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圓幾里都知道法輪大法好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五日】我生活在華中地區一個比較偏遠的農村,以前還沒有修煉的時候,我專挑小路走,不想碰到人;現在為了講真相,就看哪塊人多就往哪塊走。十幾年來,我每天騎自行車講真相勸三退,超市和趕集我都去,每次都能勸退幾人或十幾人。

修煉法輪功至今已二十二年,因為我們那地方比較偏,我基本上一直是獨自修煉,很難有機會與其他同修交流,二十二年來,師父時時看護著我,點悟著我,一步一步走到今天。

一個清晰的夢

一九九七年三月份的一個晚上,我做了一個很清晰的夢,夢中有位同鄉在教我煉功。醒來一想,這位同鄉夫家不在這,早幾年她教過別人甚麼氣功我並沒有學,夢裏她教我的是甚麼功呢?我怎麼也想不起來。

過了幾天,這位同鄉回娘家來了,她來幫我摘茶時,我很自然的問她煉功的情況,她就說:你(想)學法輪功啊,我明天多待一天。第二天,她教我法輪功的煉功動作,並把五套功法的口訣全部寫給了我。

因為我以前曾聽說過法輪功這個功法很好,這次同鄉教我動作之後,我也沒有多想,就這樣開始煉功了。一切都是平平常常的,當時我還不知道其實這是一件非同小可的大事。

一開始煉功,師父就在保護我了。有一天下午,我正在山上扒柴(揀燒火做飯用的柴),突然起了大風,天色驟然變黑,我趕緊往回走,平安到家。過了兩天,我到後山去看,臉盆那麼粗的大樹全部被大風吹斷了。

還有一次,有人來家裏收豬,突然天上起雲,馬上就要刮大風下大雨了,曬穀場還曬滿了穀子,我等來人稱了豬、收走後,立即去曬穀場收谷,當我把二、三千斤谷收好,剛剛用稻草蓋好,傾盆大雨就落下來了,狂風大作,霍霍的響聲不斷,嚇的人不敢出屋。我帶著小孫孫在睡的那間屋子裏,眼看著一垛瓦像被人掀開的一樣,整整齊齊被掀到了另一邊。

雨後,我到外面一看,發現我自己的幾間屋全都吹爛了,屋頂的瓦一垛垛的被掀開了,而我睡的那間屋就只吹壞了一垛瓦。再一打聽,我屋附近周圍共有十一家的屋都被吹爛了,瓦被掀了,牆也被打壞了,比一人雙臂圍抱還粗的大樹都被吹斷了。我去曬穀場一看,大夥碼成堆的稻草,被大風一垛一垛的都刮走了,而我家曬穀場上蓋的一層稻草竟然沒有吹動一點,穀子一點都沒被打濕,沒有任何損失。這簡直太神奇了!當時我就明白了,是師父保護了我。

一開始煉功,我就看到了飛速旋轉的法輪。三、四個月後,我才得到了寶書《轉法輪》,師父講的法告訴了我,飛速旋轉的法輪是在給我調整身體。以前我有心臟病、坐骨神經痛、貧血等病症全好了。

從我學煉功動作開始,修煉二十二年來再沒有吃過一粒藥,不但身體一身輕,眼睛視力也恢復了,連小字都可以看的清了。

通過學習法輪大法經書,我知道打坐腿痛是消業,我就從十幾分鐘慢慢加長時間;到一九九八年,我能打坐三、四個小時了。一天,我打坐看到了一個景色優美的地方,還看到了一位身穿金黃衣服的人。我想這是甚麼地方啊,這麼好看。後來我到城裏一位同修家,看到了電視機裏正在播放法輪功師父的教功錄像,與我打坐時看到的景象一模一樣,我覺的很奇怪。後來學了師父的經書,我才悟到,是打坐時提前看到了師父教功錄像帶,這就是出了宿命通功能。

也是這段時間,我天目中看到了兩扇門,是關著的,同時感到頸部好像有甚麼東西卡著,很憋氣,師父點化我,這就是玄關設位了。

一九九九年底,我看見自己的頭頂上有三朵花,煉功、睡覺,這三朵花都在頭頂上。總是看見這三朵花,我也不知道是甚麼意思。一天學《轉法輪》時,我悟到了是書裏講的「三花聚頂」。悟到之後,這個景象就消失了。修煉兩年達到了「三花聚頂」,我悟到,只要你實修,師父就管你,不是師父的面授弟子,師父也是同樣對待的。

