度眾生是第一位的。現在邪惡大勢已去,但是大法弟子在修好自己、救度眾生和完成使命上還有一段路要走,這就要求我們倍加珍惜。

珍惜與我們相逢的每一個眾生

從師父的法中,我們知道,當今世上的人都是從高層次來的,代表那一方眾生,歷經千辛萬苦,等待大法開傳,得到創世主的救度。但是,由於歲月太久,他們有的迷失了,有的在常人中表現得也不像樣子,但是他們都是有來頭的,都是值得珍惜的。

今年,我遇到這樣一件事:我在一家超市上班,員工大多是說西班牙語的拉美人,因為語言不通,平時不和他們溝通。一天傍晚,大部份員工下班了,我一個人在後台幹活,進來一位年輕人,到我台位旁邊,拿起架子上的一把尖刀,突然轉過身,把刀對向我,我以為他開玩笑,一看他臉色陰沉,當時,我的一念就是他不敢動我,我看著他說:「NO!NO!」他緩緩收回手,轉身離開。

想想有些後怕,為甚麼會遇到這種事?我找自己,發現有瞧不起那些拉美同事的人心,看到他們散散漫漫、不講衛生等壞習慣……沒有想到他們曾經都是天上的王,來到大法弟子身邊,是結緣的。我沒有珍惜他們,反而用人心排斥他們,才被邪惡鑽了空子,這是大漏啊!

後來我就主動和一位同事打招呼,幫他一點忙,他有時候會過來用手機翻譯和我說話。我擔心他們聽不懂,一直沒有對他們講大法真相。一天我帶耳機聽大法弟子的音樂,這位同事過來問我聽的是甚麼曲子,我把耳機給他聽,他聽著聽著,臉上露出微笑,對我豎大拇指,我告訴他這是法輪大法弟子創作的音樂,他雙手合十,又問了一些大法和基督教甚麼關係等等問題。

後來我送他一個蓮花的掛件,教他說上面的「法輪大法好」中文和英文,他記住了,又去告訴他的同伴,後來幾個年輕人都會用中文說「法輪大法好」,有時候他們會跑到我跟前,笑嘻嘻的喊一聲:「法輪大法好!」也許這是他們會說的唯一一句中文,卻是生命得救後發自內心的喜悅。這時,再看他們,原來一個個都是那麼活潑可愛。

二、珍惜同修之間的緣份

大法弟子跟隨師父層層下走來到三界,在歷史的長河中,我們都曾因不同角色結下聖緣,一路走到今天,是非常值得珍惜的。可是,由於未修去的人心干擾,仍會出現摩擦。這時,如果把自己當成修煉人,在找自己的同時,珍惜別人,珍惜同修之間的緣份,就能化解矛盾,消除間隔,形成整體。

我在十幾年的修煉路上,與同修之間沒有遇到甚麼大的矛盾,因而缺少這方面的魔煉。可是,修煉是嚴肅的,方方面面都要考驗你,哪一關都不會少。師父說:「當然,難、矛盾來之前不會告訴你的,都告訴你了,你還修煉甚麼?它也不起作用了。它往往突然間出現,才能考驗人的心性,才能使人的心性得到真正的提高,看能不能夠守住心性,這才能看的出來,所以矛盾來了不是偶然存在的。」[2]

前一段時間,與我一起合作推廣神韻的同修因為小事突然翻臉,她見到我氣得不行,我喊她,她不理我,後來我們完全不能在一起合作了。幸虧另一位同修幫忙,總算沒有耽誤救人的大事。我總想找機會和她交流,她根本不給機會:神韻演出時,在餐廳見面,我熱情招呼,她扭頭就走;過年我給她手機發賀年卡,她回覆:不要騷擾我,我把你號碼刪了。後來又有幾次相遇,我再三打招呼:「是我不對,請你原諒。」仍然沒有用。

