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家人修大法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八月十三日】我於一九九五年在魏寶山「青霞宮」出家,後來,又到了西河橋邊的「三宮殿」。我會治病,不管有錢無錢都給治,從不記賬,治病效果就像有神助似的。更神的是,我在這裏遇到了萬年不遇的法輪佛法,相見恨晚啊,我得到了寶書《轉法輪》,越看越想看,厚厚一本書,一晚上就看了不剩幾頁了。

我馬上就到縣城的大公園學煉功了。早上在公園煉,晚上在殿裏煉。村民看見了,知道法輪功能健身、能讓人心變好,就跟著學,人越來越多,後來就成了煉功點。人多了,煉功場也神了!不知從甚麼時候開始,每到早晨六點鐘,空中的煉功音樂就會自然響起來,師父的帶功口令也會出來。到下午六點也一樣,一兩公里外都能聽到,大家都覺得神奇了!隨著煉功的深入,每個人身上的各種病症、疑難雜症,有些是醫院治不好的,全都不翼而飛了;身體好了,精神面貌也變了,周圍的治安環境也好了。那時,真是老少皆歡,「佛光普照,禮義圓明」[1]啊!

可是,邪惡之徒坐不住了,到處調查法輪功。可是,所到之處無不讚揚法輪功。在我們這裏執行調查的公安與我都很熟,無話不談。他們想了解法輪功,買了一些書回去看。幾天後又來找我,我問他們有無疑問?他們答沒有;又問:有沒有反黨反社會的東西?沒有;有沒有任何違反治安管理條例規定的東西?沒有;有沒有歪的邪的損壞人身心健康的東西?沒有。他們最後說:不要擔心、不要害怕,我們是來保護你們的,不是來整你們的。我說:是啊,人民警察為人民嘛!我們怎麼會怕呢!

可到了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晴天霹靂,公安來人說:現在法輪功已被中央定性了,不准再煉了,法輪功再好也不能煉了。我們知道法輪功好,你們人也好,可是我們要吃飯、要工作,再好我們也不能不吃飯不工作,所以你們不能再煉了。

二十二日早上,公安警察們手持電棍、手銬,在院子裏轉著說:誰要不聽,嚴懲不貸。在這樣的強壓下,煉功點散了。

二零零四年二月,公安國保大隊長郭家興和劉美志來了,叫我自己交書,不交搜出來要懲處。我怕他們拿走我的書,就主動交給他們一些資料和我手抄的書等,就沒抄家了。可多次傳喚叫我到公安非法審訊,逼迫認罪,我說沒罪。他們說:我們不敢說你有甚麼罪。既然沒罪你們要我認甚麼罪?憲法規定信仰自由。他們說:我們是執行政策。我說:不合法的就是執行政策,這政府不是亂套了嗎?他們強調:不管怎麼樣,我們都只能執行政策。他們在這樣的強權下,要想吃飯、活著,只有選擇違背良心、放棄道德底線、法律底線執法犯法了。

二零零四年六月二十八日,把我綁架到「五里坡」戒毒所,我給那些被關押的人講法輪功真相,他們就告訴了隔壁的警察。警察說:法輪功本來就是好的,但就是因為好,煉的人太多了,政府才管的;後來我又被送到雲南省大平壩第二勞教所五大隊。警察說,我們相信你,你不會為難我們,我們也不為難你,手銬就不給你戴了。到了勞教所幾天後,警察才發給我勞教通知書,一看是判兩年半。勞教的嚴酷大家都是知道的,因我沒有很好的配合,因喊法輪大法好、抗工、絕食等被超期關押了八十九天。通過絕食抗爭,給我開了小灶,我是吃素食的;後又把我送到三大隊。

時間長了,人也熟了,沒有會打我整我的人了,大家都對我很尊敬,稱我為「老左師」,我告訴他們,大法的師父只有一個。在勞教所近三年的時間裏,感人的事太多,真是紙短話長,我所到之處,人們明白真相,所到之處那個高音喇叭的「國際歌」幾天後就不出聲了,不管怎麼弄就是不唱,誰也沒法,也不壞,那就叫勞教學員唱吧;有幾次,那紅旗到一半就不上去了,但一樣問題都沒有,就是拉不上去;污衊大法的惡警遭到惡報,尊敬大法的警察和勞教人員得到善報。

我的一些經歷講起來像神話一樣。通過我長時間的講真相和事實的驗證,勞教所的科長陳應斌和教導員梁家亮,在開會的時候也當眾說:法輪功對祛病健身有神奇的功效,這一點我們也承認,是不可否認的,但是政策在這裏擺著,我們也沒有甚麼辦法,請大家諒解!

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四日我回家了,不到三天,公安、派出所、六一零、鎮村幹部等三天兩頭找上門。他們問我:共產黨為甚麼要鎮壓法輪功你知道嗎?我說知道,是因為人人按照真善忍去做,貪污腐敗就搞不成了,勞教所裏、社會上民眾都在議論,說法輪功不好,可抓到的腐敗分子煉法輪功的一個也沒有,全都是共產黨員;抓到的法輪功沒有一個是腐敗分子。我家裏的人一聽,嚇壞了,沒法活了,還是讓我到廟裏去吧。我又去了「觀遠寺」,一直就住在觀遠寺裏。

青燈古佛相伴、簡單清淡度春秋。他們對我的干擾還是一直不間斷,可能就是來聽真相了,最後也就習以為常了,和他們聊起來還挺樂的,因我多年修出的本性,與人為善。師父要我們修出慈悲,一切眾生要救度!我對他們以誠相待,他們被善感化,尊我為尊長。

希望能把江澤民這個人間敗類繩之以法,還社會和人民一個公道,這是天理啊!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