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煉中成長 找到生命的位置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八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過去的一年,我經歷了不斷的向內找和提高心性的過程。這個過程中,我發現了埋藏很深的阻礙我修煉的觀念。

首先是自我價值感和自尊,它們阻礙我說出心裏話、講真相,讓我因為不想讓別人不高興而不能堅持自己認為對的事情。我曾經與家人、丈夫甚至同修爭論,都是針對我這顆心,看我是否能堅持原則。之前的我,會放棄原則,因為不想有衝突,我覺得不贊同別人會惹怒他們,讓他們遠離我。所以,我之前總是逃避敏感話題,如果對方很堅持就會表示同意。但是作為一個修煉人,我悟到應該有自己的觀點、聲音,表達真實想法,於是我開始嘗試並學會堅持自己的想法,我的朋友把這說成是「找到生命的位置」。

過去,對不十分接受我觀點的人,我很難和他們講真相。他們會問許多挑釁的問題或者和我爭論,讓我必須據理力爭,反覆解釋。這種情況下我通常無法成功講真相,因為我無法回答所有問題,為了避免表達強烈觀點避免衝突,我一般都放棄繼續講真相。我有一個很強的怕心,就是說出真實想法或有爭議的觀點,比如在當今社會信神是有爭議的,我怕說出這些想法會讓人離開從而使他們不能得救。所以,我一般會避開這些話題,試探對方的觀點,從他們的角度理解問題,對他們的一些觀點表示贊同,這樣希望他們也能贊同我的觀點。但是最近我意識到這種方法講真相效果差。也發現我的強項,比如同情心強,能調和反對觀點,對一些事情能夠從不同的角度找到理智的平衡的理解,這些方面走到極端,在生活中變成了缺點。我悟到一個道理,如果太極端,即使是好事也會變成壞事,強也會變弱。一些我認為積極的品質,也有另一面,消極的一面。我意識到對他人的觀點和慾望過度的忍讓,在某種程度上違背了真。尤其作為一個修煉人,意識到這一點讓我有自信談論和維護在自己修煉層次認為對的觀點。

去掉性格中的自我懷疑和自卑是個痛苦的過程,因為我從小就如此,影響我每天與人交往的方式。我覺得因為自己內心深處非常害怕被放逐和迫害,所以這種性格是一種生存機制。當我很小就有這種恐懼,也許是前世帶來的,或者是我的祖先曾經被共產主義迫害而留下的記憶。自己從小的經歷當然也是原因之一,我在共產文化盛行、艱難危險的時代長大。這種恐懼總是讓我覺得說出自己的想法,告訴別人自己是怎樣的人非常危險。當我剛搬到加拿大,十分驚訝人們竟然可以那麼輕鬆的談論自己、自己的生活、信仰和喜好。但對我和我的父母這樣做卻非常困難。那種感覺很奇怪,就像總是試圖隱身、把自己藏起來,那種害怕暴露自己的想法一直使你退縮。小時候我讀到過一個故事,一名猶太女子藏在納粹集中營的地下室,她被迫出來找吃的,她試圖在早晨點名時混在犯人當中,被黨衛隊軍官認出並把她拉到旁邊。軍官經過她身邊,聞到地下室的味道,認定她不是集中營的犯人,而是藏在地下室。我一直記得這個故事,因為被發現與其他人不同,想法不同而被迫害,這讓我覺得恐懼。

當我意識到這種恐懼控制著我的生活,就開始去掉它。我開始學著分享我的感受、真實想法和我覺得重要的觀點,包括自己對共產主義和現代社會其它亂象的看法。比如我對一位認識很久的朋友再次講真相,效果非常好。我周圍的朋友和親人都被共產意識形態影響很深,一些人甚至是社會主義者。我的那位朋友就是那樣的人,他讀書很多,聰明並且善於主導與人的談話,他贊同烏托邦社會主義的想法。過去我們發生過很多爭論,我從來都輸給他。最近我們去拜訪他,我很希望繼續向他講真相,但知道非常困難,但是,這次我有了不同的理解。我堅信我的觀點值得尊敬,我並不想改變他、說服他,而是想救他。我心中充滿慈悲和尊重,並知道改變是一個過程,需要時間。那是一個不平常的傍晚,因為我們談論了很多,我的朋友變化很大,許多觀點和之前不一樣了。他認真的聽我講並且對其中很多問題表示贊同。我沒有想說服他或者指出他的觀點不對,只是認真的傾聽。那天傍晚非常溫馨,他很高興也很感激我們在一起的時光。

在放下暴露自己的怕心的修煉過程中,有天晚上我做了個夢,夢見自己殺了一個人。這個夢很令人不安,醒來我覺得這個夢非常真實,心情很沉重。不過,我知道那個夢是有象徵意義的,並不是實際發生了那件事,所以我開始思考它到底是甚麼意思。我意識到在夢中雖然自己感到悲傷和內疚,但是沒有後悔,於是我明白了這個夢暗示我放下了自己個性中的一部份,那一部份死掉了,於是我知道自己徹底變了。

