針對網絡封鎖發正念的體悟

《通告》發表後


【明慧網二零一九年六月二十二日】下面把明慧網《通告》發表後,針對網絡封鎖發正念的體悟寫出來。

開始,網絡封鎖我沒有太注意,以為是邪黨每到所謂的敏感日就搗亂的「正常行為」,但六月四日之後,發現怎麼還越發嚴重了呢?這才意識到是針對《通告》來的。

這時我才忽然發現自己發正念的效果不好,主意識不集中,意念分散,而且腦袋混沌、發沉,我就開始找這種干擾的來源,但沒找到,持續幾天都這樣,我很困惑,後來我問到一同修,她說她這幾天也有這種現象,我才明白,這也是針對《通告》來的。

我是關著修的,另外空間甚麼也看不到。我知道《通告》發表的重大意義,所以非常想突破這個狀態。

一天晚上我做了一個夢。我和幾位同修到了當地的公安局大樓裏面,這時需要登記個人名字,我有些顧慮。這時看見我們當地非常邪惡的「反×教支隊」的頭目迎面而來,他拿起筆,替我簽上了名字,但不是我的名字,是他隨意編的,當時的感受他比較善意,而我也沒有惡警的概念。這個鏡頭就消失了。接下來,我在大樓的房間中看到很多垃圾需要清掃,不只一個房間有這種情況。這時我出了房間到走廊,走廊陰暗、渾濁,發現公安局長從最裏面的房間裏出來,他一下子看到我,略微愣了一下,盯住我有幾秒鐘,甚麼也沒有說,轉身回到自己的辦公室。而我也沒有害怕。

第二天早晨醒來,我有點奇怪,那個大樓我從來沒有進去過,那個警察我也沒有直接面對過,怎麼這麼清楚的看見了他們?師父在點化甚麼呢?想著想著,我突然明白了,他們明白的那面想得救!他們在向大法弟子傳達一種善意。而辦公樓中的垃圾,是在告訴我們那裏的邪惡需要清理,清理之後才能幫助這些生命得救度。

我想到這裏,還沒有等我盤上腿、擺好發正念的姿勢,我腦袋連日來的混沌狀態瞬間消失,非常清亮,而且我能感受到身體的所有細胞都在興奮的跳躍,整個人處於一種歡愉、祥和的狀態……

也就是從那時起,我發正念進入一種被能量場包圍、非常祥和、眼淚幾乎要流出來的狀態。

由此,我才真正明白明慧網《通告》發表的重大意義所在。這是師父在正法的最後,給眾生,尤其是那些仍在執迷不悟、繼續參與迫害者開創的得救機會(或許可以說是最後的機會),而大法弟子這時修出的無私境界是救度他們的前提或保障。

這也使我想到,我們在落實《通告》的過程中,需要放下所有人的東西,發自真心的想救度這些被舊勢力置於死亡位置上的眾生是我們必須有的心境。那種對行惡者懲治、對立、解恨以及對《通告》發表的漠視、觀望、推測、想像、有了盼頭等等不正的思想都是舊宇宙的因素,急需歸正。

師父講過:「我告訴大家,現在所有剩下的能夠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就是我們學員自己的原因。沒有重視發正念的這些學員,你們自己所應該承擔的、負責的空間裏面的邪惡還沒有清除,就是這麼個原因。」[1]

所以,那些邪惡進行網絡封鎖,從而阻擋大法弟子上網、下載、傳輸資料的邪惡因素就是從大法弟子的空間場中來的。大法弟子的大圓滿與正法同步。

這裏有個小插曲。當我悟到這些後,想到集體發正念的威力大,我就找到一位同修一起發正念。過程中,她有些被干擾,咳嗽。將近一個小時後,我們停了下來。她說了她看到的情況。(她有時天目能看到一些東西,但一直處於個人修煉狀態,當時正在突破當中。)在她脖子處一個生命對她說,我又不干擾你,你滅我幹甚麼?實際是同修說到滅蟲子、細菌等時才咳嗽。她當時沒悟到自己依然侷限在個人修煉的層面,沒有把「助師正法、救度眾生」[2]擺在第一位,因此無意中就保留了那個邪惡生命,但她同時看到了很多穿著藍衣服的人沒有表情的背向她而去,一波一波,呈扇子形,很多。她不明白這是怎麼回事。後來我倆交流,說到我們應該修成「為他」的境界,不能為了個人修煉而不顧眾生的死活,等等。正說著,她突然說,那個生命消失了。她很震動:這還沒等發正念呢,擺正了基點,邪惡就遁形了!

師父明示我們:「但正法中的修煉標準,更新後對那些神要達到的標準是嚴格的,這一切是新宇宙的標準要求。」[3]

讓我們在落實《通告》、救度眾生的過程中,展現新宇宙王和主的威德吧!

以上為現階段的粗淺認識,如有不妥,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世界法輪大法日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