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對修善的一點體悟

淺悟慈悲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九日】師父說:「佛家重點落在真、善、忍的善上去修。因為修善可以修出大慈悲心,一出慈悲心,看眾生都苦,所以就發了一個願望,要普度眾生。」[1]從師父的講法中我理解到,慈悲是修善修出來的。如何修善呢?遇事時首先為別人著想就是修善,一個人的真正生命是主元神,我們修善時,就是為他真正的自己主元神著想,為這個生命負責。

善良是一個修煉人的基本表現,如果一個修煉的人做不到善良,那在世人面前會損傷大法的形像,給同修的感覺就是不像個修煉的人,所以說,修善是大法對我們大法弟子的要求。

有一次我看燭光夜悼視頻,記者先後採訪了兩個從大陸來到海外的學員。她們都是從大陸被殘酷迫害中闖過來的,從她們的說話語氣和面目表情中,我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對迫害者的不滿意和抱怨,在她們的身上看不到修煉人的慈悲。雖然經歷了那麼嚴重的迫害,但是不滿意、怨恨這些惡的物質依然存留在她們心中,並沒有修去。同修能夠做到堅修大法,從殘酷的迫害中闖過來,堅定的一面非常值得肯定。但是從另外一方面來講,酷刑為甚麼會發生在同修身上呢?這是偶然的嗎?當同修遭受酷刑時,師父的法身就在旁邊,為甚麼不能管呢?因為師父幫助弟子也得在理上幫。如果她們做正了,師父肯定為她們做主,誰也不敢動她們。反過來講,如果你心裏關注的就是自己,把自己當成真正的被迫害者了,把真正被舊勢力迫害的警察當成真正的迫害者了,甚至對警察不滿意、怨恨,心存惡念,舊勢力在旁邊看的清清楚楚,它就會以惡治惡,操控警察使勁折磨你。

如果同修心懷慈悲,被綁架以後,能夠放得下自己,不考慮自己,首先為警察著想:警察被舊勢力給迫害了,我要發正念清除迫害警察的邪惡,講真相救度警察,你完全懷著一顆為警察著想的善心,已經完全站在法上了,誰還敢動你呀?迫害馬上就會停止。常人一般都是以惡治惡,解決問題時採用爭鬥或者是征伐的手段來解決,而修煉的人恰恰相反,是用大善止惡,用慈悲化解一切,無論在被迫害中我們遭受了多麼大的痛苦,心中都不能動惡念,「慈悲是神永恆的狀態」[2]。

作為大陸大法弟子,有幾個人能夠做到對江澤民和共產黨迫害法輪功無怨無恨呢?就我個人來講,認為我們大法弟子修煉真、善、忍,祛病健身做好人,對社會有百利而無一害,而且還不違反國家法律,江澤民和共產黨憑甚麼鎮壓法輪功?對我們也太不公平了,心裏非常的不平衡,其實這時我的妒嫉心已經很強烈了,然後心裏就對江澤民和共產黨鎮壓法輪功不滿、怨恨,恨江澤民遭報應,下油鍋,恨共產黨倒台,趕快滅亡。我發現自己在向別人講共產黨邪惡腐敗時,並不完全是讓世人認清共產黨的邪惡,更主要的是在發洩自己對共產黨的不滿,給世人的感覺不是在講真相救度他,而是想推翻共產黨,搞政治。後來我才意識到自己的思想狀態不對勁。

師父說:「惡者妒嫉心所致,為私、為氣、自謂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無怨、無恨、以苦為樂。」[3]江澤民和共產黨迫害大法屬實是罪大惡極,但是作為大法弟子來講,我不能跟它們一樣,它們惡,但我不能惡,我的心應該符合法,應該是慈悲善良的,不能心存不滿和怨恨。對於江澤民和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如何處理,法自有安排,依法對待就行了,不能有個人想法,更不能動惡念。

兩千年前古羅馬帝國迫害基督徒時,善良的基督徒被投入競技場,被猛獸活生生的咬死,有的基督徒被捆綁起來投入大火中,被活活的燒死。然而,眾多的基督徒在監禁、折磨和虐殺面前選擇了和平、堅忍的維護自己的信仰。終於,越來越多的羅馬人被基督徒的仁愛和堅忍所震撼。就這樣歷經了三百年,基督徒在仁愛和堅忍中結束了這場迫害。

基督徒在面對殘酷的迫害時,沒有怨恨,一直用仁愛來對待迫害者,為甚麼有些大陸大法弟子就做不到呢?我個人分析,原因就是基督徒和大陸大法弟子在修煉前的思想基礎不同,那時的基督徒心態比較好,當時人類社會的思想意識和道德觀念都比較好,也沒有受到共產邪靈的毒害,人們都比較仁慈善良。而現在的大陸大法弟子,一直生存在黨文化的毒害中,共產邪靈由恨構成,它又刻意把恨注入人的心裏,把恨的物質因素灌進人的一層微觀身體裏,使其成為人生命的一個組成部份,讓其激發人性中惡的東西,如妒嫉、鬥、暴戾、嗜殺等等。因此,在共產中國的物質場中,幾乎所有人都浸泡在恨當中,幾乎每個人都有一種莫名其妙的恨。由妒嫉還會產生不滿意、怨恨等等。

