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在海外的大陸同修交流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三日】師父連續兩次講法談到來到海外的大陸同修的行為,在今年的紐約法會中,師父講:「所以那些帶了很多在大陸養成的生活習慣行為方式的人,在國際社會中必須得去改變一下自己。我講這個,是因為現在中國大陸出來的學員越來越多,超過了原來在國際社會上的大法弟子的人數,甚至於已經成了主體了,那麼你們就更應該注意這些。 」[1]

我是在大陸出生、長大,成年後來到海外上學的大法弟子,現在在美國的常人公司工作,周圍的環境大部份是美國人,我想通過自己的親身經歷,拋磚引玉,與同修交流、探討在海外的一些不適當行為、想法,怎樣能夠在海外日常生活中、參與活動時在公眾場合有更好的行為,更好的證實大法的美好。

(一)基本禮儀

我在跟西人接觸、觀察西人的禮儀行為時,最大的體會是,在中國大陸養成的一些不經意的習慣、行為,是一種自私、不顧及他人的表現。在西方社會,雖然有些時候西人的禮儀只是一種表面,但是作為修煉人,我們其實可以做到更發自內心,更注重小節,對於修煉人來講,這些禮儀其實也體現出我們修煉中「為他」的心性,同時也是在圓容在常人這一層的法。

舉個例子,西方人不喜歡跟陌生人之間的肢體接觸,其實這是比較尊重每個個體,所以在公共場所,如果要從別人身邊經過,地方比較窄小,可能會觸碰到他人時,一般都會說聲「Excuse me(對不起)」,讓對方意識到你可能需要借過。當對方聽到時,也會儘量讓開位置讓你通過。我曾在參加遊行前準備時,正在隊伍旁邊忙著發短信聯繫同修,突然從我身後兩隻手抓著我的胳膊,把我推向一邊好給對方讓出位置讓他經過。如果這是在西方社會,突然在這種毫無徵兆的情況下觸碰陌生人的身體是非常不禮貌的,而且也不會被人理解。有時我也觀察到,有的華人在看到路人身邊稍稍有些位置,能夠側身通過時,就側著身子,弓腰彎腿駝背地勉強擠過去,其實也是很不雅觀。在古代,中國被稱為「禮儀之邦」,很多儒雅的人,在社會上比較有階層的人,通常不會這樣做這種不太雅觀的事情。

我遇到一些同修,在公共場所說話很大聲,其實能看出來他(她)自己意識不到。一般來說在公共場所,西人不會大聲喊叫。我曾在英國跟西人同修一起挨家挨戶掛神韻宣傳冊,當我們做完時,西人同修在街的對面想叫我上車,這位同修不會向我大聲喊我的名字,而是一直很有耐心的朝我揮手,引起我的注意。在當時那一瞬間,我一下子意識到,在大陸養成的一些行為是多麼不考慮自己的形像,不在乎其他人的感受。

有些華人有時在接電話時非常大聲,或者喜歡公放音樂,如果仔細觀察,在公共場所,西人在欣賞音樂或接電話時,通常不會開公放,都是會插上耳機,以免打攪到別人。

還有一些小節也順便一提,西人在開門時,要離開門前,都會看一下後邊有沒有人要馬上進來,如果有人要進來時,通常都會一直撐著門,等著後面的人跟上。師父在講法中也曾提過,如果當著別人的面,銧當一聲,把門關上了,是非常不禮貌的。

西人對老弱病殘都會非常照顧,在開關門、出電梯、上下樓、排隊時,如果看到老弱病殘,都會特別關照。但是有些華人做事時心急火燎的,排隊、開關門急匆匆的,不管不顧身邊的人。

師父告訴我們:「再有,你們在偶然中碰到的人,在生活中碰到的人,工作中碰到的人,大家都要去講真相。就是在人世匆匆的一走一過中來不及說話你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不要失去該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緣的。」[2]

我體會到,這些平時在公共場所的細節,其實也是展現大法弟子「為他」的境界。即使沒有機會說上話、講真相,但起碼給這個社會留下一些善的影響。

在公共場所打噴嚏或咳嗽時,最好把嘴埋在自己的胳膊肘裏面,這樣可以避免自己的吐沫到處亂飛,而且通常西人在這種情況,還有打嗝時,都會說聲「Excuse me(對不起)」,以示自己的歉意。