在修煉過程中,師父總是讓我聽到甚麼聲音或看到甚麼景象,點化我,如果我不明白,就一直讓我聽到或看到,直到我悟到了,就聽不到、看不到了。

講真相、勸三退

一九九九年七月份以後,電視報紙裏的迫害法輪功的宣傳對我沒有任何影響,我仍然在家煉功學法,碰到鄉親,我就告訴他們:那些宣傳都是假的。

我幾乎完全是一個人獨修,直到二零零五年,我在外出打工做保姆時,遇到了一位同修。此後,我終於與同修聯繫上了,得到了師父的新經文、看到了《明慧週刊》、真相期刊等等。

通過學師父的新經文,我明白了我們不是個人修煉,而是肩負使命──向世人講清真相救度眾生,我就想,我所在的地區,只有我一人修煉,沒有其他法輪大法弟子,我就必須走出來講真相,救度我那方眾生。從那以後,我除了在家種田維持生活,就抓緊時間發資料或面對面講真相。

我一般都是晚上出去發真相資料,第二天早上五、六點左右回家,一路發放在每戶門口,每次要走幾十里的夜路,一路都有師父保護、加持。

二零零一年的除夕,電視裏天天滾動播放「天安門自焚」,天天誣蔑法輪功,影響很大。自焚真相就成了我講真相的重點。我說:你看那些人臉上都燒黑了,但是頭髮眉毛都完好,這麼幾個人自殺,怎麼還有警察拿來了滅火毯、滅火器?這些人自殺還拍照、攝像?很多鄉親們馬上反應過來,說:那是假的!

我每次出門講真相前給師父上香,請師父把能夠得救的人引到我面前。多年來,我一直相信,我不是一人,師父就在弟子身邊。這樣我在做的過程中,心態很穩,沒有怕心,一旦開口,就不放棄。

一次在超市,我直截了當問一名五十來歲的男子:你是不是黨員?沒想到,那人很兇的說:你這個人怎麼講到我組織上來了?我平靜的說:我是為你好啊,為了你的平安啊。不到兩分鐘的時間,這名男子就轉變了態度,笑著和我攀談起來。二、三句話,他就同意聲明退黨了。

好多次,世人很快的、在很短時間內轉變態度,我自己在心裏都感到怎麼這麼快呢?慢慢我才明白,這都是師父把障礙世人明白真相的敗物拿走了,救了他們。謝謝師父!

面對面講清真相

十多年來,學法修心,信師信法,指引著我做好向世人講清真相這件事。

一次跟熟人講共產邪黨壞,害死了好多法輪功學員。他講:那你仇恨共產黨。我當時就停下來了,我想,這是師父在點化我有仇恨心。我向內找,並發正念清除這顆人心。從此後,我就改變了講三退真相的方式,先從歷史事實講共產黨從來沒有原則,一個隔夜就變了。這樣一說,一般的人都很認同,從而知道共產邪黨不可靠,不要相信它,然後,我再告訴他們共產邪黨迫害法輪功的真相,就容易讓人接受了。

一次,碰到一位六、七十歲的老漢,我告訴他法輪功真相、自焚真相。他仍不明白,還說那是自己害自己。我說:文化大革命,打倒鄧小平,打倒劉少奇,講王光美是特務一號,後來劉少奇平反,你看王光美她去幹特務沒?男子很快明白了:那是假的!

有一次講真相,我碰到一個六、七十歲的老漢,他告訴我他是那個地方以前的大隊書記,是老黨員。我說:那個時候農村當幹部就不容易啊,上面今天的章程,明天就換了,還宣傳上面的政策好,怪下面走的偏。害的你得罪了好多群眾。他連連點頭說:是真的、是真的。我就開始講法輪功的真相。我說:煉法輪功的人,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做好人,煉功身體又好,現在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都有人煉法輪功。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七個常委有六個常委家屬煉法輪功,江澤民搞不起來,就在電視裏誣蔑法輪功,群眾不曉得真相……最後,這個老漢退出了邪黨,還一直跟著我聽真相,他說:你這個人真的好。分開的時候,我這才知道,他走過自己的家大概兩里路,送了我好遠。

師父說:「為甚麼把這個德看的這麼重呢?這個德的轉化是怎麼一種關係呢?在宗教中講:有了這個德,今生不得來世得。他得甚麼?他德大,可能會做大官,發大財,要甚麼有甚麼,就是用這個德交換來的。宗教中還講,這個人要是沒有德,就形神全滅。他的元神就銷毀了,他百年之後全都死了,啥也沒有了。而我們修煉界講德可以直接演化成功。」[1]

