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惜每一個修煉提高的機會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師父明示:「告訴你一個真理: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最近我有一種感覺,修煉到最後了,面對不同的狀況時,如果能抓住每個機會修自己都能提高一步,不然機會一過就很可惜,再找也不會再有了,所以抓緊任何一個機會修才是現在我要做好的。以下是自己的一點體會跟大家分享一下,不當之處請同修指正!

面對多位老闆時

今年年初多倫多的大紀元和新唐人真正的合併了,我發自內心的高興,這可是我盼了多年的願望啊,我們終於成為真正的一家了:資源共享,一起學法煉功,一起吃飯,一起過關,整體提高,整體昇華。但萬事開頭難,剛合併時有點亂,我從原來的新唐人的辦公室主管變成了紀元媒體集團的辦公室總管,剛整合時,我做的任何決定都要各方同意,我才可以順利執行,不然你會做不下去,對我這個急性子的人,可真是考驗耐性了,我也闖了不少禍。

記得有一次我私底下跟同修溝通好了,讓一位同修多做一份兼職。一天老闆C劈頭蓋臉把我說了一通: 「你把我的人都給嚇跑了,人家辭職不幹了,現在本來人手就少。你就是太強勢了,甚麼都自以為是,別人看到你都怕,都發抖。」 我知道自己闖禍了,我趕緊解釋我是好心想讓同修能多點收入。老闆C根本就不想聽我的解釋,氣呼呼的離開了。我馬上打電話給那位同修,他一直不接我的電話,我就一直打,最後他接了,我求他原諒我沒有溝通好,讓他誤解了,我哭著求他回來上班。同修就是好,他很快就答應我第二天回來上班了。

我在辦公室哭了很久,不明白為甚麼好心還做壞事,不明白為甚麼我一直配合的老闆C(他從來要我幹甚麼我都是盡力配合),對我這麼嚴厲的批評。回到家已經十二點,我看我還是在不停的流淚,我就在車庫裏繼續哭,因為我不想回家給先生看到我哭,我擔心他不但不安慰我,還會給我傷口上撒鹽。因為他常給我一句話:「這點關都過不去,還說甚麼生死關呢?」

我在車庫繼續哭了半小時,期間很神奇,有三個階段:第一階段感覺就是委屈。突然轉到第二階段時,沒有委屈的感覺了,是一種內疚的淚水在流,覺得自己修了這麼多年為甚麼還是那麼差勁,覺得老闆C說的「太強勢,甚麼都自以為是,別人看到你都怕」都是對的,因為平時別人說我,可能我都不以為然,現在讓你覺得信任的人給你那麼一棒子,你才會有感覺,才能徹底意識到自己的不足,才能下決心改。然後到了最後階段,我流的是感恩的淚,我感謝師父還給我繼續修的機會,我感謝同修對我的負責任,不怕得罪我而嚴厲指出我的不足,讓我能徹底認識到自己要修去的執著。當我在心裏不停的感謝師父的同時,突然間一股熱流從頭灌到腳,我知道師父鼓勵我,我突然全身輕鬆了很多。謝謝師父!

第二天還是有點沒徹底放下,就找了老闆A和B訴苦,說我不能勝任這個職位,提出是否能給我做其它的工作,老闆A和 B都說「去哪找這麼好的修煉機會呀?!」跟同修訴苦時,他們都笑我說:「你現在不做這個你能做甚麼?回來當銷售?天天出去討錢還給人罵?現在這麼一點關都過不去,還怎麼修呀?看來辭職不行還得繼續幹,我只好給老闆C短訊說:對不起,因為我的溝通不好造成你們的麻煩和問題,特此表示道歉!也請原諒!同時也謝謝你的提醒和批評!不然我還真不知自己那麼差勁,一定改正。」老闆C回覆我:「都是修煉過程吧。謝謝你。」我非常感謝我們的矛盾這麼快就化解了。這裏我也體會到一點,就是當我們跟協調人有矛盾時,不能從個人的情緒上去衡量對錯,協調人對我們的批評和指責,可以說他們是從整體的利益出發的,如果我們對協調人抱怨當成是針對個人的話,我們很容易就產生不滿,接著就可能抵觸,然後就會演化成對著幹,最後就發生「我不幹了!」協調人也就只能是「不幹拉倒!」這個時候誰最高興?舊勢力最高興。所以我們千萬不要上當哦!在這正法時期,作為大法弟子,有甚麼比得上在正法項目裏工作和修煉更神聖的呢?!

