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世人明真相、得救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八日】我二十五歲以前的生活可以用「暗無天日」來形容。從記事的時候,我就記得父親供狐黃白柳,那時家中沒有多少安寧的日子。這些附體攪得我們家庭不和,四鄰不安。父母吵架是常事,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父親還經常對母親大打出手,掄起大棒子劈頭蓋臉就打,鄰居來勸架,他反而打得更兇了,把母親打得起不了床。

那時父親酒喝得很厲害,喝完酒就耍酒瘋,對母親和我們兄弟二人非打即罵。別的小朋友都盼著過年過節,而我最害怕的就是過年過節,因為年節時要上供:蒸饅頭、烀豬頭、殺小雞、炒菜,買酒。稍有不慎或哪句話沒說對就會招來父親一頓責罵。那時我都不理解,父親為甚麼要這樣,甚至懷疑他是不是我父親。

母親多少次想過要離婚,只因可憐年幼的我和弟弟,就默默的忍受著這一切,在痛苦中煎熬著,維持著這個家庭沒有破裂。但她在這無盡的痛苦中得了許多病:腸炎、膽囊炎、腰疼、腿疼、子宮肌瘤,後來又得了糖尿病,並開始出現併發症,手腳麻木,視力模糊,渾身無力。為給母親治病,花光了家裏僅有的一點積蓄,使我們這個本不富裕的家庭更加雪上加霜。母親在苦難中痛不欲生,甚至喝過農藥輕生,由於搶救及時而活了下來。那時我時常獨自感嘆:這無盡的煩惱與痛苦何時是個頭啊!

一九九七年春天,那年我二十五歲。我們一家人終於迎來了偉大的佛法──法輪大法,慈悲偉大的師父拯救了我們這個苦難的家庭。

首先得法的是母親,那年開春母親在回家的客車上遇到一位法輪功學員。當時這位學員正捧著《轉法輪》在看。母親就問:「妹子,你看的是甚麼書呀?」那位學員說:「這是《轉法輪》,是法輪功的書籍。」母親聽到」法輪功」三個字,心中一震,就和那位學員繼續攀談起來,越談心裏越敞亮,身體越來越舒服。兩人談了一路,並互相告訴了家庭地址,從那以後兩人就成了好朋友。

那位學員把《轉法輪》借給了母親,母親夜以繼日的把《轉法輪》看了一遍,我發現從那以後母親臉上有了笑容,眉目都舒展開了。她說:「這功法太好了!我要去學功,我決心修煉法輪功了!」然後母親把所有的藥都扔了,去找那位學員學功。五套功法她每天早晚各煉一遍,其餘時間就多學法。不知不覺中手腳不麻了,視力恢復了,不再大杯大杯喝水了,各種頑疾都不翼而飛了!隨著身體的康復,各種家務活都能幹了。

母親的變化使父親覺得很驚奇。他也看了大法書,從此父親也得法修煉了。他的悟性挺好,把家裏那些附體的牌位都扔了。師父為他清理了附體,他多年的胃病也徹底好了,最重要的是他戒了酒,也知道了遇到矛盾向內修向內找,脾氣也變好了,完全變了一個人。從此,家中少了打罵聲,多了歡笑。

再說說我,我不是為祛病健身而走入大法修煉的。我通讀了大法經書《轉法輪》,法輪大法的法理震驚了我,佛法洗滌著我的靈魂。我在人生中弄不懂的、想不明白的問題,師父都講出來了。我激動得無以言表,下定決心,返本歸真隨師還。

從此,我按照大法的修煉原則堅定實修,在家庭中孝敬父母,工作中兢兢業業、任勞任怨。修煉大法,使我遠離了現在年輕人都避之不及的種種惡習:抽煙、喝酒、賭博、玩遊戲、找小姐……我慶幸,在這個十惡毒世中,在法輪大法的法理感召下,我能出淤泥而不染。

師父還兩次在事故中保護了我。一次是在工作現場,吊車吊著幾噸重的袋裝玉米在卸貨,突然纜繩斷了,玉米袋子砸向我頭頂,在場的人都傻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我被砸,都認為我完了。可是我卻覺得玉米袋子輕飄飄的順著我的後背滑下去了,我一點事都沒有。

還有一次是下夜班,我騎著摩托穿過一個橋洞的時候,由於從亮處突然進入暗處,眼睛沒適應過來,我撞上了一台壞在橋洞裏的四輪車,由於車速太快,我被彈出幾米遠,重重的摔在地上。

後面跟上來的工友把我送到醫院,一檢查,三根肋骨骨折,肺內有大量積血。當時我難受得喘不過氣來。雖然下了夜班很困卻疼得睡不著覺。當我想起師父的法,決定出院回家的時候,我一下子感覺全身輕鬆,喘氣也不費勁了,馬上睡了個好覺。睡完覺,我就出院回家了。回家後,我抓緊時間學法煉功,很快身體就康復得好好的,又能愉快的上班了。

我們全家都沐浴在師父的浩蕩佛恩中。我們全家人大力洪揚大法,先後使很多親朋好友、街坊四鄰走入了大法修煉。

在此我想告訴天下的人:法輪大法師父傳大法是為了救人的,誰相信誰受益,誰相信誰得救!願更多世人早日明白大法真相,也能像我一樣沐浴在大法的佛光中,家庭幸福,工作順利,身體健康。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