心裏裝著這麼多惡的物質,再加上中共邪黨宣揚無神論、進化論、階級鬥爭,破壞傳統文化,向人們灌輸黨文化,使中國社會的道德急速下滑、全面崩潰所造成的各種思想污染。在這樣一個思想基礎上開始修煉,可想而知,修煉的難度有多大!所以說,一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了多少年以後,可能心態還不如當時(古羅馬時期)一個剛開始修煉的基督徒。就說現在吧,一個修煉多年的大陸大法弟子到了海外,在心態上有時還不如一個西方國家的常人,可見大陸大法弟子被中國大陸這個十惡毒世的污染和黨文化毒害的太嚴重了!

所以說,作為一個大陸大法弟子來講,修善是太關鍵了。在實際修煉中,只要是與人發生利害關係了,就要修善,逐漸的把心中惡的物質修去,用善來代替它。這樣修下去,越來越善,最後達到純善的境界,那就是慈悲。

雖然我們表面上還是個修煉中的人,達不到慈悲的境界,但是我們修好的一面是慈悲的,只要我們堅持修善,遇到事情時首先站在對方的角度上,為對方著想,我們修好的慈悲就能夠展現出來。

要慈悲對待世人,在與常人交往時,如果有利益得失,寧可自己吃虧,也要為對方著想。

還要做到從本質上為世人負責,比如說,有一個人想去賭博,手裏沒有錢,向我借錢,這時我怎麼辦呢?就不能借給他。因為他真正的自己主元神,清清楚楚,甚麼都明白,知道賭博是違法行為,不該去做,而向我借錢的是他空間場中的人心,是那顆想賭博的人心在向我借錢,我得為他的主元神負責,不能為他思想中的人心負責,所以不能把錢借給他,如果借給他錢就是在害他。

我們向世人講清真相,就是在為世人的生命負責,使他們的生命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儘管有些世人對我們講真相不理解、排斥、甚至辱罵、舉報、毆打,那是因為他的大腦被人心和謊言給控制了,不是他自己在做,他真正的自己主元神非常渴望大法弟子講真相救度他。

要慈悲寬容對待同修,每個走到今天的同修都不容易,都了不起。你想他原來是一個偉大的神,為了助師正法,為了宇宙眾生的得救,甘願放棄神的一切,下到地上做人。為了鋪墊正法,跟隨師父開創了五千年中華文明,付出了無數的艱辛。等到正法開始後,在邪惡瘋狂迫害打壓的形勢下,冒著隨時可能被綁架抄家,因此可能失去一切個人利益甚至會失去生命的危險,敢於走出來證實法,這樣的生命多了不起呀!是非常可貴的生命,所以一定要珍惜敬重每一位同修。

當看到同修有不足時,要真誠的為同修指出不足。如果同修改正了不足,心性提高了,那樣最好;如果同修不接受,或者是沒有改正,那就包容同修的不足。如果和同修發生矛盾了,那就無條件向內找,首先歸正自己,然後坦誠的與對方交流自己向內找的過程,承認自己的不足,請求同修諒解自己。

在幫助同修時,要為同修的修煉負責。有的同修出現了病業現象,在生活上不太方便,但是自己克服困難也能達到正常的生活,有的同修就主動的幫助他洗衣做飯,幹家務活,好讓病業同修少吃點苦,生活的輕鬆一些,表面上來看是在幫助同修,實質上他並沒有為同修的修煉負責。同修真正的自己主元神,清清楚楚的知道一切魔難對於修煉的人來講,都是修煉提高的好機會,他願意自己吃苦修煉,從中得到提高,那麼幫忙的同修並沒有真正幫助他的主元神,而是幫助了他思想中的人心──怕吃苦的心,求安逸的心等,還容易導致同修產生依賴心,所以說,幫助同修一定要站在法上去幫,是幫助同修走正自己修煉的路,不能代替同修走修煉的路。

在幫助出現病業現象的同修時,要做到幫而不求,沒有任何個人目地,就是為同修的修煉負責。要有耐心,有恆心,不急不躁,要體諒同修的難處,設身處地的為同修著想,讓難中同修感受到同修們的真誠、善良,寬容、溫暖、可靠,增強修煉的信心。

其實擺在我們面前的有兩條路可以選擇,一條是舊勢力安排的路,圍繞病業假相打轉,天天關注同修的身體狀態,想辦法使病業假相消失,使同修儘快走過病業關。另一條是師父安排的路,師父希望我們無論碰到好事壞事,都當成好事去看待,利用這件事修煉自己,提高自己,最終使這件事成為好事,就是說,師父希望我們圍繞心性來解決問題,通過無條件向內找,提高心性,讓我們過提高心性關。當我們把心擺正以後,病業假相自然就消失了,然後以一個純正的心態去做證實法的事情,才是大法弟子在證實法,效果也會好。這樣幫助同修,既做到了為同修的修煉負責,也做到了為法、為自己負責。