面對需要放棄時

兩大媒體整合後,我要管理四個單元。工作量增加了好幾倍。老闆A為了讓我到人多的單元上班,就說讓我任挑一個辦公室給我自己。我剛把小辦公室整理好,就有不少同修來找我交流,自己關起門來時,感覺還真有點「當官」的滋味,心想幹了十幾年了,終於有點官的樣子了。但好景不長,椅子還沒坐熱,老闆A跟我說:「有人反映你在裏面比較吵,另外很多不少長期幹了很多年的主管也都沒有自己的房間。」我一聽就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我說:「我會退出來。」這時老闆A又說:「我們的前台一直找不到人願意坐,怎麼辦呢?」我一聽更明白了,我說:「對,我可以坐前台。」我看老闆A一下眼睛發亮,露出很欣慰的笑容,因為我一下子幫她解決了兩個大問題。我突然覺得自己很高大,感覺到我的功「呼」就上了一大截,覺得自己就像師父講過的那個讓房子給別人的煉功人:「地上的石頭踢來踢去沒人要,那我就撿那石頭。」[1]

但回到家後,自己想來想去感覺怎麼像被騙了一樣呢?「官」也當不成了,還成了一個「看門」的。不平衡的心出來了,晚上學法時,感覺自己的功「呼」的又下來了。第二天表面上還是高高興興的把東西搬到了前台,當個個都問我怎麼坐這裏時,我好像還不好意思回答。更讓我尷尬的是,同修進進出出時,稱呼我的有「小姐」,「阿姨」,「張女士」,「張太太」,有的還叫「靚女」,我簡直都有點受不了了。可能看我過不去,晚上就做了個夢:展現的是「白日飛升」的景象,因為我在辦公室的最前面,所以我是第一個飛出去的。醒後我感動得趕緊給師父磕頭道謝!謝謝師父的鼓勵:因為弟子人心重,沒做好,讓師父操心了!我現在安安穩穩的坐在前台,特別高興,進進出出的同修還不停的給我吃的,同修說我把前台裝扮得像花園一樣!我想我們的媒體在往世界最大的媒體邁進,我們的前台就要像一個大媒體的樣,當然也希望更年輕和更漂亮的同修來坐我們的前台。我相信我們會有這一天的。

告訴大家一個好消息,我們的英文大紀元從二十二日開始就成全付費報紙了,我在前台也可以賣報紙了,所以我現在不只是個看門的,還是個報紙攤位老闆了。

面對同修幫助時

我是一個熱情開朗同時也是暴躁的人,在修煉的路上去暴躁的心一直很艱難,但幸運的是我周圍有很多幫我的同修。剛整合在一起的時候,同修有的說:「這回升官了?感覺怎麼樣?」有的看到我來辦公室就說:「領導視察來啦?」有的看到我在倒垃圾就說:「哇,領導親自倒垃圾啦,不錯。」有的看到我在涮碗,就說:「想當小和尚嗎?快點長功呀。」開始聽到這些話時,也都知道同修都是在開玩笑,但感覺就是不怎麼爽,我會頂回去說:「升甚麼官呀,只不過是廁所多了幾倍,要服侍的人員多了幾倍。」「甚麼領導呀,只是多了幾倍的活幹而已。你來幹呀。」

後來我意識到其實不要以為同修是挖苦你或者是諷刺你,其實是在幫你。

有位同修每次遇到他,他都是說一些風涼話,有一次他很晚才來到廚房看是否還有午飯吃,我問他吃了嗎?他沒好臉色的說:「吃了還來這幹甚麼?」我就問他說:「我怎麼每次跟你說話你都是這種態度?」他很認真的說:「不管我怎麼對你,那是我的事,但你一定要對我好。」我一聽,這句話很在理上,我馬上笑臉相迎的對他說:「你說的對,這裏還有點吃的,你好好享用吧。」他也笑了,以後他就沒有再冷言冷語了,我反而覺得沒意思了。

