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大法弟子該做的事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四月喜得大法的,剛剛得法時內心喜悅無以言表,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運的人,得法的第三天,我剛剛回到家,被丈夫無故的罵了,我內心好像有一種潛在的高興、沒有一絲的怨恨、頭腦中一念閃過:幫助我提高心性呢,就這樣很平淡的過去了。

大約二零零三年年初,在同修的幫助下,我上了明慧網,看明慧網的文章時,我彷彿就是在和全世界的同修在一起開法會一樣,感覺全世界的大法弟子(各族裔的大法弟子都有)大家圍成一個很大很大的圈一起交流,那個能量場太大了,真是太好了。我覺得同修都應該上明慧網,這是我們大法弟子交流的平台。

從二零零五年開始,我們經常鼓勵同修上明慧網,只要想上明慧網的我們都幫助同修購買電腦、上網設備、上網卡等送到同修家裏,並負責教授技術,有的同修想上網,但是暫時拿不出錢,我們出錢購買電腦送給同修。之後陸續的很多同修都能獨立上明慧網了,有的同修和自己身邊的同修交流,鼓勵同修上明慧網。一同修原來她要提供十多本週刊,她和這些同修說:我們都是大法弟子,人家能上網,我們為甚麼不能?明慧網都應該上。她幫助同修購買電腦、教技術,現在,她周圍的同修除了個別年齡太大的,幾乎都能獨立上明慧網了,而且很多同修購買打印機。同修們通過上明慧網、看同修交流文章,都陸陸續續做到了資料點遍地開花。

有一次,晚上我去同修家送打印機,我感覺後面有一個人跟著我,我頭腦中甚麼想法都沒有,把機器送到同修家後,我出去找那個人,剛出樓口看見他正在蹺著腳往裏看呢,見我出來就走了,我直奔那人走去,從後面大聲告訴他:你不知道啊,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那人快速的走掉了。那時邪惡迫害還是比較嚴重的時候。回想起來,那時心比較純,頭腦中沒有甚麼負面的想法。還有很多這樣的例子就不列舉了,我親身感受到了:師尊時時都在我身邊保護弟子。

我從小就養成了做甚麼事都有自己的安排,自己說了算。由於學法不用心,法理不清,每天做事的心強,自己卻沒有意識到這一點,沒能主動抑制不好的思維。有很多時候,都是安排同修做甚麼事,見到同修也不和同修商量,同修說話一不符合自己的想法馬上打斷,然後自己滔滔不絕的講。有一次,我見到同修還是和往常一樣,說了一些話,同修立即嚴肅的說:你以為你是領導啊,說完了就走了。我被她說的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愣愣的站在那裏,這也是同修第一次當面說我。回家後,我想到:原來我是這樣做事的,也不符合法呀。第二天,我找到那位同修對她說:對不起呀,我錯了。同修很感動。直到今年我才真正認識到,執著自我的心應該去掉了,學習師尊的講法,認識自我是甚麼樣的表現,遇到甚麼事首先聽同修的意見,讓同修把話說完。

《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一書發表後,我和同修配合,在我家所居住的小區挨家發放,有的樓宇門不開,有一天我忽然發現從地下庫和高層的安全通道都可以進到樓裏(是慈悲師父提醒的)。我家居住的小區是2016年新建的,小區保安和保潔人員很多,小區內一同修幫助發正念,我們每次發完真相後也發正念,有的保潔人員把掛在貼在門上的給揭下來了,我找到他們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並告訴他們以後不要拿走門上的真相,這樣對自己不好,他們說:知道了,以後見面我都主動和他們打招呼,他們都挺高興的。

我給保安隊長講真相,告訴他小區內的真相越多越好管理,他說:業主有反映的,這麼多材料都是你發的?小區就你是煉法輪功的。我沒有正面回答他,我說:全縣哪裏都有真相,我可發不過來呀。以後,我見到他時只要條件允許我都給他講真相,再後來,我從外面回來遇到他給他真相材料,我說別人給我的你看看吧,給你老母親看看,看看煉法輪功的老人多健康。每次他都收下。

有一次,我在小區體育設施翻雙槓,我穿一套橘紅色運動服,一個女士走過說:你能翻槓?我說是啊,我翻給她看。我說都退休好幾年了,已經六十一歲了。她驚訝的說:啊,你那麼大年紀了?不像、不像,真太漂亮了。我知道是慈悲的師尊把有緣人領到我身邊的,早晨上班,她往大門走去,我追上她說,我是煉法輪功的,簡單的講了真相,我說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祛病、也能年輕,接著勸她三退保平安,她說:好。

修煉法輪大法,是我感到萬分榮幸的事,今後要做的更好,按照師父的大法要求去修煉,真正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三件事,多救人。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