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的福報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三日】我修煉法輪大法前身體非常不好,患有膽囊炎、闌尾炎、神經性頭痛、還有神經官能症等等。特別是神經官能症,搞得我脾氣很大,稍微有一點不順心就發作,想甚麼時候發就甚麼時候發,一家人正吃飯呢,不知為甚麼我就把飯桌給掀了,弄得一家人無可奈何,把兩個孩子嚇得戰戰兢兢。我甚麼活也幹不了,孩子還小,家中就靠丈夫一個人操持。

一九九七年,我開始修煉大法了,不長時間我這些病都好了,丈夫和孩子在我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神奇,都覺得好,他們也跟著我學法煉功。

可是一九九九年江氏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後,丈夫和孩子就不煉了,但是他們都明白大法是好的,所以一直都支持我修煉。

特別是兒子,在迫害很嚴重時,我出去講真相,他甚麼都不說。當他知道我想上明慧網時,就把他的筆記本電腦給了我,教我如何上網;看到我往高處掛真相條幅搆不著時,他就幫我掛上去;當我地出現真相幣時,兒子去銀行,只要看見有新幣就給我換回來,讓我拿去做真相幣;他告訴店員們:只要店裏收到新幣,都揀出來。他都交給我;從我地有了真相幣的那天起,他的店裏就開始使用真相幣,一直到現在。

儘管兒子不修煉了,可他一直都信師信法,按師父教導的「真、善、忍」為人處世,誠實善良。所以他的人生道路走的也很順暢。

少年時的兒子

初中時兒子住校。宿舍裏的孩子們都感冒了,他也有點發燒,別的孩子都吃藥,他就不吃,老師沒辦法,就叫宿舍裏的孩子看著讓他吃,他也不吃,過兩天就好了。同學們覺得他挺奇怪。

住宿的孩子們有一些不好的現象,大孩子欺負小孩子,厲害的欺負老實的,兒子從來不參與,同學們為了讓他參與,幾個孩子把他抬起來從北床扔到南床,他也不生氣,再回到原位,絕不做不該做的事情。有時他看見大的打小的,還去勸架,跟同學說:「別打了,他小,你就讓著他點兒吧,打壞了不好。」所以在同學們中,他的人緣很好。

有時星期天他領同學來我家玩,我就給孩子們講真相,告訴孩子們做人的道理,他在一邊很高興,同學們說:「難怪某某同學在學校那麼好,原來是這樣啊。」意思是兒子好是因為明白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長大後的兒子

二零零九年,兒子在縣城開了家母嬰店,當時縣城母嬰店也不少,競爭也很激烈。兒子雖然很勤快,可是營業額不是很理想。等他使用上真相幣後,他的營業額逐漸提升,從每天的二、三百塊錢一下子就躍到一千多元,現在平平常常每天都能達到四、五千元。有時搞活動,能上到三萬多元。

有時我跟兒子說:「你開店,一定要進好貨,可不能進假貨,欺騙顧客。」他會說:「媽,你放心吧,我可不幹那些事,我知道該怎麼做。」

兒子對店員也很好,到甚麼時間發工資,必須發,一天不欠,一分不少,說到做到,很講誠信。他還經常收集會員們的舊衣服處理乾淨寄到山區,給那些更需要的人。有時鄰居需要幫甚麼忙,他也熱情相助。

我知道他所做的一切,與他學過師父的講法是分不開的。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如不能夠按照大法修煉的人,最起碼也能做一個好人,這樣對我們社會是有益的。」

現在兒子在縣城開了三家分店,在外縣還開了三家分店,生意做得順風順水。有時談起大法的時候,兒子非常明白是得了大法的福報。

一次,兒子從縣城騎摩托回農村家,走的是新修好的國防公路,路兩邊是一米六、七的深溝,不知怎麼回事就他的車竄到溝裏去了。他一進家,我看到他的上衣前後都掛扯了,褲腿都掛通了,摩托大燈都碎了。我急忙問他身體哪兒摔壞沒有?他說:「沒事,就胳膊肘扭了一下,身上哪兒也沒受傷。」我問:「那麼深的溝,這麼大的摩托,你怎麼推上來的。」他說:「我喊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上來了。」看著我擔心的樣子,他安慰我說:「媽,沒事,我有大法保護呢。」

明真相,得福報,這是師尊對眾生無量的慈悲,我兒子就是個例證。多麼希望世人都能明白大法真相,得到大法的護佑啊!

在這裏,我由衷的說一句心裏話:「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