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致法國法會》後的一點體悟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四日】師父說:「希望你們通過法會真的有所提高。找到不足,做的更好。你們是人類的希望。振作起來像北美大法弟子一樣在困難面前不退縮。別被人的框框擋住。別被邪惡嚇倒,因為歷史是為你們留下來的。」[1]

我是一九九四年開始修煉大法的弟子,二十多年來在師父的保護下跟頭把式的走到現在。記得九九年以前經常參加過大型或小型的法會,同修在大法中修出來的無私與純淨真的令人感動。九九年以後再也沒有參加過那樣的法會。但是明慧網上的交流文章、海外同修的法會文章我還是經常看的。可是看完後往往停留在對同修的敬佩上,卻很少深刻的反思自己的不是,用環境不同、境界不同等等人的框框擋住了,師父的教誨使我看到自己差距。其實我也有過體會,往往自己遇到難過的關的時候,同修的修煉體會使自己豁然開朗,真的看到了自己過不去的癥結所在。

談到人的框框,它是我修煉路上的一大障礙。

講真相時,我對那些既得利益者懷有戒心,而願意給普通百姓講。一次遇到一個衣衫不整看起來很窮困的老太,我滿懷信心的與她搭話,談到正題時沒想到她竟然破口大罵,高聲吵叫。這件事情衝擊了我的自以為是、把人分成等級,這個人的框框使我不能慈悲對待所有的生命。

我的生活很有規律,應該說是個好習慣,可是也容易形成人的框框,我習慣於早睡早起,所以晚上必須得早睡,如果有甚麼事情睡晚了,就會想:睡眠不夠,白天必須得補一覺,不然學法、發正念會睏。結果不補一覺真的就睏得不行。我被常人的這個框框擋住,長期以來突破不了。

還有,熱了不行,冷了不行,渴了不行,餓了不行,累了不行,全是在人的框框中轉悠,師父說:「修煉的人不怕冷也不怕熱,吹風也吹不病你。」[2]修煉的人本來就是超常的,只要改變觀念,肯定是不一樣。我卻陷在人中不能超脫,總是執著人的各種感受,真的無法提高。

當教師形成的人的框框,學生的尊重、家長的好評、校領導的肯定,形成了只有我可以批評別人指出別人的不足,卻不能接受別人的指責抱怨,所以只喜歡聽好聽的話,不願聽不好聽的話。修煉這麼多年了,也知道這樣不對,那麼就用表面的平和掩蓋內心的抵觸。這也是我修煉二十多年卻沒有多大的提高的一個原因。

現實生活中的是非對錯也是擋著我無法提高的框框。別人說我不好,那個委屈不平衡的心總是揮之不去,總想讓對方明白我是對的,沒有那麼不好。開脫自己證實自己,甚至想對方也有不對呀。師父說:「有的人總是強調自己對,你對了、你沒錯,又怎麼樣呢?是在法上提高了嗎?用人心強調對錯,這本身就是錯的,因為你是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衡量你自己,你用常人的那個理在要求別人。在神來看一個修煉人在世間,你的對和錯根本就不重要,去掉人心的執著反而是重要的,修煉中你怎麼樣去掉人心的執著才重要。」[3]師父的法講的很明,只要照做就行了,我卻總是放不下。

師父說:「在任何干擾下都不鑽到具體事件中攪亂自己,才能走出來,而且威德更大。」[4]反思自己,我常常是「鑽到具體事件中攪亂自己」[4],使自己陷入痛苦的掙扎中。

一點粗淺的體會,與同修交流。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致法國法會》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新加坡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經文:《曼哈頓講法》
[4] 李洪志師父經文:《關於副元神一文引起的波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