我很感謝師父幫我走過這個重要的過程,因為那是我做證實大法的事情和修煉的巨大障礙。它妨礙我和人們講修煉人的世界觀,阻礙我接受大法弟子這個重要身份,影響我作為修煉人和別人分享自己的生活。我意識到不需要隱藏自己,自己的觀點和心裏感受對他人是有價值和意義的。過去我從來不講我自己,現在我可以對修煉人和常人談自己。事實上,這是我第一次寫交流稿,這多虧自己修掉了怕心和自我懷疑的心。我很能理解中國學員,他們的背景和心中的恐懼。我仍然在學著相信這個世界,不斷提醒自己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沒甚麼可怕的。包括不害怕那些擁有權力地位的人,受共產文化影響的人似乎對高社會階層有所畏懼,因為惹了那些人會威脅到自己。

我曾經和一個同修發生矛盾,這對我是一個考驗,在這個過程中去掉了對更有能力和權威的人怕心。和那個同修在一件對我很重要的事情上發生爭執,我十分生氣和沮喪,當時我覺得非常難忍耐,但是通過這一關,遇到類似情況我不會再害怕。我覺得去掉了畏懼權威和害怕矛盾的心。

在去掉怕心和自我懷疑的過程中,我意識到過去講真相中從怕心中衍生出的妒忌心,表現就是強硬的要改變對方。我意識到尊重自己就是要尊重他人並相信自己的觀點,這樣才能讓對方尊重和傾聽你的觀點。

我也去掉了必須有真相資料才能講真相的執著。過去,真相資料就是我的拐杖,因為我無法講自己的經歷,所以就依賴傳單和雜誌。一天去見一個朋友,忘記帶真相資料,我特別沮喪。但是後來一個同修點醒我,其實我不需要資料,人們其實更感興趣你自己的親身經歷。下一次為了感謝一個同事對我在一個工作項目上的幫助,我請她吃午飯,我就沒有用真相資料。她練瑜珈,於是我告訴她我打坐,她對我的話題很感興趣。這是我第一次感到獨立的與別人分享個人修煉故事。之後我被安排主持法輪大法教功活動,要用自己的話介紹大法,之前我很可能由於怕分享自己的經歷做不了這件事,現在我準備好了。

過去一年,我正視自己的背景、獨一無二的修煉路、用自己的方式修煉,現在我可以和別人分享自己的修煉和對黨文化的理解。師父幫我實現了願望,去除阻擋我修煉的物質,並幫我暴露出黨文化使我產生的想法、感受和態度:比如恐懼、自我厭惡、缺少主見、總往壞處想、總覺得自己是受害者的心態。去除這些執著讓我「成長」。我開始更嚴肅的看待修煉以及與他人的關係,對自己的修煉負起責任。我覺得作為一個修煉者和一個人我成熟了,可以把別人看成對等的伙伴,對他們更加尊重,對自己更尊重,對時間更尊重。

說到對修煉負責,對我來說就是自己的修煉道路和其他人都不同,只是向師父交答卷。就是說我現在做的是我從法中悟到需要做的,不是別人想做的,也不是證實甚麼,只是我相信需要做的。在這條修煉道路上經常感到很孤獨,但是有同修的鼓勵、提醒,我十分感激他們。

我和家人及丈夫的關係也因為我的修煉出現變化。我開始重塑和父母的關係,作為他們的朋友,而不只是他們的子女。我也放下了對家人的怨。我更加珍惜丈夫,開始傾聽他的想法。現在我儘量平衡自己的生活,多考慮他和他的需求,他對我修煉和做大法項目也很支持。

通過去執著,找回自己提高心性,還有另外一個收穫,就是因為對修煉負責,我通過了一個很大的考驗,過去幾次都沒有通過類似的考驗。我在一個快節奏高強度的行業工作,曾經經歷兩次工作壓力讓我無法承受。第一次我精神崩潰,第二次我在工作時暴怒嚇壞了同事。當時我感到自己無能為力、不想幹了,心裏充滿憤怒、沮喪和不情願,師父通過我的老闆點化我有能力應付這種挑戰,老闆找我談了我的情況,表示他覺得我有成為領袖的潛質,可以處理好壓力,達到目標。當時我不想承擔責任。其實那不僅僅關係我的工作,而是我在生活中的位置。現在我又承擔著壓力很大的工作,而且工作重點不斷變化,需要迅速適應並拿出成果。這次我明白這意味著甚麼,能夠持續承受壓力,因為我知道自己的使命,相信自己能夠處理好。師父安排我這樣修煉,相信我能夠達到這樣的層次。這方面的提高使我能夠承擔更大的大法項目,並同時平衡好自己的常人工作和個人生活。

這是我過去一年的修煉和人生走向成熟的經歷。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二零一九年加拿大法會交流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