所以說,幫助出現病業現象的同修時,千萬不要圍繞病業假相打轉、走舊勢力安排的路、過舊勢力安排的病業關,一定要圍繞心性從根本上解決問題,走師父安排的路,過師父安排的提高心性關。而且每個人都要向內找自己、向內修自己。

在與同修配合證實法時,在為法負責的前提下,也要為同修著想,尤其是那些修煉狀態比較好的同修,要為那些修煉狀態差的同修多著想,因為修煉狀態不同,承受能力也不同,所以要體諒他們,不要對他們要求太高。要多看他們的長處,鼓勵他們,增強他們證實法的信心。在具體做證實法的事情時,要主動承擔難度大的、風險大的部份去做,把難度小、風險小的部份留給狀態差的同修去做,能者多勞,為法擔當,共同配合著把證實法的事情做好。

在被綁架迫害以後,也要慈悲對待警察,我們看一個生命不能只看一時一事,要從歷史上全盤去看,看這個生命的全部過程。你看他現在當了警察,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如果你把時間往前推,他跟我們一樣,曾經是一個偉大的神,為了自己眾生的得救,同時在宇宙正法中助一臂之力,甘願拋棄神的一切,冒著巨大的風險,他們來了。在歷史上為了鋪墊正法,輪迴轉世,生生世世都在吃苦付出,但是他沒有我們幸運,我們當上了全宇宙眾生都很羨慕的大法弟子,他卻沒有這個機會,反而被安排了一個反面角色──警察。我記的在網上看過同修的文章,大意是:在歷史上,有一個神被安排在正法時期當警察,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從內心來講,他很不情願去扮演這個反面角色。後來安排這件事的神勸他說:你就去吧,到時我會派人叫醒你。沒有辦法,他同意了,同時,他也落淚了,因為他知道扮演這個反面角色對他意味著甚麼,很可能因此而毀掉自己。

作為一個常人警察來講,如果沒有邪惡生命的操控,他根本就不敢對大法弟子逞兇行惡,凡是他對大法弟子表現兇惡的時候,都是有邪惡在背後操控他,是邪惡在逞兇,所以說,迫害大法弟子的真正兇手是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警察只是邪惡打人的凶器,相當於一根棒子,棒子自己不能夠直接去打人,必須有人拿它去打人。作為一個常人警察來講,它真正的自己主元神清清楚楚的知道大法是好的,大法弟子是在救人,非常渴望大法弟子救度他,但是他已經不能自主了,大腦已經被人心和謊言給主宰了,邪惡就操控他這些不好的思想控制他的大腦來迫害大法弟子,他已經成了傀儡了,生命在一步步走向毀滅,非常的無助無望,想想他的處境是多麼的可憐!舊勢力安排他在正法時期當警察,參與迫害大法,就是想先利用他迫害大法弟子,等利用完以後再淘汰他,如果我們再不救他,等待他的就是死路一條──下地獄去,這是多麼令人痛心的結局!我們絕不能眼瞅著舊勢力毀滅世人而不管。

師父說:「全世界所有的世人都曾經是我的親人」[4]。在歷史上的某一世,這個警察曾經是師父的親人,是師父的兄弟姐妹或者是其他親人,跟師父情同手足,生死相依,患難與共。想想師父與全世界的人結緣,生生世世,師父得吃多少苦哇!結緣的目地就是為了救度他們,在師父的心中裝的是所有的世人,師父希望所有的世人都得救。所以說,生命都是為法而來的,「警察也是等救的生命」[5]。除了那些無可救藥的首惡之外,不到萬不得已,哪怕有一線希望我們都不能放棄他。我們救度警察就是在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從舊勢力的手裏往出搶人、救人。

所以說,作為一個大法弟子來講,胸懷一定要大,雖然身處魔難當中,也要放下自己,為世人著想,師父說:「受難中我依然解救眾生」[6]。這樣我們才能夠承擔起救度眾生的巨大責任。

在這些年的實際修煉中,我們有許多做的好的同修,被綁架以後,慈悲對待警察,不但沒有受到嚴重迫害,還把警察救下來了,最後警察把同修給放了。就是說,同修被綁架以後,沒有考慮自己如何,想的是這些警察是真正的被迫害者,他們才是最可憐的人,首先發正念清除迫害警察的邪惡,然後講真相把警察救下來了。警察一得救對大法的態度就變了,他們就會善待大法,把同修給放了,這樣警察先從被舊勢力的迫害中解脫出來了,同修隨後也得到了解脫,使事情得到了一個好的結局,從中也體現了大法弟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境界。

師父說:「當你遇到劫難的時候,那慈悲心會幫助你度過難關」[7];「其實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甚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這是過去釋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煉人也好,都沒有講過的。善的最大表現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體現。他能夠使一切不正確的都解體。」[8]一定要記住師父說的這些話,胸懷一顆慈悲的心,就能夠解體邪惡,救度世人,化解一切魔難,完成好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

以上為個人現階段修煉淺悟,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三》〈為何拒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4]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三年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洪吟三》〈我們知道〉
[7]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功》〈第三章 修煉心性〉
[8]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