我從這段法中明白了這麼一個理:一個人有德,才有福才有錢。

一次,我碰到五、六十歲的幾位退了休的婦女,她們說:××黨給我三、四千元錢一個月,我還是要相信××黨。我就告訴她:哪個有錢給你喲?那是你前世修來的福份,這世你人好又善良,你才有幾千元錢。你看農村裏有好多人,他們都沒有,只有你就有。她們笑著說:那是的啊,然後她們就高高興興的接受了真相。

農村人對神佛還是比較相信的,都是邪黨宣傳的無神論在迷惑人。有一次碰到一位三、四十歲的婦女,跟她講法輪功是好的,告訴她自焚真相,她都不接受,她說電視裏面說這個東西不行呢!我說:你不知道吧,當年耶穌也是遭到羅馬帝國的迫害,被釘在十字架上。她馬上就明白了,脫口而出說:這是菩薩遭難。

我聽到很多人講這時期好,現在每畝田有一百多元,老年人也還有一百多元一個月,歷史上都沒有這麼好的事,等等,我也不和他們爭,我就這樣說:你知道為甚麼這麼好嗎?主佛傳佛法,給全世界都帶來了福份。只有神佛才能給予人幸福。讓世人不要糊裏糊塗的相信共產黨。

我體會到,講真相救人,實質都是師父在做,一切師父都有安排,但是你必須去做,走出來找世人講清真相。

遇車禍也是我講真相救人的機會

我騎自行車講真相這麼多年,騎的非常輕快。熟人講,看我騎車,只有三、四十歲的樣子。但是也有遇到危險的時候,每一次,我都是有驚無險,都是師父保護了我;每一次,也都是法輪功的神跡。

二零一六年的一天,我推著單車在馬路邊上走,一輛汽車很快的速度,一下子把我撞倒在地,撞的很重,車盤從我左腿上軋了過去。我當時被撞的跪倒在地,卻沒有感覺到腿痛。我知道師父又一次保護了我。路邊行人為我打抱不平,對司機說:這是你的責任,她走在路邊上。我第一句話就對司機說:下回不要軋到別人,這回是軋到了我,我煉法輪功的,沒有關係。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下回不要軋到別人了。司機立即答應說「好」,並同意退出邪黨。

我也告訴了那位為我抱不平的行人真相。此後,她看到我都要對我念「法輪大法好」。一次在路上遇到,她已走過去了,又倒回來和我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還有一回,我騎自行車到一個鎮上講真相後,回家時,一輛大摩托車逆向行駛猛的撞上了我。當時,我全身都被撞爛,左邊臉上都是血。鎮上很多人都認識我,馬上有人好心把我扶起,一下就圍上來很多人,都說要賠幾千元給我,要他負責送我去醫院。我說我是煉法輪大法的,不會有事的。我沒有要錢,也沒有去醫院,也沒有臥床,恢復的很快。兒孫們看著都覺的不可思議。

後來,有一天,碰到一個中年婦女,她看到我向我打聽說那位老人被摩托車撞了之後,怎麼樣了?好了沒有?我告訴她,那位老人就是我呢。她非常驚奇,我告訴她,我是煉法輪功的,她馬上明白了,說:原來是這樣,那我知道了。

這麼多年講真相,這個鎮上有很多人都知道:煉法輪功是做好人的,法輪大法好!

醫學教授喊:法輪功萬歲!

我們村的村幹部,我都給他們講真相,前三屆村幹部都三退了。現在的村幹部,五十多歲年紀,幾年前,他看見村裏信耶穌的八旬老太,以為是煉法輪功的,說:你和某某還煉法輪功啊,如果抓起來,你就不得了了。

我聽說這件事之後,一直尋找機會告訴他真相。一個多月前,我在大街上遇到了他,他讓我坐他的摩托車送我去車站,我一上車,就說:你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吧?我滔滔不絕的把真相詳細的告訴了他,他同意三退了。離開時,我告訴他:你全家人記住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瘟疫來,你們一家人就都得救了。他答應了。

我今年七十三歲了,還種五畝多的田。人家問我:你這麼大年紀了,怎麼還這麼能幹啊?我就說:我是煉法輪功的啊!法輪功好啊,身體好。久而久之,全村及周邊方圓幾里的人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都知道法輪大法好!

我村有一個人的親戚是醫學院教授,這教授卻有一身病。他那時不相信法輪功祛病健身,但他聽我們當地人說我是煉法輪功的,說法輪功好。後來他走親戚來村裏,親眼見到我,覺的不可思議,我就跟他講真相,後來,這位教授見到我就喊:「法輪功萬歲!」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