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法船 不負萬古緣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七月七日】我在二零一零年就看過一遍《轉法輪》,那時只是出於好奇與喜歡看書的習慣,並沒有願望要走入修煉,也沒有跟媽媽學會煉功動作。所以這一放就是三年,最後於二零一三年五月正式走入大法修煉中。

二零一零年看書後的一個清晰的夢境讓我震撼難忘!我把這個夢以詩的形式記載下來:「我只是風塵疲憊的旅人 塵世間流轉 這一世是幾生? 巨大的蓮花座呈現眼前 我多想盤坐之上 慈悲的師父點化我於夢中 托起我這塵世污濁的靈魂 本有一片淨土等你飛升 何苦流連這塵世的苦樂 師父 我已迷途知返 從此將七情看淡 將真善忍珍藏」。

修煉前只有三十八歲的我,卻感覺身體與精神到了低谷。多年打工、做服裝、美食小生意等又苦又累的,嚴重的頸椎病、膽囊炎、小腹查不出原因的硬腫塊、擺動雙臂時胸腔裏像有塊破塑料布一樣嘩啦嘩啦響,總是感覺很累,家務幹不動,一擦地都犯愁推不動,又添了這種折磨人的上不來氣的毛病,身體差精神上就更加差。

二零一三年五月,我決定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當時的想法很單純,就是想學了,想每天認真學法,把煉功動作儘快學會,回顧自己三十多年來做甚麼事都很容易半途而廢,最終一事無成,徒留太多遺憾。我想:學就好好學,一輩子就不放棄了,也恰好應了那句話叫:欲正其心,先誠其意!對大法不懂也無所求,可就這本性的一面正如師父法中講的:「佛性一出,震動十方世界。」[1]我的人生、我的世界就此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剛一開始看書還不到兩頁,我的上不來氣的症狀就消失了,放下書,這種上不來氣的感覺又犯了,反覆幾天後症狀徹底沒有了!整整折磨我八個月的上不來氣的病態就這樣不可思議的消失了!

隨後的一個月內我所有的病都沒了!夢境中我看到師父給我清理身體:我身上的不好的東西好像積累很多很多年了,連小細菌長的都像大蘑菇狀一層層厚厚的,師父說這小小年紀身上的不好東西這麼多!我好慚愧哦!師父在我身上一刮到底,我就露出了本色。師父不見了,在我身旁的地上是刮下來的一堆黑土。人在世間緊抓不放、執著追求的名利情慾那在高層次境界看不就是一堆黑土嗎?!師父在我右腹部位抓出一個像老鼠又像蜘蛛一樣的靈體扔出去,我小腹多年痛癢的腫塊沒有了!胸腔沒有了雜音,隨之我整個人充滿了活力,我開始有了力氣,整個人像從新煥發了生機,幹活一點都不累了,上樓上多高不犯愁了,一步三個台階,平時早起沒有一絲力氣握不上的拳頭也能攥緊了,因為孩子產生的巨大的心理障礙像一種摸得著看得到的物質被師父拿掉了!

我自身的體會深刻證實了師父所講:「就是把你的身體完完全全淨化下來,所有思想中存在的不好的東西,身體周圍存在的業力場和造成身體不健康的因素,全部都清理出去。不清理的話,帶著這樣一個渾濁的身體,黑乎乎的身體和一個骯髒的思想,怎麼能達到往高層次上修煉呢?」[1]

我獲得了生命的新生!看看外面的天都格外明朗,心裏好幸福!隨著我手不釋卷的每天大量學法,忍受腿痛學習盤腿煉功、發正念,一個多月後發現臉上鬆弛的皮膚變的明顯緊致,俯下身臉上的皮膚不再下垂,從太陽穴延伸到眼下的妊娠斑不見了。

至今六年過去了,我再也不是從小媽媽眼裏的黑丫頭,從小我姐姐媽媽都很白,可現在我比她們都白,總是有太多的顧客驚嘆:你皮膚這麼好呢!你怎麼那麼白呀!你怎麼越來越年輕啊!你怎麼越來越漂亮啊!是啊,我開心又幸福極了!我的身體在向年輕化逆生長!成為一名真修的大法弟子,我的人生路由師父從新安排了,我連手心上長了三十多年的黑痣都消失了。

作為師父的真修弟子,這一切都是師父的恩賜,身心在大法中得到了淨化,相由心生,面相氣色自然乾淨、清透、白皙。正如師父在法中講:「說句笑話,年輕的姑娘總好做美容,皮膚想變的白一點,好一點。我說你就真正的煉性命雙修的功法,自然就達到這一步,保證你不用去做美容。」[1]師父說的句句都是真實的,如果不是大法的洗禮,今生的美麗註定與我無緣。我會好好珍惜這份美麗,以前總想自己變漂亮好有意無意的吸引異性的目光,那是基於骯髒的情色慾望,而我現在的美麗是基於生命本質的純潔展現,我不會再與丈夫以外的任何異性有任何非分之想、非禮之舉。而生活中一次次面對這種考驗我都踏踏實實走過來了。