還有一次他很真誠的說要我幫忙他一下,我一口答應了,幫完他後,我問他:「你好像很討厭我是嗎?不然為甚麼你常常一開口就諷刺我呢?」他笑著說:「其實我也沒那麼討厭你,我只是覺得逗你生氣後我特別高興。」我馬上意識到我應該向內找,這不是很明顯的告訴我:我很容易一碰就炸嗎?所以我趕緊跟他說:「太謝謝你了!」真的發自內心的感謝他,不然誰會這麼傻幫別人修啊。我這個暴脾氣不是這麼磨真的很難改啊。自那以後我就下決心要好好改我的壞脾氣了。

但不是說改就可以改的。早晨的媒體晨煉我要負責煉功音樂,我就在一個靠近音樂的位置上,一位同修B就說:「你還挺會選好位置的哦。」我馬上沒好氣的回覆說:「給你啊,你來負責放音樂啊。」同修說:「我怎麼表揚你都不知道呢?還發那麼大的火,黨文化。」我說:「你要表揚就不會好好表揚嗎?為甚麼要惹火別人呢?難道你這是傳統文化嗎?」

當我意識到我那壞脾氣還是在發作時,我下決心說,以後我一定要靜心想想別人說甚麼再做反應,其實同修說的對,我就是自身的黨文化太嚴重(儘管我是一九九五年移民加拿大的,出國已經二十四年),才有這種不能被別人說的表現。還有就是一種不平衡的心,覺得自己這麼辛苦,每天這麼早來準備好東西讓大家來煉功,一直在等表揚,誰知這個表揚不和自己的心意就馬上原形畢露了。其實我常常會犯這個毛病,對同修,對家人都是一不順意就火。

其實深層一點挖,我悟到為甚麼同修喜歡給我諷刺的話呢?其實也就是自己招來的,因為自己跟別人講話的時候從來不顧及別人的感受,有甚麼說甚麼,有時還很刁鑽,傷了很多同修的心。有位同修曾經跟我說:「其實你是一個好心腸的人,只是發脾氣的時候就不知道自己是誰了,愛怎麼發洩就怎麼發洩。你啊,想發脾氣的時候,就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肯定能抑制自己。」

面對同修讚揚時

自從大紀元新唐人合併為媒體集團後,為了建立更好的修煉環境,讓更多的同修參與媒體的集體晨煉和集體學法,我每天四點半起床,提前趕到辦公室煲粥和準備早餐給大家,還負責煉功音響。後來參加的人數越來越多,都變成了「僧多粥少」,因為服務於大家,所以常常會聽到同修的誇讚,但幸虧每次受表揚時都會有「挖苦」的回答讓我不至於生出歡喜心。有同修感受到天天可以煉功學法後還有美味的早餐吃,就真誠的對我說:「有你真好!」但馬上就會有同修說:「是的,有你真好,讓大家可以修得更高。」其實我能明白這位同修的意思是因為我常給同修過關,大家在我的指責中提高著心性。所以我想我一定在服務於大家的同時不能有指責和埋怨心。

還有一次,一位同修問我多少歲了,我說我五十六了,很快就到六十了。同修驚訝的說:「我一直以為是四十多呢。」我正美滋滋的時候,另外一位同修就說了:「你以為別人說你年輕呀?其實是看你平時的言行很幼稚,不像那麼大歲數的人。才覺得你歲數小。」我很感謝同修的提醒,我說我會改掉我那口無遮攔的壞脾氣。

最後以師父的講法與大家共勉:「作為媒體來講,要做好應該做的事情,那就得修好自己。所以修煉呢,對大家來講,對每個參與媒體的大法弟子來講,修煉是第一位的。因為你的修煉好壞決定了你的救人力度,你的修煉好壞也決定了你的工作成效,這是一定的。」[2]

謝謝師父!
謝謝大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八年新唐人與大紀元法會》

(二零一九年加拿大法會交流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