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到了回家的路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十日】我出生在偏遠山村,那裏閉塞落後,家庭教育也是最原始的方法,性格倔強的我因為老是受到父親的責罵、罰跪碗碴和被用柳條抽打,我的性格逐漸變的更加內向,膽小,不願意說話,怕生人,報復心極強。長大後,不願意和人接觸,著急的時候,就更語無倫次了。高中時,經常出去打群架。

費了好大勁,考上了本省的一個大學,在班級裏,幾乎和每個同學都有過矛盾,甚至有一件事,讓我暗暗下決心:找機會一定要禍害一下那個男同學,總覺的是他把我的女朋友搶走了,從此懷恨在心。畢業後,到一所學校教學,和同事也有矛盾,跟一個歲數大的書法老師還對罵過,結婚後的頭兩年,和媳婦總是不愉快。

我從十幾歲開始,心裏一直有一個疑問:人,為甚麼而活著?問了父母,他們說我淨瞎想一些沒用的;問老師,老師告訴我,人活著是為了出名;問同學,他們說是為了吃好飯,娶一個漂亮老婆……

這些答案我都不滿意。後來,有機會走進一個外省的大學圖書館,在那裏翻了很多的書,去找我的這個問題的答案。不但沒找到,反而更迷茫了,問題更多了,比如,看到了叔本華的哲學書,思想更加悲觀;看了不少名人傳記,覺的人生有更多的岔道,不知道怎麼選擇。

上班後,繼續尋找我的答案,開始研究各個宗教方面的東西,比如《金剛經》、《古蘭經》、《道德經》,也嘗試練一練自己臆想的一種所謂氣功,甚至產生要把一些所謂心得加上東抄西抄的東西編一本氣功書的想法。

我留過長頭髮和鬍子,曾以藝術家自居;研究了《奇門遁甲》,給人算命,以大師自稱,抽煙喝酒,誰說我就和誰幹。一年年過去,仍然不知道人生的目地和意義,但是就總是感覺心裏空落落的,心裏知道這所有的一切都不是我要的根本的東西,所以,心裏總是有一個念頭,那個正確的答案我一定會找到。

一九九六年冬天,有一位女士到岳母家商店說,農機大院那兒放法輪功的講法錄像,可好了。於是我妻子連著去了幾個晚上,我阻止了幾次,甚至揚言,別去聽,有甚麼好,不就是氣功嗎?雖然嘴上叫號,可是心裏有點刺癢的,想去看看聽聽。

一天上午九點,我從那家書店門口路過,心裏說,進去看看,有甚麼新書沒有?真有新書,架子上有一本《轉法輪》吸引了我。封面是藍色的,上面是法輪圖形,後面是一朵蓮花。沒猶豫,買了一本。回到單位辦公室,從中午十點一直看到下午四點半,天都黑了,我沒間斷的看完了。

雖然不是看的非常仔細,但是還是很完整的讀懂了字面意思。當時甚麼感覺呢?哎喲!我前幾天產生的罵大法的想法是多麼幼稚和慚愧,這是一本教人向善的書啊,讓人學佛的書,很珍貴。

第二天,又看了一遍,我似乎一下子明白了,我要的人為甚麼活著的問題的答案就在這本書裏。他解決了我很多疑問,同時,我也反思自己,我能不能學這個功,我配不配學。

帶著問題,後來又參加了另一處的大法洪傳錄像播放,學大法的功法,參加一個外縣的大法集體活動,漸漸的真正成為一名大法弟子。早晨一起集體晨煉動功。由於常人心重,從二零零零年到二零一零年的十年間,非常不精進,甚至就是跌倒了一直不起來的狀態。

與法有緣,因為一件事情,讓我開始實修。到現在又是八年過去,我的性格發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轉彎,簡直就是換了一個人。特別是母親,由原來罵大法,罵我,到現在認同大法,對我修煉大法感到非常高興。她說,你要是不學大法,你就廢了。是啊,大法確實改變了我。

現在的我,受學生尊敬,和同事和睦相處,和妻子一起學法做真相項目,對待孩子也是按照真善忍教育他,社會上與人為善,心裏的陰暗早已煙消雲散,天天樂呵呵的,心裏很充實,知道了人生的真正意義,不會把常人的事情看的那麼重。

我知道,個人修煉的階段早已經過去,助師正法,講真相,救人才是我要做的,要兌現史前誓約。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