在家庭環境中提高

我與丈夫的婚姻穩定,他在工作單位以及家族中都有很好的口碑,在我走入大法修煉以後,他因為受黨文化的污染以及先入為主的當年江氏集團的造謠宣傳,還有出於這些年看到聽到大法弟子被迫害丟工作、家破人亡危及自身名利的恐懼與顧慮,他非常抵觸我修煉大法,他幾次把我供的師父法像從四樓扔下去,香爐打翻到地上,木質佛龕摔碎了,大法書他一本一本的撕,還提過要離婚的話。我曾抱著丈夫從樓上扔下來的師父法像坐在車庫裏哭,那種徹骨的心痛讓我好想天大地大,就抱著師父法像走出這茫茫苦海吧。他容不得我說一句解釋,聽不進一句真相,我每次一想開口對他講,他就氣勢洶洶做勢要動我的大法書、資料等。

師父說:「本來是件好事,他卻老是跟你過不去。其實就是幫助你消業,可是他自己不知道。他可不只是表面上跟你幹,心裏對你還挺好,不是這樣的,真的是發自內心的生氣。因為業力落到誰那兒誰難受,保證是這樣的。」[1]對照師父的講法,我默默忍了下來,我明白了有我的業力落到他身上,我要承受,他被邪惡利用做了對大法不好的事,那不是他的本意。每當自己憤憤不平的心起起落落難去時,就想覺者的心胸一定是包容與慈愛的,如果把丈夫看成我的孩子一樣,那孩子在外面打架做不好事了,弄髒了自己,弄傷了自己,回到家來當母親的會心生怨恨嗎?會憤憤不平嗎?會斤斤計較誰幹活多誰幹活少,誰操心受累,誰卻在吃喝享樂嗎?

我還堅持長期發正念去掉對丈夫的怨恨。在我的心性符合了法在某一層次的標準時,在某一天看到《轉法輪》第四講時師父就把那種叫「怨恨」的物質給我拿掉了,那種清晰的感覺讓我明白了「物質與精神是一性」[2]的法理,隨之而來填滿我身心的全都是他對我的好。那一刻,我手捧書含淚心裏對師父說:師父,我明白了,我明白了。晚上夢境中師父以一個場景告訴我提高了層次。

從那以後,丈夫對我修煉的態度改變了,他開始要求主動退黨了,那邪惡的因素沒有理由控制他的時候,他開始能夠聽我講一些生活中修心性的事情了,比如別人說了難聽的話刺激到我,我怎麼修心去執著,比如我的利益受到損失,我不爭不鬥寬容忍讓,比如我想買一台筆記本電腦用,他把單位庫存閒置的筆記本拿來給我用,我告訴他不能貪佔公家的東西,把電腦送了回去。講我媽媽修煉前買房子裝修不合格,以衣櫃有毛邊,地板縫太大了的理由拒絕付裝修費,這事過去了十幾年,修煉後找到那裝修師傅,把裝修費三千元還給了人家的事。我們在大法中明白了不失不得的法理,佔便宜是損德的事,德是人最珍貴的東西,人因為有德才有幸福,沒有德就得形神全滅,很可怕的。而我們修煉人最重視的就是德,因為師父會把我們的德轉化為功,功力提高層次才能提高,這是我們返本歸真的根本所在。

我智慧的利用任何的時機引導丈夫向同化大法的正路走,逐漸的丈夫開始向我提出各種問題:比如神,比如三界,比如輪迴,比如宗教的現象,比如附體,比如社會亂象,比如共產黨的真實面目等等,他開始能夠看大法書了,並由衷的讚歎師父所講出的真理太好了!他總在看師父各地講法時會感慨:你怎麼沒早給我拿這本書呢!他開始跟我學煉功了,至今他雖然看書、煉功的次數屈指可數,可慈悲的師父就已經給他下了法輪與機制,他的天目也能看到一些景象了,感受法輪在他兩手臂間旋轉。他對師父所講的以及我感受的神奇現象深信不疑了。

看著他一路跌跌撞撞走過來像個孩子一般終於在大法中成長起來並不斷的歸正自己了,不負輪迴苦,不負萬古機緣,終能與大法接上聖緣。我心中感慨萬千,感恩師父!又一個珍貴的生命登上了回歸的法船!

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澳大利亞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