(二)學會說謝謝、請

有一次我和我的同事去吃飯,我們吃完飯從餐館走出來時,我的同事很紳士的為我們後面一位急匆匆的華人女士撐著門,那位華人著急忙慌的從我們身邊走過,對我同事為她撐門熟視無睹,完全沒有任何感激之意。我同事當時有些氣憤的說:「中國人都不會講謝謝的嗎?」

其實在日常生活中,西人會把感謝一直掛在嘴邊。在別人對自己提供了幫助時,不僅會說謝謝,還會說「I really appreciate」,意思是我真的很感激。在西方有感恩節,在我的公司有感恩員工周,在比較好的社會,人與人之間的關係是彼此友善,而且會互相提供幫助,同時也會互相感激,不像在大陸的社會,互相提防,對別人對自己的幫助好像是應該的,甚至是懷疑對方想來騙自己。所以在日常生活中,如果遇到他人對你提供了幫助,不妨真心表達出你的感謝。

我在剛出國時,有一位同修曾教給我,在回答對方問題,比如對方問你,是否要一杯水,需要的時候回答說:「Yes,please(是的,請)」;在不需要的時候可以說「I'm OK,thank you(我很好,不用了,謝謝)」。其實這裏面也體現了一點,西人說話的時候一方面感激之情溢於言表,另一方面,在拒絕別人時,很多時候不會直接硬邦邦地說No(不),拒人千里之外,而是很婉轉的不想傷對方的好意說,我很好,謝謝,不用了。

(三)說話的語氣

我在練習口語,與西人打交道的過程中,還體會到一個很大的區別是,大陸人的說話方式是比較命令人的口氣,其實這裏面隱藏著一些強制性的態度,而用英文比較好的表達出來,通常是詢問式的語氣。舉個例子,很多人在最開始說英文時,並沒有意識到口語中這種語氣的不同。比如在餐館點餐時,不太懂這種表達方式的人會說,給我這道菜,給我來杯水;但西人在口語中,通常在問別人要東西時,都會說,可以給我來份這個嗎?可以給我來杯水嗎?而且都會加上請,這是比較客氣的表達。當我意識到這種表達方式的不同時,也意識到了自己思維深處,被黨文化影響的一種高高在上,命令別人的思維,這也許也是為甚麼,一些華人不懂感恩,說話口氣很生硬的地方吧。

我在工作中如果遇到我沒有注意到的事情,觸犯到我的同事,我同事會以很婉轉的方式告訴我,這與大陸人說話方式也很不同。我自己在看到別人的問題時,看似很直截了當的告訴對方你哪裏做的不對,你應該哪裏做好、改正。而我同事在指出我的問題時,會先誇獎我的優點,再婉轉的提出如果以後哪些地方更加注意的話,會錦上添花。這種婉轉的表達方式不僅沒有傷害到對方的感受,而且是以一種鼓勵的心態希望對方做好,而不是「一棍子打死」,往往會起到更好的效果。

(四)西人單純,但是不傻

今年師父在講法中說:「不要把國際社會的人當作很簡單。他們雖然思想很簡單,正因為思想越簡單越清晰,他看的問題越透;他只是不那麼表達,只是不那麼說,心裏非常有數。」[1]

我在同西人打交道時,切身體會到這點。有些華人可能覺得,在西方社會制定的一些規則有太多漏洞,很多空子可以鑽,西方社會的人太傻了。其實是自己的思想太複雜,總想佔小便宜,總想做事情鑽空子。

有時候在退東西時,尤其能體現這一點。我曾經買了一個液體的化妝品,後來發現完全用不上,就拿到商場退貨。在去的路上我還在想,這化妝品是液體的,我用不用售貨員也看不出來,退貨時我特意向售貨員解釋一下,我真的一次沒用。可是那售貨員連看都沒看,直接給我退錢。當時的體會是,很多時候西方社會的規則建立在人對人信任的基礎上,如果你想鑽空子是可以鑽,但是作為大法弟子,我們都知道失去的是甚麼,而且也許在當下佔小便宜時沒甚麼問題,以後會引出大麻煩。

