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真相支持法輪大法 家屬得福報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七日】

法輪大法好 血栓前兆消失

〔大陸來稿〕我是大法弟子家屬,家住吉林省。我非常相信大法,我雖然沒煉(法輪)功,也支持(法輪功)煉功人。

一九九六年,我妻子和我們屯子的人學法煉功,需要到八十里地之外,看師父的講法錄像,年輕人還行,可上了年紀的人他們不會騎自行車,去不了,只能乾著急。

我看他們這樣,就想自己買台電視和錄放機,讓他們在我家看,學法煉功多方便呀。我就買了彩電和錄放機。這樣本屯子的上了年紀的和年輕人都不用上遠處去學、去看了。附近村屯的人也可以到我家來學了。大大方便了有心學煉法輪功的人。

法輪功被(中共)迫害時,有人對我說別讓你媳婦煉了,省得影響家庭和孩子的前程。我當時就告訴他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我也很愛看真相材料,我雖然沒修煉,但也得到了大法的護佑。

我原來身體很虛弱,沒有太大的力氣。一九九五年前後,我的上牙膛里長個豆粒大的東西,很不舒服,嗓子也不舒服,到瀋陽、長春、哈爾濱等各大醫院也沒治好。可自從妻子煉了法輪功。我也跟著聽、跟著看,不知不覺中,我的各種難受症狀好了。三退大潮開始我就退出了少先隊組織。

在今年二零一九年五月二十四日左右(忘了具體是哪天了),我和二十來人去樹地除草。到下午兩點左右,突然我眼前發黑、胳膊和手抽筋了,不敢動了,當時很害怕,很快我就想起真相(資料)上常說的遇到危險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遇難呈祥。我就在心裏開始念,不一會就好了。

但領著幹活的人害怕了,說這不是要得腦血栓嗎?他趕緊告訴了老闆,老闆又開車到市裏接來一位大夫給我看。當然大夫來時,我已經好了,症狀已過去了。

回家來後,我跟當地鎮醫院的院長說了此事,院長說:你真是萬幸,那是腦血栓的前兆,你沒形成血栓太萬幸了,我知道這是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了善報。

願天下人、特別是中國人,人人都明白真相,別上共產邪靈的當,都能得福報、得救度。

危難中為別人考慮 驚牛撞到無礙

〔遼寧來稿〕遼寧省普蘭店市夾河鎮有一位八十一歲的許大爺,大爺的老伴許大娘,修煉法輪大法多年,許大爺本人也認同大法好,明白真相,支持老伴學大法。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二日上午是本地的集市,許大爺老夫妻倆一起去趕集,逛完集市,買好了生活必需品,許大爺把買好的東西封在自行車上,自己騎著自行車先走,許大娘坐熟人的電動三輪車隨後走。

當許大爺騎著自行車行至夾河橋的橋頭時,一輛牛車的牛受到驚嚇,從許大爺的身後狂奔而來,把許大爺連人帶車一起撞倒。

這時許大娘也趕到了。圍觀的人扶起了許大爺,車主控制住受驚嚇的牛,趕忙跑過來看看許大爺,車主的家人聞訊也來了,車主和家人要把許大爺送到醫院做全身檢查,因為許大爺畢竟是八十一歲的老人,經歷這件事之後,誰也保證不了許大爺會不會出現不良後果,所以車主家要把許大爺送醫院做檢查,這樣大家都放心。

許大爺說:「只擦破點皮,沒關係,不用去醫院破費了。」車主家拗不過許大爺和許大娘,但還是不放心,怕許大爺留下甚麼後遺症,現在表現不出來,一旦有甚麼不測,後悔也來不及,就對許大爺和許大娘說:「要不我們拿錢讓你們兒女陪你們去醫院檢查。」許大爺說:「撞不壞的,我不要你的錢,如果需要去醫院,我有錢,也有醫保卡,你們走吧,我沒事的。」車主全家看許大爺和許大娘都執意不去醫院,只好這樣了。

車主和許大爺是一個村的,也知道許大娘多年學大法。車主說:「我活了大半輩子,還沒見過你們這樣好心腸的老人,不但沒訛我們,連醫藥費都不要,真是感激你們啊!」

車主要送許大爺和許大娘回家,等扶起自行車一看,車圈都走形了,車瓦蓋都插到車輻條裏了,推都推不動。想想都可怕,真是大法的師父救了許大爺。

撞車後一週,許大爺行動自如了,只是腿上擦破處結痂。正如大法師父說的那樣:「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1]雖然許大爺沒修大法並且遇到了危險,但多年來一直支持許大娘修大法,也知道一些真、善、忍的法理,所以一人修大法,家人得福報。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