我知道這件事是讓我過關的,但是不知道錯在哪裏。我就一顆心一顆心的找,經過學法交流,我發現自己有依賴心,平時做證實大法的事情會依賴她幫忙;還發現自己的慈悲心不夠,表現在去年當地同修帶一位八十多歲行動不太方便的同修參加法會時,我說:「以後不要帶她來了。」這是多麼不慈悲,同修多不容易,那麼大年紀了,想參加法會,我應該幫助才對啊,怎麼能不讓她來呢?事情雖然過去幾個月了,但是,我一點都沒有察覺到那不好的人心。原來是我嫌棄過別人,現在是換一個人換一種方式來嫌棄我,讓我看到自己那個自私的心。明白了這個道理,我立即歸正自己,清除自己空間場中一切不好的思想物質,珍惜同修之間的緣份,一切順其自然。現在我們之間又恢復了正常關係。

三、珍惜電話平台的修煉環境

全球電話講真相平台是我們學法修煉、救度眾生的好環境。我在平台參與學法交流,打電話已經五年了。我十分珍惜這個環境。開始的前兩年,我只是聽別人打電話,聽別人交流發言,自己很少開口,覺得那樣沒有壓力。但是修煉是嚴肅的,輕輕鬆鬆的沒有壓力,那不是修煉,也不能提高。

三年前,我開始自己在下面打電話,不敢上平台,後來開了第二直播室,我有時就在第二直播室,小範圍的撥打。不久,協調同修找我說,第一直播室缺人值班,需要到第一直播室參與值班,當時雖然心中沒有底,但是想到平台正常運行的需要,我沒有猶豫就答應了。每週值班一次,不管怎麼樣,總能挺過來。

不久,另一位協調同修找到我,同一天的晚班,也需要人,問我可不可以?想到是維持平台運作,我又答應了。可是答應容易,做到很不容易。早上五點半開始打電話,到八點半交流結束,匆匆忙忙趕緊上班,下午又要提前下班,趕上晚間平台值班,學法煉功沒有保證了。幾次想找協調同修提出去掉一個班,但是想到自己的責任,怎麼也開不了口,一直堅持到現在,已經一年多了。後來協調同修對我說,另外兩個班人手也不夠,希望我能支持,我也答應了,這樣,每週值班四次。雖然辛苦,但是,看到多年來被救度的寶貴眾生,覺得一切都不是困難了。

我曾經想去另一個平台,一天晚上,我想先去那裏聽一聽,就在我離開RTC平台的時候,計算機桌面上所有東西都點不動了,我感到奇怪,計算機一直很正常,怎麼突然甚麼都不動了呢,我停下來冷靜想一想,是讓我悟甚麼呢?不動!不動!啊,我突然明白,是叫我不要離開RTC平台。我趕忙對師父說,弟子錯了,弟子不走,就在RTC平台救人,很快計算機恢復正常。

這件事對我觸動很大,在這救人的關鍵時刻,每個大法弟子的位置是定好了的,自己不能隨意改變的,就像打仗一樣,每一個士兵在甚麼位置,都是有安排的,不能自作主張跑到別人的位置去,讓自己的位置空著,那樣就亂套了。於是,我安心留在了RTC平台。

過了這一關,考驗接踵而來。前一段時間,平台進行一些改革,要我擔任一個時間段的值班組長,我從來沒有想過這個問題,我覺得這是一個挑戰,可似乎沒有商量的餘地,只好硬著頭皮試一試。第一週同修們配合很好。第二週,一個同修的工作時間突然改動,不能上來,另一個說有事請假不能來,這樣還剩三個人。剛開始打電話,一個同修計算機故障,下去了,只有我和另一個新來的同修。我想,今天哪怕我一個人,我也把這個班堅持下來,邪惡你別想搗亂。師父說:「講真相救度眾生,舊勢力是不敢反對的,關鍵是做事時的心態別叫其鑽空子。」[3]很快,同修們陸續來支持,一切恢復了正常。

以上是個人的一點體會,如有不當,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頓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