我在工作中接觸到的西人,讓我尤其體會到西方人的「不傻」。有些西人,看著他們大大的眼睛,好像很單純,其實師父教給我們,越接近真善忍,越能跟宇宙的特性溝通。我觀察到,有些西人他們的直覺是非常準的,有時候跟你接觸,連你想甚麼他們都知道,因為他們複雜的思想不多,所以他們直接就能感受到你是否緊張,你的情緒高興還是悲傷,你想表達甚麼,你是不是想騙他們等等。當我意識到這點時,馬上意識到,自己一定得好好修煉,返本歸真,把在大陸養成的那些複雜的思想去掉才行。

(五)做事平和,不急於求成

師父在講法中講道:「很多人從大陸出來之後,到了國際社會看到人怎麼都這麼簡單哪,談話、甚至於做事情都非常平和。」[1]

我曾經目睹一位同事為了爭取利益,睜眼說瞎話,說這筆交易應該算在自己的頭上。我看到被佔取利益的同事處理這個矛盾時很生氣,但是不會氣急敗壞的罵這個人怎麼這麼壞,而是儘量隱忍自己的脾氣,不會像一觸即發的炸彈,一點就著。調整好自己的情緒後,還是會跟對方嘗試繼續溝通,如果發現對方不為所動,也只是接受現實。

我自己其實在很多時候遇到矛盾時,一點就著,有時候感覺已經觸碰到自己底線時,會非常氣恨,與同事相比,在這一點上都跟常人差的很遠。而且在黨文化的影響下,矛盾會在思維中擴大,變得非常尖銳,有時候一些很小的事情也會極端的擴大;而西方人在處理矛盾時,儘量把矛盾弱化,有時候會以一種很幽默的方式將矛盾化解。

我後來在慢慢調整自己的心態,發現越是有涵養的人,越不會把自己的脾氣展露無遺,而是更多的調適自己的心態。同時也要讓自己心胸開闊,不能被黨文化影響的心胸狹窄,總是得理不饒人。

師父講:「大家想一想,常人中年歲大的人,文化層次高的人還要講個涵養,不和人家一般見識。何況我們煉功人呢?那怎麼是懦弱?我說那是大忍之心的體現,那是意志堅強的體現,只有煉功人才能有這樣大忍之心。」[3]

這種類似的情況發生在我身邊,像是大陸同修與台灣同修接觸時,台灣同修生氣了,而大陸同修卻一點感覺都沒有。我有時生氣的時候,總要一吐為快,心裏把對方罵的解氣為止,其實作為修煉人,沒有做到最基本的忍,心態比較極端。

這種不平和的心態,我自己的體會是,在大陸那種高壓浮躁的環境下,人的心態總是緊繃的,不能放鬆下來。每天好像馬不停蹄的忙碌著,但並沒有真正靜下心來好好體會下修煉、生活,體會下自己、周圍環境的感受。在心裏總是處於這種緊張的狀態下時,在遇到任何不順的情況下,很容易爆發,不過這是我自己的體會,也許不同的人有不同方面的因素。

我在剛工作的時候,急於求成這個心態也特別突出。剛開始工作時,甚麼技能都是從頭開始學,成天滿腦子都想著,甚麼時候能學會這些,甚麼時候業績能有些起色,每天好像注意力不在怎樣把技能學會,總是無緣無故的著急要把工作技巧學會。後來突然有一天意識到這個問題,我才開始慢下腳步,認真的學習每一個步驟,關注該注意的細節。每次腦海中出現這個念頭的時候,提醒自己,不能急於求成。

其實每次出現問題,自己犯錯誤,遇到不懂的問題時,會很氣餒。但是我的同事經常用美式的思維鼓勵我說,這就是學習的過程啊,下次你就知道了。學習到這種思維以後,不花費時間在自責中,而是在循序漸進,走向慢慢成熟的過程中成長、熟練。如果抱著平和的心態,慢慢積累,仔細體會這個過程,其實是會有很大的收穫。現在我在工作中終於有些到了收穫果實的時候,客戶服務越來越好,業務越來越成熟,而業績好像不經意間越做越好,像師父講的「無求而自得」[4]。

(五)工作是生活的一部份

師父講:「有人說中國人做不了大生意。我告訴大家,在國際社會上的人,他們做生意的心態是甚麼樣的啊?他做一個不管大生意、小生意,他把它當作自己生活的一部份,他是盡心盡力的把它做好,會做的很長遠。這種心態會使工作態度、產品質量很好。很多大陸人哪,就想一夜發財,做事沒有長遠的打算,其它國家的人不會這樣想,經營的是工作、是自己的生活,只想得到正常的回報,他們是那樣的想法。」[5]

在我的工作環境中,我從我同事學到做成做不成生意比較順其自然的心態。對我們自己來說,當然在專業技能上要越做越好,但是由於公司和產品的一些限制,並不能滿足每個客人的需求,所以在一些生意由於這些限制沒做成時,不會像一些商家花言巧語,削尖腦袋就要做成這筆交易。

如果發現做不成這筆交易,我們一般會比較遺憾的跟客人講,抱歉,希望我們公司以後在這方面有所改善,但是現在還沒有這項服務,如果以後公司提供這種服務後,會儘量及時通知到您。這樣細水長流,等到客人需要我們時,對我們之前的服務有很好的印象,自然會回來找我們來做。

(六)妒嫉心

攀比、炫耀、虛榮在當今大陸是非常普遍的,深挖一下,背後是妒嫉心。在西方社會,很少有人探討這個人開甚麼車,穿甚麼名牌衣服,孩子上甚麼大學,買個包包、化妝品花了多少錢。互相之間談論的更多是自己的人生經歷,去過甚麼地方,有甚麼見聞,家裏人互相之間的趣事等等。

師父說:「這種自然社會,人都有一個共同的平和、為善、心胸開放、很少戒備人的正常生存狀態,這是正常的,沒有邪黨之前的中國人過去也是這樣。」[6]

我最初開始在西方社會工作時,有些擔心自己的語言不行,能力不足不能跟母語是英語的同事競爭。在越來越多的接觸中,我的自信很多都是來自我同事對我的鼓勵。雖然同為銷售,有一些銷售業績之間的競爭,但是我的同事毫不吝嗇的把自己的技能傳授給我,這把我觀念裏「總得留一手」的意識給打破了。而我同事越是這樣毫無保留的把好的技能分享給我們,越給我們的工作環境創造出了一個很好的氛圍。在我後面來的新人需要幫助的時候,我也學習我同事毫無保留的提供幫助,當新的同事掌握一些技能後,也積極的回饋給我,讓我們整個團隊的合作更加順暢。

而在我取得一些成績後,我的同事真的是真心為我感到高興。我在後來跟我同事的一次談話中,他還提到,在我入職時最初的執照考試,當他在得知我通過這麼難的考試時,很為我感到驕傲。

在我最初工作時,英語口語並不是很好,但讓我很驚訝的是,我同事看我的角度不是像華人的慣性思維,看的是你的短板、缺點,而總是看你的長處。這裏只有你會講中文,所以這個市場這麼多的華人全是你的機會;你的性格很好,所以肯定能跟客人建立很好的聯繫等等。在西方社會待的時間越久,越意識到自己的妒嫉心,在看一個人的時候,總是看對方的缺點,忽視對方的優點;看一個人的缺點時,要一棍子打死,好像這個人從此無可救藥了;遇到問題發生時,總是抱怨、埋怨怎麼會出這種事,而不是以積極的心態面對,儘快解決問題。

深挖下去,妒嫉心後面的私和恨,讓人心胸狹窄,思維也不開闊。像是我同事不計較別人能同他一樣掌握技能,心胸寬廣,反而收穫比自己努力得來的更多。

我想藉這個機會能與同修更多的交流我們在修煉上,在西方社會工作生活中要提高、注意的問題,能夠更好的維護我們的修煉環境,同時也能達到師父對我們的要求,救度全世界更多的人。

如有不當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九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大紐約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